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0.第30章 0030 我有钱!
    林菀缓了好一会才勉强将嘴里火辣辣的灼烧感给压下去,这一次她没敢再继续猛灌,端起酒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

    可即便如此那猛烈的辛辣感还是刺激的她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赵天成见状大惊:“林小姐,你怎么哭了?”

    “我没哭!”

    林菀闻言想也不想的大声矢口否认,否认完又慢吞吞的伸手摸了摸脸:“我这是被酒给呛的。”

    赵天成,“……”

    虽然看着的确像是被酒给呛的,可这解释听着实在像是在欲盖弥彰啊。

    林菀不管他心中怎么腹诽,说完后又低下头默默喝酒。

    起先还是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就变成了一大口一大口,等到后来竟直接端起杯子往嘴里灌了。

    一杯今晚不回家转眼就被她给倒进了肚子。

    赵天成看她又向旁边的BlackLabel伸手,眼神都变得骇然起来。这么喝下去会直接酒精中毒吧?

    “别喝了。”

    就在这时,夜承忽然开口。

    他也不动手,只坐在那里,不冷不淡的垂眼看着林菀,冷峻的面容在迷离的灯光下泛出一片清冷的辉芒。

    林菀今晚实在喝的太多了,到现在酒意基本已经开始上头。

    闻言她慢吞吞地抬起头来,直愣愣看着夜承,以一种质问的口吻反问:“我喝酒,关你什么事?”

    说完似乎觉得这句话不够气魄一般,又丢出一句:“狗拿耗子!”

    “噗——咳咳——”赵天成成功被她这不怕死的话给呛住,口水都喷出好远。

    下意识转头,果然看见夜承一张脸黑的简直能媲美锅底灰。

    “啪——”

    喝大了的林菀对此却浑然不知,她重重将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扔,抬手指着夜承的鼻子继续气哼哼道:“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请我喝酒你就能管我的事!我爱喝多少就喝多少,爱怎么喝就怎么喝,我有钱!”

    “哦?”夜承气极反笑。

    这女人居然敢在他面前说有钱?她知不知道就今晚砸在她身上的钱,估计她工作个三五年都赚不回来?

    “我真的有钱!”

    似乎被他脸上那嘲讽的笑容给激怒了,林菀开始颤颤歪歪地翻自己的包。

    啪,一个背面贴着用水钻拼成的兔子的手机被扔在了桌子上。

    啪,一把淡蓝色的雨伞被扔在了桌子上。

    啪,一大串上面还缀着一个布偶兔子的钥匙被扔在了桌子上。

    啪……一包苏菲弹力贴身棉质纤巧日用洁翼型卫生棉被扔在了桌子上……

    之前的东西被扔在桌子上的时候,赵天成和夜承两人的脸上表情还算镇定,等这包卫生棉掏出来后,别说是赵天成了,就是夜承脸上的表情也龟裂了一下。

    这女人果然是喝醉了吧,要不然怎么好意思在两个男人的面前,这么大喇喇的将卫生棉给掏出来?

    “唔……我的钱包呢?”

    林菀没发现两人脸上略显诡异的表情,嘴里嘟嘟囔囔的,脑袋都要直接伸进自己的包里面去了。

    “哎呀!”她突然惨叫了一声。

    赵天成虽然觉得和一个醉猫没什么好说的,但听她叫的实在凄惨,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她:“怎么了?钱包不见了吗?”

    “恩……我明明放在包里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林菀哭丧着张脸,抬起头来,那小表情瞧着简直下一秒就当真会哭出声来。

    赵天成还真怕她哭起来,连忙起身走过来:“你真的确定放在包里了吗?会不会放在其他地方,忘记拿了?”

    林菀歪着脑袋,翻着眼睛看天上,一副沉思的模样,好一会她这才歪回头来,扁着嘴委屈地摇头。

    “没忘记,就是在包里!”

    赵天成凑过来朝她包里看了看,果然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那怎么办?你钱包里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当然有了!我钱包里有好多好多的钱!”

    林菀夸张的伸开双手,示意她钱包里面的钱真的很多很多。

    赵天成看见她的手势,嘴角抽了抽,这手势起码有好几十万吧,她一个钱包装得下那么多的钱吗?

    “是现金还是卡?要是卡的话可以挂失补办。不过你身份证也是在钱包里面装着吗?”

    “都在里面装着!”

    林菀一副世界末日来临的表情板着自己的手指头:“现金,身份证,储蓄卡,信用卡,屈臣氏会员卡,苏果超市会员卡,如家会员卡……”

    赵天成十分无语的打断她:“行了,你不用数了,我知道你是很多地方的会员了。你再想想,钱包是真的丢了吗?要是真的丢了,其他东西也就算了,信用卡还是要赶紧挂失的,免得被别人捡了盗刷你卡里的钱。”

    “是真的丢了!”林菀半是委屈半是肯定的重重点头。

    这林小姐喝多了居然跟个小孩子似的。

    赵天成有些好笑的想,伸手摸出自己的手机:“还记得信用卡是哪个银行的吧?我帮你拨电话。”

    林菀歪着头,又是两眼朝天翻的思考模样:“唔……中信?不对不对,中信的我已经不用了,应该是……是交通吧……也不对,交通的我放在家里……”

    “到底是哪个?”赵天成哭笑不得。

    林菀挠了挠自己的脸:“唔……对了,我想起来了,是建设!”

    “确定吗?”赵天成实在有点怀疑她现在的记忆力。

    不过林菀显然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自信,重重的点了下脑袋:“确定!”

    赵天成看她这么肯定,也只能按下心中怀疑,拨起号码来。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旁边没吭声的夜承忽然吐出一句。

    “等一下。”

    赵天成有些不解的朝他看去,就见他忽然倾身过来,两根修长光洁的手指头一把将林菀的包给捏了起来,跟着另一只手一抽,一个上面印着兔子的米白色钱包就被抽了出来。

    原来林菀的挎包后面还有个口袋,钱包就被塞在了那个口袋里。因为那面是面对林菀的,所以赵天成并没有看见。

    “自己的东西放哪里都不知道,说你是猪都是对猪的侮辱。”夜承的口气里是显而易见的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