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4.第14章 0014 那样的才是女人
    赵天成的表情十分无辜:“怎么会?要不然怎么叫最贵的VIP卡座呢?”

    “几十万一瓶的酒,那我岂不是一口就得喝掉上万?”

    林菀看向自己手中酒杯的眼神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顿了顿,赵天成有些好笑道:“呃……你要这么说也可以。”

    至于夜承,他在说完那一句就不再吭声了。

    他现在是鄙视都懒得鄙视这个无知的女人了。

    赵天成见状暗中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赔罪还这样一副模样,亏得他在这里,要不然两人非吵起来不可。

    既然是来做和事佬的,他只能尽责的招呼林菀:“林小姐,你坐过来吧,下面表演要开始了,你那里的视野不太好。说起来这里之所以最昂贵,里面的布置是一方面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这里视野最好。”

    “哦?”

    林菀来了兴趣,走过去。本要在赵天成旁边坐下的,但夜承太爷一般霸占了最中间的位置,赵天成坐在他左手边,她要是坐赵天成旁边那就只能坐扶手上了。

    想想就知道让这个一看就唯我独尊的男人挪到旁边是绝对不可能的。

    林菀抿了抿唇,不情不愿地走到夜承的右手边坐下。

    夜承将她的表情看进眼底,有些不虞的拧了眉毛。

    这女人是不是太欠调教了,他都没嫌弃她,她居然敢反过来嫌弃他?

    “你看我干什么!”

    不怪林菀的反应这么大,实在是她目前对夜承的印象还停留在占自己便宜的臭流氓上面,唔,还有这个臭流氓好像还不太好惹。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夜承特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

    林菀被狠狠噎了一下,恨不得将自己手中的酒杯砸他脑袋上去。

    不过想到酒杯是水晶的,里面还装了好几万的酒,她到底还是默默的忍下了这口气,干脆直接别过头去不看他,转而欣赏起外面的表演来。

    赵天成说的一点没错,这个位置果然是整个酒吧视野最好的。

    因为位置最高,整个酒吧简直都被纳入了视线里。就见下方三个圆形的小舞台连接着最中央的三角大舞台。舞台表面整个都发光,应该是铺了灯管,七彩的光芒从中透出,将整个舞台都照的梦幻般绚丽。

    林菀看过去的时候,三个小舞台正中刚好有三道光柱冲天而起。随着那光柱起来,三个猛男徐徐出现在光柱里。

    高大的身材,硬朗的面容,冷峻的表情,这三人随便拉出一个简直就能去做明星了。他们此时上身都没穿衣服,露出健硕的胸肌和完美的八块腹肌。似乎是因为特别抹过油的缘故,光打在那****的身上,直接就能反光,益发衬得那光裸的身体别样的诱惑。

    林菀已经听见下面有人在吹口哨起哄了,其中有男人,也有女人。

    三个猛男不紧不慢地走到三角的大舞台中间,围成圆形单膝跪地,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扬起,是个请的姿势。随着他们的动作,三人中间冲天而起一道光柱,在那光柱中则是一个女人的身影。

    猛男将手放低,待那女人踩上三人的手心,他们这才慢慢站了起来。

    随着他们的动作,众人这才看清那女人的身形样貌。她并不是那种普通意义上的美女,皮肤是小麦色的,脸蛋略长,嘴唇也太厚。可就是这样一副容貌,不笑的时候让人觉得性感,一笑起来却又立刻媚意横生起来。

    她穿着紧身的皮衣皮裤,皮衣领口大敞,露出波涛汹涌的胸部。皮裤堪堪挂在垮上,稍一俯身,丰满的臀部就绷出一道漂亮的圆弧,连臀沟都露出来了。不过只若影若现的一点,却益发显得诱惑。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身材实在是火辣。

    “今天似乎来了不少新人啊,既然这样,那我们今天表演点新鲜的。”

    她坐在其中一个猛男的肩膀上,慵懒的四下扫视了一番,吃吃一笑,施施然开口。

    “别啊,我们只喜欢看脱衣舞。”

    有人在台下喊。

    “脱衣舞?”

    女人挑了眉头,媚笑着重复了一句,在众人的猝不及防下忽然将身上的皮衣一拉:“像这样?”

    皮衣被扯下大半,露出里面的黑色文胸。说是文胸,其实只是黑色的细绳编织的几根交叉的带子,堪堪遮住饱满胸部前的那一点肉粉。

    林菀的脸瞬间涨的通红,简直没办法再往下看。

    这尺度也太大了吧!

    “看到了吗?那样的才叫女人。”偏这个时候,夜承忽然扭过头来,垂眼扫了一下她的胸部,慢条斯理道。

    林菀脸色由红转黑,下意识伸手环住了自己的胸部,恶狠狠抬头瞪他。

    “流氓!”

    夜承收回视线,嗤笑了一声:“这也叫流氓?那你刚刚直勾勾地盯着那三个男人看算什么?女流氓?”

    “我没有!”

    林菀立刻大声反驳。

    她哪有直勾勾地盯着看,她明明只是在四处打量好不好!

    夜承不置可否的撇撇嘴。

    这反应惹得林菀更加生气,有心想和他争辩几句,又觉得这种争辩实在没有任何意义,只能强忍着怒气扭过头不理他。

    只是这一扭头正好看见台上的女人一条腿勾在男人的脖子上,整个人弯成了半月状。因为这个动作,她胸口的春光简直大喇喇的展现在了底下观众的眼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男人走上前来,将脸埋在她饱满的胸口,直接用牙齿开始解她胸前绑着的那几根细绳。

    起哄声越发大了起来,在那绳子被彻底解开的刹那,那欢呼的狼嚎声简直要将房顶给直接掀飞。

    林菀再也看不下去了,脸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

    这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

    想她一个清清白白的良民,平日里虽然听说过脱衣舞,但那也只限于字面上的三个字而已,哪里真见过这么火辣的场面?!

    下面的表演夜承早就看腻了,根本没有任何兴趣,因而他的视线一直若有似无地落在身边的小女人身上。在看到她居然鸵鸟一般将头埋在胸口,嘴角边忍不住泻出一抹笑意,声音倒是一如往昔的冷淡。

    “这就看不下去了?等下他们四个可是会全部脱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