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7.第27章 0027 被人搭讪
    “恩?有点意思,继续说。”飞哥脸上露出一丝兴趣。

    紫头发小弟见拍马屁拍到了点子上,立刻兴致勃勃的继续:“飞哥,你想啊,一个情场失意的女人,她最缺的是什么?是缺爱啊。这种时候要是有个帅气风趣的男人突然出现,还不轻轻松松就将她给哄床上去了?”

    “你这么说倒也不错,可万一那妞儿不是情场失意呢?”

    飞哥摸着自己的下巴,有些不肯定的问。他对那妞儿是势在必得,不允许有一丝的纰漏,自然是准备越完全越好。

    紫头发小弟拍着自己的胸口:“哎呀,飞哥,你相信我,女人孤身一人借酒消愁,除了情伤没有第二种可能!”

    “怎么?你很懂女人?”飞哥斜着眼睛怀疑的看他。

    “那必须的啊!我可是谈过八个女朋友的人!想当年,拜倒在我……”

    还没说完突然想起来在自家大哥面前这么吹牛好像不太好,连忙改口干笑道:“反正飞哥你相信我就是了,绝对错不了!”

    飞哥凉飕飕的哼了一声,倒也没和他计较,只问:“具体说说方法。”

    紫头发小弟闻言知道他没生气,心中松了口气,越加大力表现起来。

    “那妞儿既然是受情伤,一定迫切需要人安慰。等下飞哥你过去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多安慰她,顺着她的话替她骂那个伤害她的人。这人嘛都都喜欢别人和自己同仇敌忾,你这样一定会很容易获得她的好感的。”

    “恩,这个法子不错,还有吗?”

    “还有就是女人都喜欢帅气又有钱的男人。飞哥你帅气那是直接突破天际了,现在只需要表现的有钱就可以了。等下你可以端一杯火焰鸡尾酒,这种酒又好看,一看也都知道很贵。唔,就那款今晚不回家好了,等下你请那妞儿喝,保证她今晚回不了家。”

    说到这里他朝飞哥挤了挤眼,猥琐的笑了一声。

    飞哥咳了一声,佯装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恩,还有其他的吗?”

    “其他倒是没有了,就是那妞儿在的卡座是全场最贵的卡座吧?招惹上这样的妞儿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紫头发小弟有些担心的说。帮着自家老大泡个妞儿没关系,要是害的老大惹上麻烦,那他们这群小弟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飞哥听他这么一说,眉毛也微微皱了起来。

    当初他从龙哥那里讨了这里允进资格后,龙哥就叮嘱他不该问的不要多问。他毕竟不是手底下这群没脑子的小弟,心里也非常清楚来这里玩的很多人其实都不愿意别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尤其是那些身份敏感的。对于这种人自然都是能不知道尽量不要知道。

    “你们知道那卡座是谁的位置吗?”

    他第一次主动向身边的那些夜场女打听道。

    几个夜场女对视一眼,然后默默摇头。

    “真不知道?”飞哥有些怀疑的看她们。

    之前那个叫依依的女人不阴不阳的笑了一声:“哎呦,飞哥,我们只是些陪酒女而已,那种大人物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而且您又不是不清楚,来这里的人很多人的身份都十分敏感,我们怎么敢随便多问。”

    就是知道也不告诉你们,自己去找死吧,她心中冷笑了一声。

    飞哥听她这么一说,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有心想不去吧,又实在被那妞儿给勾的心痒难耐,犹豫了一会,终于一咬牙:“去给我叫一杯今晚不回家。”

    紫头发小弟知道他下了决心,不好多劝,只能去叫侍应生。

    飞哥也不去管这种小事,继续抬头朝四楼看去。因为位置的缘故,他只能看见林菀一个人,因而才会觉得林菀是一个人过来喝酒的。

    此时四楼卡座只林菀和夜承两人,赵天成去卫生间了。

    因为之前夜承毫不留情的打击,林菀觉得实在没有和他说话的欲望,就直接将他当成了空气,只顾自闷头喝酒。

    正喝的两颊绯红,眼神迷离,忽然听见有人在侧上方喊了一声:“小姐。”

    下意识扭头看去,就见一个长得挺帅的年轻男人端了杯鸡尾酒站在那里,自以为风流倜傥的朝她微笑。

    男人穿了一件黑白细格子衬衫,卡其色的休闲裤,袖口随意挽起,露出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头发染成金黄色,耳朵上带着一枚不知什么材质的黑色耳钉。肤色偏黝黑,但无损于他帅气的容貌。

    浓黑的眉毛,高挺的鼻梁,单凭五官来说,这人长得实在很不错。只可惜他看人的眼神轻浮,眼眸流转间,也不自禁流露出一丝流气,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此时他正歪歪站着,下巴微抬,脸上笑容矜持,似乎觉得这样很是玉树临风。

    他手上端着一杯鸡尾酒,这酒倒是特别,杯子里的酒上面浮着蓝色的火苗,杯中的酒着剧烈翻滚着气泡,带动着一片沸腾的金黄,在这略显昏暗的酒吧里,就好像一缕骤然乍射的极昼之光一般。

    感情她这是被人给搭讪了?还是被一个很装X的男人?

    林菀心中嘀咕了两句,淡淡开口:“先生,有什么事吗?”

    飞哥上来前还有些忐忑,毕竟这位置实在是特殊,可等到一进来后就完全将这些给抛在了脑后。他的眼睛死死的黏在了林菀的身上,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一旁懒洋洋歪在扶手上的夜承。

    听闻林菀的问话,他勉强将自己流连在林菀胸口的火辣辣视线收敛了一些,一副我真的是好人的表情温和笑道:“小姐是一个人来喝酒吗?这酒吧比较乱,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可是很危险的哦。”

    这人是眼瞎吗?夜承那么大个活人他看不见?

    嘴角抽了抽,林菀有些无语的开口:“我和朋友一起来的。”

    “哦,原来是跟朋友啊,我就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没人做伴?不过你这朋友做事可不行啊,怎么能就将你这样的一个大美人单独扔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