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3.第33章 0033 怎么这么能折滕
    三人出了酒吧,外面已是夜深人静。微凉的夜风撩起地上枯黄的落叶,发出细弱的沙沙声,于这寂寂无声的深夜听来有种别样的清冷,却是与身后那个喧嚣浮华的酒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送她回去吧?”赵天成知道夜承能将人一路从里面抱出来已经非常难得了,主动开口道。

    夜承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跟着神色冷淡的将人递了过去。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正在这时,赵天成外套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尖嚣的响了起来。

    “抱歉,我接个电话。”

    赵天成道了声歉,掏出手机:“喂——”

    这边不过刚“喂”了一声,对面就传来一道焦急的中年女音:“赵医生,您快来医院,这里有个手术需要您过来一下。”

    赵天成听出是医院的护士长,愣了一下,疑惑道:“我今天放假啊,老田不是在吗?让老田上不就是了?”

    为免有紧急情况却没有医生在,就算平常没什么事,医院也会安排医生值班。赵天成虽然是专家,却也不例外。不过乳腺科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今天按说应该是个姓田的医生当值。

    “田医生不在,听说是家里出了点事,接了电话后就走了。我刚刚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全都打不通。”

    护士长的声音里有些气急败坏,毕竟当值的医生不在岗,这可是很危险的事,说不定就会闹出人命来。到那时候,她们这些当值的没一个有好果子吃。

    “好吧。手术非常急吗?我现在这里也有点事,就算马上过去也需要一段时间。”

    “非常急!是ICU病房的那位病人突然病发了。我们刚刚已经临时抢救过,总算缓过一口气来。不过他可能撑不了多少时间,必须立刻做手术才行!”

    赵天成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说的是谁了。那是位老太太,家里挺有钱的,因而即便她的病治愈率非常低,她的老伴也一直没有放弃她。那老太太已经在医院住了大半年,是他手上的病人,所以他记得最佳的手术时间应该还有一个礼拜才是。

    “那老太太的的手术时间不是排在了一个礼拜后吗?怎么会突然病发了?我昨天还给她检查过,她的病情非常稳定。”

    护士一听他这话就跟被点了火药桶一样,怒气冲冲道:“还不是她那几个儿子!其实早上还好端端的,当时她老伴还给她喂下了一碗粥呢。结果晚上她那几个儿子过来一闹,直接就将她给气的病发了。就连她老伴都被气的晕了过去,现在还在病房吊水呢。”

    赵天成这下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那老太太自从入院后,她老伴一直强硬的要给她治病,可底下的几个儿子觉得一把年纪没必要花这个冤枉钱,而且就算花了钱治愈率也不是百分百的,所以一直不同意治。这一大家子隔三差五的就会在医院闹一场,也不知道今天到底说了什么,居然直接将老太太给气的病发了。

    “行了,我知道了,我立刻就过来,你们赶紧将手术的准备工作做好。”

    人命关天的事赵天成也不能推辞,当下就答应了。挂完电话,他抬头愧疚的看向一直默默站在对面的夜承:“你看,我这……”

    “行了,你赶紧去吧,我送她回去就是了。”夜承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当下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赵天成听罢也没有再和他客气,摸出自己的车钥匙,朝他抛去,丢下一句:“那我先走了。”

    说话间已经风一般朝马路方向跑去。正好一辆空置的出租车开了过来,他跳上车,招呼都没来得及打一声,转瞬就没了影子。

    夜承垂眼看了一眼躺在他怀里,傻乎乎朝他直笑的女人,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抬脚朝停车场方向走去。

    夜里空气微凉,林菀身上虽然盖着夜承的衣服,但还是冷的直发抖,几乎凭着本能一个劲的朝夜承怀里钻去。夜承被她身上散发出的酒气给熏的直皱眉毛,简直将人给直接扔地上的心都有了。

    好不容易抱着人走到车前,解锁拉开车门,正要将人放到副驾驶座上,结果林菀又开始闹幺蛾子了。

    “你,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不跟陌生人走!”

    也不知道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忽然就大力扑腾了起来。两条纤长白腻的腿上下乱踢乱踩,脚上高跟鞋尖锐的鞋跟敲的车身上,发出梆梆的声响。

    夜承看着面前的BMWX5车身上,转瞬被怀中女人脚上的高跟鞋给刮出几条细痕来,脑海中一根名为理智的弦“啪”的一下就断了。

    虽然赵天成也不会在乎这么一点刷漆的小钱,可他的耐心却不是这么好的!

    这样想着,抱着林菀的胳膊突然就是一松。

    林菀完全没防备,猝不及防的失重吓得她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啊——”

    叫声刺耳,划破夜空。

    夜承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被刺穿了,他强忍着想要揉耳朵的冲动,重新伸手将人给接进了怀里。

    “还闹不闹了?再闹直接将你扔地上。”他冷冰冰开口威吓。

    言语配合着行动,林菀这次终于被彻底吓住了,脸上的潮红都因此褪下去了不少,十分乖的点头。

    “我乖——别扔我——”

    夜承原本还因为她的折腾有些不耐烦,听见她这话,眼神中又泛起一抹薄弱的笑意。但他俊美的面孔上始终冷冰冰的,也没多说,只十分威严的哼出一个字:“恩。”

    林菀乖的跟小猫咪似的一动不动,夜承顺利将她放在了副驾驶座,还顺便帮她将安全带给系上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挣扎的太厉害,林菀身上的裙子居然往下滑了不少,本就呼之欲出的雪白玉兔简直都要直接从衣服里面弹跳出来。

    车里灯光昏暗,酒吧外面的霓虹灯光也照不进来多少,可那抹雪色却愣是在这黯淡的环境中反射出一片莹白来。

    坚挺,饱满,雪白,简直就是引人采撷。

    回想起当初的手感,夜承忍不住伸出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