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5.第15章 0015 传奇女人姜妍
    “脱,脱光?”

    这难道还不算脱光吗?林菀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

    夜承看着她这一副受惊模样,嘴角边的笑意越显:“恩,一件不剩。”

    林菀咕咚一下咽了一口口水,简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好。

    这地方居然玩的这么劲爆,怎么到今天还没被警察给端掉?!

    “行了,夜承,你别吓她了。”

    看着林菀吓得简直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赵天成看不过去,有些无奈的摇头开口。

    无趣的撇了撇嘴,夜承轻嗤了一声,不过总算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只随手按了一下桌上的铃。

    没几分钟,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侍应生就走了进来。

    那女侍应生个子极高,目测有170以上。胸围可观,制服完全掩盖不了,白花花的胸脯直接从解开三颗扣子的领口呼之欲出。腰肢倒是纤细,巴掌宽的皮腰带紧紧束着,林菀简直担心那细腰会不会被勒断。

    “您好,夜少,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女侍应生一进来就90度鞠躬行礼,这一弯腰,胸前的春光顿时一览无遗。

    林菀有些尴尬的别过眼,惹得夜承又是一声嫌弃的轻嗤。

    “带她去换一身衣服。”

    朝林菀微扬了一下下巴,他淡淡开口吩咐。

    “我……”

    林菀本能的想要拒绝,却蓦地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有不少人悄悄的往这个方向看来。

    那种饱含着惊诧、眼红、嫉妒、仇视的复杂眼神,简直能直接将她给射成筛子。

    林菀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自认不可能好端端的惹来这么多敌视的眼神。

    不是她,那只可能因为身旁的男人了。

    想到从来到这个九号公馆到现在的所有所见所闻,林菀心中益发惊疑不定。

    这夜承到底是什么人?

    “傻坐着干什么?还是你喜欢这么衣衫不整的跑来跑去?”

    夜承冷削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菀醒过神来,正对上外面那些人探寻的眸光,到嘴边的反驳又默默咽了下去,乖乖的站起了身。

    女侍应生却有些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夜少,您的意思是……”

    虽说他们这里是不缺替换的衣服,可到底要换什么样的,这可得事先问清楚。毕竟这衣服和衣服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就像刚刚有个客人喜欢兔女郎的装扮,然后她的女伴就去她们后台按着那客人的要求换了一身……

    夜承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还能什么意思?不是说那个什么妍在你们这里吗?”

    “姜妍。”

    女侍应生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补上。

    再次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林菀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

    他们刚刚才在楼下听那个叫小李子的侍应生提起过,这男人居然这么快就忘记了,是不是也太目中无人了些。

    “恩,就她,让她替这女人换身行头。”

    丝毫不觉得自己不记得别人的名字有什么不对,夜承漫不经心地从鼻腔里哼出一句。

    “这……”

    女侍应生有些为难的看了他一眼,这才道:“夜少,您不是第一次来,应该听说过姜姐的脾气,说她古怪都已经是恭维她了,这我实在是做不了主。”

    “你在姜妍背后这么说她,就不怕她回头给你记上一笔吗?”

    赵天成在一旁忽然忍笑的开口。

    女侍应生漂亮的脸蛋明显僵硬了一下,跟着讪讪笑了一声:“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说,姜姐的脾气的确古怪,这在夜场里混的人可都知道。”

    林菀之前听赵天成和那个叫小李子的侍应生提起姜妍,心中就已经十分好奇了。

    一个仅凭自己看上男人的职业就给侍应生定下了要穿的制服,这样的一个女人实在让人忍不住不好奇。

    “真有这么古怪吗?”她好奇开口。

    女侍应生看了一眼夜承,见他并没有因为林菀随便乱开口而生气,立刻一脸夸张着比划着开口。

    “当然!以前有个客人为了讨他女伴的开心,点名要姜姐服务,当场就打开了一皮箱的钱,承诺姜姐服务的好了钱就归姜姐。姜姐当场就同意了,但规定化妆的时候那女人不准睁眼偷看,免得投师。”

    “半个小时后,姜姐领着那女人出来。女人脸上带了个面具,姜姐说要在所有人面前揭开,这才能达到闪瞎所有人的眼的效果。好嘛,可不是闪瞎眼,居然直接化成了如花的模样。偏偏姜姐还说那一箱钱只能有这样的待遇。”

    “噗——”林菀忍不住喷笑。

    这个叫姜妍的女人也是绝了,直接拒绝就算了,还哄着人家化成如花当众出丑,估计那女人会直接哭死过去吧。

    “那真的是钱的问题吗?”

    “怎么可能,要真的是钱倒也好办了。毕竟能来这里的都不差钱。”女侍应生直接摇了摇头。

    “不是钱,那是……”

    “看她心情。”女侍应生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

    “要说那次的事情也是巧了,那男人带来的女人是个小三,他家里其实还有个正室。偏那天他那正室也在,结果正好撞上。当时那正室气的都要晕过去了,姜姐却突然说要给她化妆,说是最喜欢看贱人被啪啪打脸了。”

    “结果果然啪啪打脸。半个小时后,那个原本看着寡然无味的正室就风情万种的走了出来,差点没将大家的眼珠子给瞪掉。那男人的小三被她给秒的渣渣都不剩。听说后来那正室回去就和那男人离了婚,转眼嫁给了一个更年轻有钱的男人。”

    “这么说来这个姜姐还挺有正义感的嘛。”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女侍应生连忙摇手否认。

    “因为这件事,当时很多想要挽回自家老公心的女人都来求姜姐,那哭的叫一个声泪俱下,可结果全被她撵走了。也就是她,要是换了别人,非被人给狠狠修理一顿不可。要知道那些女人哪一个不背景雄厚,其中有一个还是某位市长家的千金呢。”

    “她这样就不怕得罪人吗?还是说她也有背景?”

    女侍应生摊摊手:“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姜姐是我们这的一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