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1.第21章 0021 我不是Less
    “姜姐,好了吗?夜少那边在催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小茹的敲门声。

    “呦,还说没关系,这都急着找人了,这是生怕我把你给吃了,还是怎么的?”

    姜妍挑着眼角斜睨了林菀一眼,似笑非笑道,说完这才对门口喊了一声。

    “进来吧。”

    小茹答应了一声,推门进来:“姜姐,人弄什么样——”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傻愣在门口。

    直愣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开口:“这,这,这是……”

    “不就是答应还给夜少的大美妞儿?”

    姜妍对她脸上震惊的表情很满意,难得和气的笑着开口。

    咽了咽口水,小茹收回黏在林菀身上的视线,转过头来朝她竖起大拇指:“姜姐,您这技术可真是绝了!夜少肯定会非常满意的。”

    “那必须的,也不看看我是谁。”

    得意的笑了一声,姜妍懒洋洋的朝她摆了摆手,“行了,将人领走吧。”

    小茹赔笑一声,朝林菀做了请的手势:“女士,我带您回卡座。”

    林菀哦了一声,正要跟她走。

    “等一下。”

    姜妍忽然又再次开口。

    林菀有些不解的扭过头来看她,就见她迈着慵懒的步伐不紧不慢的走过来,修长白皙的手在自己胸前一摸,一张名片就从那丰满的宛若一线天的****中被抽了出来。

    拉起林菀的手,将那名片往林菀手心一放,她吃吃笑着朝林菀抛了个媚眼。

    “以后有需要可以联系我,给你打八折哦——”

    长这么大还被人这么媚眼如丝的抛过媚眼,而且还是和她一样性别的女人。

    林菀感觉自己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本能开口:“我不是Less……”

    室内陡然一静。

    所有人都傻了眼,连姜妍都怔愣了原地。

    显然大家都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

    林菀看着大家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脑抽了,干笑一声,连忙改口:“那什么,我的意思是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一定找你。”

    说完不等姜妍反应就一阵风似的逃了出去。

    亏得她十几分钟前穿个高跟鞋连路都不会走,现在却已经健步如飞起来。

    “噗——哈哈哈——”

    背后响起姜妍毫不掩饰的大笑声,那声音响的林菀跑出门好几十米远,都还能清清楚楚的听见。

    真是丢脸丢到外天空了。

    停下脚步的林菀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忍不住在心中哀嚎。

    不过这一伸手,她立刻发现手中还攥着姜妍塞到她手心的名片。

    名片的正面是银灰色,极为素净,并没有什么花里花俏的图案,只正中央位置一双往斜上方看的眼睛,眼睛明显上过妆,眼线粗长,睫毛卷翘,根根分明。眼睛的正下方则用纂体写着姜妍二字,并没有特意留职位地址什么的,只简简单单的在名字下面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翻到反面却是一片纯黑,右边是个卡通的女人形象,一头大波浪卷发右梳散在肩头,胸前波澜壮阔,腰肢不盈一握,一双笔直的大长腿,脚踩细高跟,右手懒懒抬起,指尖夹着一柄化妆刷。这形象一看就是姜妍。

    而在那个化妆刷旁边,则是一行贯穿整个名片的烫金草书: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见证奇迹的到来。

    不过简简单单的十五个字,却将姜妍对于自己化妆技术的自负给表现的淋漓尽致。

    林菀看着那行字,嘴角抽了抽。

    这个姜妍还真是嚣张啊。一般人不都说给自己一个机会吗,她却反过来说给对方一个机会,这是自信对方若是错失她绝对会是对方的损失吗?

    她有些无语的想要将名片扔掉,可还没等到真扔,手已经下意识将名片放进了包里。

    算了,指不定还用得着呢。

    她默默在心中这么为自己的口是心非辩解了一句。

    “这位女士,你跑错方向了!”正走神的往前走,背后忽然传来小茹的声音。

    林菀愣了一下,下意识抬头,就见自己刚刚没头苍蝇一般乱冲,居然已经快冲到大厅正中央那用作于表演的舞台前了!

    而就在此时的四楼卡座,夜承正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自己手中的酒杯。

    “呦,你这酒柜里新添了不少酒啊。”一手拿着酒杯,站在酒柜前打量的赵天成忽然开口。

    这个VIP卡座的酒柜里的酒可以说都独属于夜承。每隔一段时间,酒吧都会有新搜罗来的酒被添进这个柜子,供夜承优先品尝。如果他实在不喜欢,这柜子里的酒才会被撤下,转而销售给其他人。

    这在整个九号公馆都是独一份的待遇。

    “恩?南宫又弄到了什么好酒了?”夜承一手支着沙发的扶手,懒懒偏头循着他的声音看了过来。

    南宫是九号公馆老板的姓,至于他全名叫什么,知道的人却少之又少。

    夜承是知道的,但他从来不叫,因为他觉得那个名字实在是太没有品味了。

    南宫英俊……有谁取这么个奇葩的名字!

    赵天成将手中的酒瓶朝他扬了扬:“Pininfarina限量版的Chivas18年。”

    “没有其他的了吗?Chivas18年我上次来喝过,没什么意思,这个限量版也就是个包装罢了。”

    摇着手中呈深沉紫红色的红酒,夜承有些无趣的摇头。

    “那这个BlackLabel呢?据这酒说是由40种singlewhisky调配而成,每一种至少有12年陈,全球首屈一指的高级whisky。”

    赵天成毕竟只是个医生,虽然家境还可以,但也不是能经常消费这种动辄几万十几万的高端洋酒的。

    “你要是好奇,开了喝喝看好了。上次我和南宫开过一瓶,基本都被南宫给喝了,我不是太喜欢那个味道。”

    夜承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话间浅啜了一口手中的红酒。他手中的这款红酒名为RESERVEPAUILILACJHECIALE,香气极为复杂而纯正,入口圆润饱满,单宁纯熟柔顺,香气浓郁,余味香醇有如丝般柔顺。

    这款酒是他比较喜欢的一款,基本南宫都会让人替他备上好几瓶。

    两人算是老交情了,赵天成也知道他不缺这点钱,就不客气的笑道:“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