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4.第24章 0024 又被调戏了
    心下松了一口气,林菀脸爆红的闷着头小声道谢:“谢谢。”

    虽然恼火这人的言语刻薄,但想到对方毕竟帮了自己,这谢还是要道的。

    只是他的手是不是应该拿开了?

    莹白光洁没一点瑕疵的手骨节分明,是特征非常明显的男人的手。手很大,抓在自己大腿上几乎掌住了大半圈。此时这只手的大拇指就扣在了自己的大腿内侧。

    大腿内侧皮肉细嫩,十分敏感,不属于自己的手扣在上面,感觉非常怪异。

    她有些不自在的微微动了一下腿。

    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夜承垂眼看着那双被灯光反射的莹白如玉的双腿,淡淡开口:“松开。”

    “啊?”林菀没听明白,呆呆的啊了一声。

    夜承撩起眼皮,清冷深沉的幽黑眼眸冷淡看向她,表情莫测:“你腿夹这么紧,我怎么抽出来。”

    “噗——咳咳——”刚喝的酒直接从嘴里喷出,一旁的赵天成突然剧烈咳嗽起来,直咳得整张脸都红了。

    夜承这家伙绝对是在调戏人家吧!

    被调戏了的林菀则一张脸上红橙黄绿青蓝紫变幻个不停,牙齿咬得嘎吱嘎吱作响,直接喷夜承这个臭流氓一脸口水的心都有了。

    果然这家伙表情就算再冷漠,实质上还是一个大色狼!

    她的腿是铁钳吗?一根大拇指都抽不出来?!

    亏他还能将这种不要脸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咬牙切齿的在心中将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用满清十大酷刑招呼了一遍,她忿忿的将腿微微分开了一些。

    夜承若无其事的抽回手,大拇指在林菀的大腿内侧一划而过。

    “啊!”

    像是有一道电流漫过,骤起的酥麻感让林菀忍不住脱口惊呼了一声。

    跟着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恶狠狠的瞪向夜承。

    夜承表情十分镇定,镇定的简直理所当然。

    白扔了十万块,难道他不应该为自己收点福利吗?

    不过这女人的皮肤果然像他想的那样啊。

    光滑,细腻,紧致而富有弹性。

    刚刚在上面看着的时候就想试试了。

    手指漫无意识地轻搓了一下,指尖似乎还残留的那种滑腻的感觉。

    他微微有些出神。

    赵天成眸光诡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而看向脸色姹紫嫣红的林菀,连忙忍笑着转移话题道:“林小姐,你这一番打扮可真是让人意料之外的惊艳。”

    最后狠狠瞪了夜承一眼,林菀收回视线,脸上不见喜色,反自嘲的笑了一声:“那有什么用?该遇到渣男,还不是遇到渣男。”

    低落的语气明明白白地昭示了她心中的郁卒。

    夜承和赵天成两人这才想起来她过来是要来喝酒的。

    之前两人还在猜测,这样一个看着纯白如纸的女孩,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喝酒了?

    现在看来有答案了。

    渣男?

    夜承锋利的眉毛微微上挑了一下。

    不过他和赵天成也不是八卦的人,也没有多问。

    赵天成笑着朝她扬了扬手中的酒杯:“不是说要喝酒吗?你看你是要喝什么,是夜承那个,还是我这个,或者柜子上的随便拿。”

    说着他笑眼瞥了夜承一眼:“不用客气,反正夜承也该好好给你赔罪的。”

    几次三番的吃人家的豆腐,可不就该好好的赔个罪?

    林菀本能的不想和夜承喝一瓶酒,就将自己的酒杯朝赵天成伸了过去:“不用了,反正我也喝不出来差别,就喝你那个吧。”

    “我这个酒精度可是很高的,你可以吗?”赵天成有些讶异的看她。

    酒精度不高,我喝了干什么!

    林菀心里嘀咕了一声,也不说话,只将手中的酒杯朝他伸了伸。

    赵天成实在有点担心,这林小姐一看就没喝过酒的样子,回头不会喝醉了吧。不过他们一开始就答应带她来喝酒的,这个时候倒是不好反口。

    “那我先给你少倒一点,你要是喝不惯,再换其他的。其实酒吧里有好几种适合女性喝的甜酒,回头可以让侍应生送一瓶上来给你。”

    林菀知道他是好意,也没吱声,点了点头。

    “既然要喝BlackLabel,你那个高脚杯可不行,那是喝红酒的。”赵天成笑着替她拿了个矮矮胖胖,一看就十分古典的杯子过来。

    黑色标签的方瓶中,金黄的液体拉伸成一条直线流泻而下,醇和的芬芳四溢开来。

    赵天成看她一脸的好奇,笑着给她解释:“这是BlackLabel,你可能听过它的中文名字,也就是黑方。这酒是由40种singlewhisky调配而成,在严格控制环境的酒库中蕴藏最少十二年,是全球免税店销量最高的高级威士忌。价格虽然贵了点,但的确是独一无二的佳酿,我刚尝过,口感非常好。”

    说着他又似笑非笑的补充了一句,“说起来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喝这个酒,倒是托了你的福了。”

    林菀嘴角撇了撇,她可一点也不想被托这种福。

    “对了,我是纯饮的,你要加冰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吗,像雪碧,苏打水什么的。”高浓度的烈酒,不加东西他实在怕这位林小姐一杯倒。

    林菀却想也不想的摇头:“不用了,我就这么喝好了。”

    “那你慢慢的,小口的品,这酒入口有点苦,慢慢品才能品出其中的美妙滋味。”

    “哦。”

    林菀答应了一声,端起酒杯凑到自己鼻子下先闻了闻,酒香味十分浓郁,但毕竟是高浓度酒,还是有种冲人的味道。

    这位味道让她下意识皱起了眉毛,但想到既然来了总不能只看不喝,一狠心凑到嘴边就喝了一口。

    明显苦涩的味道在口腔里化开,跟着就是一种直冲鼻腔的冲人刺激,直辣得她眉毛几乎拧成一团。

    “不是让你慢慢喝?你以为是白开水吗,端起来就猛灌。”

    夜承微拧着眉头看着她。

    这女人是猪吗,这么烈的酒她居然端起来就喝掉了一半?

    虽然本来也没给她倒多少,但也有三分之一的量了。

    这样的量不会喝酒的男人都可能被喝晕过去,别说她一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