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9.第9章 0009 我从来不和别人道歉
    “你根本就不是医生!”

    林菀她想起自家老爸说的字迹不对的事情来,瞬间想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这一刻她简直杀人的心都有了。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知道事情败露,非但不心虚,居然还老神在在道:“我就是试试。”

    “啪——”

    林菀感觉自己脑中名为理智的一根弦瞬间断了!

    “臭流氓,我跟你没完!”

    尖叫一声,她再次朝夜承扑了上去。

    关键时刻,赵天成从一旁插了上来,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姑娘,你冷静一点,动手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你放手!这个臭流氓占我便宜,我跟他拼了!”

    林菀大力挣扎,可惜赵天成虽然只是个文弱医生,但到底是个成年男人,他要不松手林菀根本挣扎不开。

    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挣扎开,林菀只能抬脚朝夜承狠狠踹去。

    夜承轻轻松松地闪开了她的脚,不满的瞥了赵天成一眼。刚刚要不是他多管闲事,他说不定又有福利了!

    赵天成虽然没有完全领会他的眼神,却也猜了个七七八八。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强忍住甩手不干的冲动,继续劝林菀:“姑娘,你看这附近全是人,你衣服扣子又都掉了,要是动作太大的话……”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林菀瞬间领悟了他的意思。

    林菀是恨不得冲上去将夜承给揍成猪头,但也不能因为此就让别人将她给看光光了,只能磨了磨牙气怒道:“我不动手就是了,你松手!”

    赵天成见她是真的不打算动手了,这才松开了手。

    他松手后就走到了夜承的身边,拉着他的胳膊将他给拽到了一旁:“我说你到底什么情况?占了人家那么大的便宜,你还敢说只是想试试?”

    “我的确只是想试试啊。”

    浑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夜承一脸冷漠的看向赵天成,边还淡淡吐出一句:“多管闲事。”

    “你——”

    赵天成气结,他好心帮他,他居然还敢说他多管闲事?

    “我什么我?那女人细胳膊细腿的难道还能伤了我?”

    夜承往气呼呼的林菀身上瞄了一眼,得到对方一记恶狠狠的眼神后,若无其事的收回眼神,冷冰冰反驳。

    赵天成觉得跟他简直完全没办法沟通:“这不是伤不伤得了的问题!人家一个女人,跟你又没什么关系却被你给摸了遍,你难道就不会有一丝丝的愧疚吗?”

    “有什么好愧疚的。她不被我摸还不是会被你摸吗?”

    夜承的语气特别理智气壮,说完脸色微微冷淡了一些:“而且我也不是不懂医学方面的知识。我虽不是久病成医,可你知道……”

    “现在的重点是,人家姑娘因为你的流氓行径,身形都受到了伤害!”

    赵天成知道夜承是因为同父异母的妹妹夜琳才懂得那么多医学知识的,但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所以直接打断了他。

    漆黑如墨的眼瞳微微闪烁了一下,夜承脸上的表情却动也不动,只微掀薄唇吐出一字,“哦。”

    赵天成哽了一下,差点没直接吐出一口血来,“……哦什么哦!人家姑娘被你占了那么大个便宜,你难道不该安慰一下人家吗?”

    “安慰?”夜承微偏了头看他,眼神有些疑惑。

    赵天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难道你不该安慰吗?说来你小子下手够狠的,居然都留下那什么了……”

    夜承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那什么,不就留了几个指印。”

    “你还觉得只留下几个指印很遗憾是不是?”

    赵天成音量不自禁微微拔高,跟着反应过来又连忙将音量压了下去。想到自从认识这家伙后,他风度翩翩的形象简直随时都处于崩塌的边缘,顿时就有种交友不慎的悔恨。

    夜承没说话,只微微出了神。

    他的脸上依然一片冰冷,俊美的面容在雪亮的日光下微微反着光,漆黑的眼瞳却闪烁着莫测的光芒,没人能猜到他现在在想什么。

    赵天成看他不说话,以为他在反思,就提点道:“你看要不是因为你,人家好好的能跟男朋友掰掉吗?”

    夜承回过神来,语气莫名就软化了一些:“那怎么办?做都做了。”

    赵天成已经对他这理直气壮的态度无力,也懒得去纠正,干脆道:“自然要想个办法赔礼。”

    “我从来不和别人道歉!”

    夜承立即甩出冷冰冰的一句。

    “亏得你的身份背景摆在那里,要不然仅凭这一句话,我保证别人的吐沫星子都能直接淹死你!”

    夜承闻言却嗤的一声笑了,笑的阴风阵阵,寒光乍起:“谁敢?”

    赵天成嘴角抽搐了一下,无力的摆了摆手,敷衍道:“行行行,不敢,不敢,我们还是先去赔礼吧。”

    说完不容他拒绝,直接拉着他就朝林菀那边走去。

    林菀自然不可能一直站在原地等他们,她此时已经从酒店的台阶下去,模样狼狈的站在路边四下张望,看那模样似乎是在等出租车。

    赵天成见状脑中瞬间闪过一个赔礼的好法子。

    他拉着夜承走到林菀身边,满脸带笑道:“姑娘,之前的事是我朋友不对,我朋友想要给你赔个礼。”

    “赔礼?”林菀一脸怀疑的扭过头来看着夜承。这家伙之前不还牛气哄哄的说从来不跟别人道歉的吗?

    “对啊,你看你现在这模样也不方便到处乱走,我们干脆去附近找个地方将你身上的衣服换下来,然后坐下聊聊天,顺便也好聊聊你的病。”

    赵天成温和笑道,说话间于暗地里推了一把脸色臭臭的夜承。

    夜承顿了顿,这才不情不愿的从鼻腔里哼出一声,“恩。”

    “我跟这个假医生有什么好聊的。”林菀却不领情。

    夜承脸色一冷,正要发火,赵天成连忙拉了他一把,边笑着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行医资格证。

    “他是假的,我这个医生却是货真价实的,事实上你那天要去见的医生就是我。”

    林菀皱着眉毛从他手里接过那行医资格证,资格证上有赵天成的名字,也有赵天成的照片,和眼前的男人一对比,的确是这个人没错。

    想到自己这个样子的确没办法回家,她终于点头,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好吧,但是我想喝酒,你们得带我去个有酒的地方。”

    “好。”夜承立刻就答应了。

    赵天成没说话,只看了夜承一眼,神情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