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3.第13章 0013 帝都只有一个人能被称为夜少
    似触碰到了什么禁忌一般,姓孙的年轻男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

    他困难的咽了咽口水,不死心的问:“我知道的那个夜少?”

    “帝都只有一个人能被称为夜少。”

    侍应生淡淡开口,口气平静的就好像在说太阳是从东方升起的一般。

    年轻男人表情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这才假装镇定道:“那什么,既然是夜少的位置,那就算了。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座位,刚刚那位置太偏了。”

    正中间的位置还偏,你是想坐天上去吗?

    侍应生心中腹诽了一句,脸上却仍旧挂着得体笑容,微一鞠躬:“好的,孙少爷,请跟我这边来。”

    年轻男人一脸不自然的跟着那个侍应生走了。

    两人都没有看见身后站在阴影中的几人。

    引着林菀几人叫小李的侍应生此时早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偷眼看了神色莫测的夜承一眼,陪着小心开口解释:“孙少爷是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不懂这里的规矩,还望夜少不要放在心上。”

    孙少爷得罪了夜少虽然跟他没什么关系,可要是夜少在这里发了脾气,那他自然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孙家的小少爷?”夜承将落在年轻男人背影上的视线收回,喜怒不辨的开口询问。

    小李点了点头:“是。”

    夜承玩味的挑了下嘴角,倒没再说什么,只微扬了一下下巴:“走吧。”

    小李赶紧微侧着身子继续引路。

    夜承和赵天成两人在他的指引下往前,只林菀愣愣的站在原地。

    “林小姐?”

    赵天成见她没跟上来,有些奇怪的回头喊了她一声。

    “哦,哦,来了!”

    林菀醒过神来,答应了一声,连忙小跑着跟了上来,眼睛却好像胶水一般死死黏在了夜承的后背。

    这男人到底什么人,怎么这些人全部这么畏惧他?刚刚在门口是,在里面居然也是!

    独属于夜承的专座在楼上,在小李的引领下,三人上了一道螺旋状的水晶楼梯。楼梯一路盘旋而上,直至最顶上的第四层。

    因为好奇,林菀一路上东张西望将这几层的布置都细细打量了一番。

    第一层是最为普通的散座。

    散座错落有致的分散在正中央的舞台四周,上面坐的基本都是年纪很轻的男女,打扮的十分新潮,看那模样估计是随时准备蹦上台扭两把。

    第二层是隔间。

    说是隔间,自然不会是那种寻常的木板隔间,而是用一架架檀木折叠屏风隔着。屏风上用金银线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远远看着熠熠生辉,极其富丽堂皇。

    第三层是包间。

    包间门上垂着晶莹剔透的水晶珠帘,看不清里面的具体情况,但隐隐约约的还是可以看见一些影子,黑底金边的真皮沙发,设计感十足的长桌,手工编织的地毯……比到第二层的富丽堂皇,这一层明显是低调的奢华。

    “在看什么呢?这么目不转睛的?”

    赵天成看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某处,有些好奇的问。

    林菀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抬手指向第三层靠里面的一个包间,:“我刚刚好像看见了叶唯进去了……”

    “叶唯?你朋友?”

    林菀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

    叶唯怎么可能是她的朋友!人家可是如今最火的女明星,电视电影拍到手软,全年呈现霸屏状态。据说她的脸现在就是票房,就是收视率,基本是拍什么什么大卖,演什么什么大火。连她老妈都非常喜欢她。

    只是不知道让她老妈知道,这个她口中的一看就是好姑娘的叶唯,居然衣衫不整和个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卿卿我我,会是个什么表情。

    “怎么可能是我朋友,人家是一线女明星,如今最红的电视电影基本都是她演的,外面到处都是她的海报,你连这不知道吗?”

    赵天成无辜的耸耸肩:“我平常不太关注这些。”

    说完又补充道:“不过也没好什么稀奇的。这里出没的明星很多,男的女的都有,看到那些包间了没有,你要是去敲门,指不定一多半都是明星。毕竟明星带出来最有面子。”

    女的也就算了,男的……是被富婆包养?还是……

    哆嗦了一下,摇了摇头,连忙将那可怕的念头掐灭。

    因为看了前三层的布置,对于第四层,林菀心中难免会有一些揣测。譬如说纯金打造的酒柜,水晶的桌子,银制的酒器……

    她刚刚已经看出来了,随着楼层的递增,座位的豪华度也是不断上升的。这第四层又据说是独属于夜承的专座,那肯定是豪华的能闪瞎人眼。

    带着这种想法,林菀踏上了第四层。

    欧式风格的天鹅绒沙发,原木制作的方桌,装满酒的巨大酒柜,羊毛的地毯……说实在的,眼前的一切和林菀脑海中镶金带银的布置实在有些差距。

    “你那是什么眼神?”

    已经在沙发上落了座的夜承忽然开口。

    他说话的时候,侍应生利索的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打开,又拿了几个高脚杯,浅浅倒了三分之一,跟着这才恭敬的退了出去。

    见侍应生出去,林菀这才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期期艾艾道:“我以为这个包间应该不是金子就是银子打造的。”

    夜承再次露出那种林菀非常熟悉的嫌弃表情,斜眼睨着林菀:“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品位吗?”

    林菀,“……”

    这人不人身攻击是会死是不是?!

    赵天成看她要发火连忙笑着打圆场:“其实也不怪林小姐会有这样的想法,毕竟这可是全场最贵的VIP卡座,会有这种联想也很正常。”

    “就是!”

    林菀立刻赞同的点头。

    赵天成笑眼看了她一下,话锋却又一转:“不过你别看这里好像装修的很平常,但随便拿出一样价格都吓死人。像你脚下的地毯,纯手工编织的,十几万一张。还有这酒柜和这桌子,原木的,私人订制,纯手工打磨,估计得有百来万。更别说这一柜子的酒了,随便一瓶就得几十万。当然,还有你手中的酒杯,不是玻璃的,是真水晶。”

    林菀抓着酒杯的手一僵,抬头:“你其实是在吓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