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2.第12章 0012 那是夜少的专座
    果然能在夜承那臭流氓身边呆着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看着赵天成脸上的戏谑,林菀反应过来自己被戏弄了,脸顿时臭的跟什么似得。

    赵天成看她生气,咳了一声,连忙忍住笑意:“抱歉,我不是在取笑你,就是……”

    “就是没见过我这样的土包子,是吧?”林菀没好气道。

    “还有点自知之明。”

    话落,走在最前面的夜承就扭头淡淡插了一句。

    说完又皱眉:“还愣着不走,是准备在这里给别人表演猴戏吗?”

    林菀噎了一下,差点没被气的直接喷出血来。

    “夜少,还是老位置吗?”就在这时,同样穿着制度军装的侍应生走上前来,恭恭敬敬的朝夜承鞠了个躬,问。

    夜承微一点头。

    动作幅度非常小,可那低着眼睫并不敢和他对视的侍应生却好像头顶长了眼睛一般,立刻侧过身子上前半步给三人引路。

    因为位置原因,在侧身上前的时候恰好与林菀擦肩而过。

    异样而又暧昧的瞥了林菀一眼,他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眼观鼻鼻观心的继续往前。

    感情夜少喜欢的是这样清汤挂面的女人啊。

    怪不得以前从来没见夜少带女人过来,也从来不要人服侍。

    亏得他们还一度怀疑夜少的性向问题,结果搞了半天是没有讨好到点子上。

    不知道回头他要是将这个消息传到后台……

    “小李子。”

    正想入非非,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温和带笑的嗓音。

    侍应生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转头,眼神中一缕若有似无的怨气:“赵先生,您可以叫我小李,或者李子。”

    就是不要合起来叫“小李子”!难道不知道小李子是叫太监的吗?他一个大老爷们被人叫小李子,想想都够了!

    赵天成从善如流的耸耸肩:“哦,小李子。”

    侍应生,“……”

    “噗——”林菀一个没忍住喷笑出声。

    却没想到笑的太激动,直接喷出了吐沫星子。

    夜承僵硬地慢慢低下头,垂眼看向自己胸口几点可疑的水痕,脸色阴沉的几乎能直接拧出水来。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林菀抖着肩膀强忍住笑意,边胡乱用手擦着夜承胸口那零星的水迹。

    白嫩纤细的小手,手背皮肤玉脂般细腻,迷离的灯光打在上面,反射出莹莹的微光。指甲淡粉,指尖滚圆,衬得本就小巧的手显得益发可爱起来。

    这是一只女性特征明显的小手。

    此时正在他胸膛上胡乱摸着。

    虽然隔了一层衬衫,但他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指尖的柔软以及淡淡的温度,就像是一把小刷子,一下一下的挠着他的心脏,让他瞬间就有些心痒难耐的感觉。

    夜承低垂的眼眸暗了暗,一时间竟忘了自己刚刚还在生气。

    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侍应生却瞬间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

    他没看错吧,夜少居然会允许一个女人在他身上乱摸?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上一个试图碰夜少的女人应该还躺在病床上……

    当然,夜少是不打女人的,他只是随手甩了一下而已。然后就将人家甩在了墙上,断了三根肋骨……

    林菀一点不知道,在别人眼里她已经在鬼门关前绕了一圈。胡乱擦了两下后,她就漫不经心地摆摆手:“好了,擦干净了。”

    不仅擦干净了,还直接擦干了。毕竟只溅了几点吐沫星子,体温烘一下,一会儿就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只是痕迹虽然没有了,但毕竟是溅过吐沫星子的。

    想到以前这位大爷身上只溅了一点人家的酒水就立刻将衣服换了,侍应生连忙请示的问道:“夜少,需要将您的替换衣服送过来吗?”

    林菀一听他这话立刻臭了脸,什么意思?这是在嫌弃她脏吗?

    夜承看着她青白交加的脸,眼神中掠过一丝淡淡的笑痕,微一摇头。

    “不用了,带路吧。”

    侍应生听了心中更加惊讶,难道这个清汤挂面的女人真的是夜少包养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纵容她?

    心中诧异,但面上却不敢显露分毫,侍应生应了一声,恭敬的继续领着几人往前。

    “小李子,姜妍那女人最近又在看什么,怎么给你们弄军服穿上了?”突然想起之前要问的问题,赵天成再次开口。

    侍应生闻言顿了顿,默默摇头,“没看什么,就是最近泡上个兵哥,所以她就弄了这么一身出来。”

    “呵,果然像是她会做的事情。”赵天成笑了起来。

    侍应生闻言突然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您应该最了解姜姐的作风的。姜姐当初看上您的时候,不让我们穿了一个礼拜的白大褂吗?”

    赵天成被狠狠噎了一下,这小子是在记恨他一直叫他小李子,故意报复他吧,那都多久之前的事了!

    走在一旁的林菀听了他们的对话被勾起了好奇心:“你们在说……”

    还没说完,胳膊就被拉了一把。

    身体因为惯性往后踉跄了两步,撞到一个坚硬温热的胸膛上。

    林菀有些恼火的抬头,还来不及开口呵斥,就见有人风一般走自己身边越过,大声咆哮起来。而在那人的对面则是一个满脸无奈的侍应生。

    “我跟你们说了我要VIP卡座,VIP卡座!你们看看给我安排的什么!以为我没钱是不是?你们老板呢?给我将你们老板叫出来!我倒要找他讨个说法!”

    说话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穿一件格子衬衫,外面套着与裤子同一色的咖啡色马甲,脖子上系着灰色的领结,是非常雅痞的打扮。

    只是他现在挥舞着手臂大声咆哮的样子既不雅,也不痞。

    侍应生被他给喷了一脸的口水,却还是好脾气道歉:“实在对不起,孙少爷。不是不给您安排,实在是VIP卡座已经全部满了。”

    “还敢给我睁眼说瞎话?!那个位置不是空着吗?既然空着,为什么不给我安排!”

    年轻男人抬手指向高处的某个位置。

    侍应生顺着他的手指一看,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孙少爷,那是夜少的专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