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8.第28章 0028 你叫什么名字?
    懒懒歪在阴影中的夜承脸色已经能直接媲美那大片的暗影了。

    他做事不行?呵……

    似乎感觉到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低气压,林菀下意识就缩了下肩膀。

    “小姐是不是觉得冷?这里的冷气打的是有点低。这样,我请你喝酒吧,我这酒火辣辣的,喝了保证你立刻就不觉得冷了。”

    飞哥十分有眼力见的将自己手中的鸡尾酒递了过来。

    林菀看着那杯戳到自己眼皮子前的酒杯无语。

    当她是三岁小孩儿吗?

    她就算再傻,也知道在酒吧里陌生人请的东西,是不能随便乱喝的。

    飞哥似乎也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太急躁了,收回手,笑了一声:“小姐很有警惕心啊,不过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是要有点警惕心的。”

    说着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

    “但我真的不是坏人。”

    说话间,酒杯被重新递了过来。

    这样不依不饶实在让人十分无奈,林菀不想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将酒接了过来。但没有喝,只是随手将酒放在了一边,端起自己的酒杯喝了一口。

    别说她不可能喝陌生人请的东西,就说这人将自己喝过的东西给别人,就不知道别人会觉得脏吗?

    飞哥见状脸上闪过一抹显而易见的失望,但仍不死心的开口:“一直看小姐郁郁寡欢的喝闷酒,是有什么心事吗?”

    林菀没说话,只微微皱了眉毛。

    怎么?她郁郁寡欢到是个人都能看出来的地步了吗?

    “小姐若是有什么心事的话不妨说出来,说出来会好受一点。你看你我都是陌生人,你就算跟我说了我也没地方多嘴。正好我也闲的无聊,陪你在这里纾解纾解,大家就当打发时间了。”

    浑不在意她的魂游天外,飞哥满脸带笑的诱哄道,一双眼睛大喇喇的在林菀挺拔的胸口和雪白的大腿上打转。

    此时的林菀已经喝了不少酒了,只是这BlackLabel是后劲比较大,如今还没上头,她还只是有些头晕而已。不过这对于很少喝酒的她而言也足够她难受的了。

    闻言她有些木楞楞的摇了摇头:“没什么心事。”

    飞哥一听她搭话,更加来劲了:“怎么会没什么心事呢?你是不是不好意思说?其实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不就是遇见渣男了吗?你说这谁的人生没有遇见过几个渣男渣女啊?其实真没必要放在心上。”

    “恩……”

    林菀喝了一口酒,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的确没必要放在心上,她就允许自己今天放纵一天,明天一定会将那个人渣给彻底忘记的!今天权当祭奠她白白耗费的青春年华好了……

    “你也同意我的话是不是?其实啊咱们的眼界要放宽广一点,你看你被人渣给辜负这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对吧?可反过来说,你们现在分开,你才能有机会遇见更好的人,不是吗?你还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追你的人肯定一把一把的,你又何必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哦……”

    歪脖子树……

    没错,沈琪就是一棵长歪的树……

    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面长歪了……

    “当然了,这年头好男人也的确比较难找。尤其是像我这样的。这话我可不是在和你吹,我这人别看这种打扮,其实内心特别保守。我啊就想着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姑娘,然后两人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

    “永不分手的恋爱?”林菀呆呆的抬头。

    这世界上还有永不分手的恋爱?

    她以前倒是有可能相信,现在却一个字都不信!

    都是骗人的!

    “对啊!”

    飞哥猛点了一下头,笑的跟狼外婆似的:“就是你们女人常挂嘴边说的那什么,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其实我骨子里也是一个很文艺的人,也一直梦想着能谈一场传统的恋爱。说实在的,现在社会上那些小年轻动不动就约炮,我是最看不惯了!”

    他说的十分义愤填膺,说完顿了一下,又有些狐疑的问:“哎,小姐,你有没有觉得突然冷的有点厉害?”

    又喝了一口酒,林菀有些迟钝慢慢点了点头。

    她一直都冷,心冷。

    “你也觉得冷啊?可能是这卡座的位置不对。哎,别看这卡座是整个公馆最贵的,可要说视野啊气氛啊什么的真没下面的好。这样啊,我们去下面聊好不好?我在下面有位置,咱们可以边喝边聊。”

    这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的位置,一直滞留在这里到底让人不能心安,还是将人骗下去的好。等到了下面,这妞儿还不任由他摆布?

    林菀虽喝的有点迷糊,但也知道不能随便跟人家走,闻言就默默摇了摇头。

    飞哥却不管,直接伸手过来拉她。

    “别拒绝啊,你看我们俩聊的也挺投契的,下去再好好聊聊,不是更好吗?我那个位置十分隐秘,咱俩在那里可以聊点私密的。”

    他的手直接抓到了林菀的胳膊上,只觉得手下的皮肤光滑细腻,果然如自己之前所想象的一般,心中一荡,语气立刻变得有些下流起来。

    “我……我不去……”尽管大脑有些木,但林菀本能的觉察到了恶意,心中很不高兴,皱着眉毛就要甩脱他抓着自己的手。

    只是根本就甩不开。

    对方毕竟是个成年男人,她又喝的反应迟钝,哪里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飞哥一把将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去吧。真的,我下面的位置很好的,你肯定会喜欢的。我跟你说……”

    却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携裹着低气压的嗓音给打断。

    “你叫什么名字?”

    飞哥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本能的循声看了过去。

    就见卡座另一头的阴影里,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半歪在扶手上。因为位置原因,他并不能看清男人的全部容貌,只除了一双冷的好像能直接掉出冰渣子来的眼眸。

    飞哥本能的怵了一下,可手下的软香温玉实在让人爱不释手,这种时候让他将人放开也太为难他了,只能默默在心中为自己鼓劲:小飞爷也是纵横……

    “恩?”

    还没想完,半歪着的男人就慢慢的坐直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