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8.第8章 0008 好像穿帮了
    正哭的伤心欲绝,头顶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林菀恍惚间觉得这声音好像哪里听过,但她现在哭的厉害,一时间根本收不住,只能干脆假装没听见埋着头继续哭。

    夜承没想到这女人居然不理自己,眉头不自禁皱了起来。

    “林菀,你哭够了没有!”

    “我哭没哭够关你——”林菀没想到自己连哭都不能尽情哭,不由恼火的抬起了头,却在看清对方的容貌后,眼瞳骤然一缩。

    乌黑的碎发随风微微拂动,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上面一双眼眸点漆一般,直直看人的时候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

    明明是大夏天,却穿着一套三件式的银灰色西装。西装表面遍布暗纹,那暗纹并不是那种劣质的印上去的纹样,而是真真正正手工压制的,乍眼看去有种低调的奢华。

    眼前的男人俊美尊贵仿若从漫画书中走出来的一般,只要看过一眼,绝不可能会轻易忘记。

    “是你!”

    林菀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咬牙切齿的看着对方。

    夜承见她终于认出了自己,心中竟莫名浮出一丝愉悦。他嘴角微微一挑,点头,“对,是我。”

    居然还敢点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的医生!

    林菀双拳紧握,眼睛简直能喷出火来。

    “怎么?我有什么问题吗?”

    男人偏头看着她,眼神有些困惑,似乎不明白林菀为什么会这样看她。

    这样无辜的表情击碎了林菀最后一丝理智,她上前一步揪住他胸前的衣服,几乎是崩溃的咆哮,“你还敢问我有什么问题!你知不知道因为你……”

    吼到这里却好似忽然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戛然而止。

    被揪住衣服让夜承有些不豫,但看着面前的女人两眼通红,眼角还挂着欲坠不坠的晶莹泪珠,他抿了抿唇终是没发火。

    只语气平静的问,“因为我什么?”

    揪着西装的手慢慢松开,林菀垂下头,一言不发。

    她和沈琪弄成现在这样是因为沈琪出轨,和她胸前的指印根本没有关系,既然这样她揪着这事不放又有什么意思?

    “喂,没人告诉你说话不要说一半吗?”

    夜承伸手戳了一下林菀的脑袋,因为力道没控制好,差点没将林菀给直接戳的滚下台阶去。

    “啊!”

    往后仰去的林菀惊慌失措的尖叫了一声。

    电光火石间,夜承伸手一把扣住了她柔软的腰肢,微微有些嫌弃道,“站都站不好,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笨?”

    因为夜承的动作突然,林菀收势不及,一下撞到了他硬邦邦的胸膛上。

    “你不推我,我会站不好吗!”

    勃然而起怒气简直要将她的眼睛都给烧红了,她抬头怒吼。

    夜承垂下眼睫,神情莫测的在那紧紧贴在他身上的柔软肉团上扫了一眼。

    要是别人敢用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他肯定要好好的“教育”那人一番。不过看在这女人给自己送了这么大福利的份上,他就宽宏大量的不和她计较了。

    林菀没发现他的视线,要是发现了,她估计会忍不住直接戳爆他的眼睛。

    “松手!”她挣了挣,没挣开,恼火道。

    软香温玉在怀,夜承有点舍不得松手,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冷淡且冷漠的:“我救了你,连声谢谢都不会说吗?”

    林菀总算是见识了什么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她咬着牙,一字一字道:“是,你,先,推,我,的!”

    夜承十分大方的点头,“恩,但我又救了你。”

    林菀简直糊他一脸的心都有了。

    “但你妹啊但!恩字后面难道不是道歉吗?道歉被你吃了?”

    夜承的眼神一瞬间变得诡异起来,“你想让我跟你道歉?”

    “难道你不该跟我道歉?”

    摇了摇头,夜承十分理直气壮道:“我从来不跟别人道歉。”

    林菀,“……”

    这人真的是医生,而不是某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患吗?他以为他在演电视啊,还从来不跟别人道歉!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菀眼中的鄙视太明显了,夜承脸色微微有些发黑,警告道:“女人,别怀疑我的话!”

    对于他的警告林菀什么也没说,只回了两个字,“呵呵。”

    扣着林菀腰肢的手一瞬间收紧。

    “呵呵是什么意思?”

    “呵呵就是你赶紧给我松手!”林菀再次挣扎了起来。附近已经有不少人在盯着他们看了,这家伙不嫌丢人,她还嫌丢人呢。

    “你还没道谢。”

    夜承对这两个字似乎格外的执着。

    林菀真的很想直接将他那张俊美的脸给踩扁,无奈形势比人强,这男人摆明了一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架势,她要是不顺他的意说不定两人要闹到什么时候。

    “谢,谢!”

    心中将这该死的家伙抽打了一遍又一遍,林菀强忍怒气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

    夜承对此不是很满意,但总算没有再继续刁难,从善如流的松开了手。在松手的一刹那,他垂眼看着林菀因为挣扎胸口露出的大片雪白,眼神中闪过一抹遗憾。

    将手伸了过去。

    林菀警惕的后退了一些:“你干什么!”

    夜承置若罔闻,径自将手伸到她胸前,帮她将衣服拉了拉:“大庭广众的,你是打算秀一下事业线吗?”

    林菀顺着他的手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衬衫居然散开了大半,脸顿时爆红,连忙将自己胸口的衣服紧紧抓住。

    不过因为夜承这次只是规规矩矩的帮她将衣服拉好,她的脸色总算不那么难看了。

    “你还没说因为我什么。”

    夜承的记忆力似乎尤其的好。

    林菀本来不想理他的,想想又觉得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强忍着羞涩咬牙道:“你说因为什么!你那天检查居然在我胸口留下了指印,我男朋友以为我劈腿,刚和我分手了!”

    为了让这家伙愧疚,她将事实稍微修改了一下。

    岂料夜承闻言脸上却露出一丝无辜来,“这关我什么事?”

    虽然事实上是不关他的事,可听了她刚刚的话,这家伙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林菀正暗自咒骂这家伙简直狼心狗肺,一旁看了半天戏的赵天成终于看不过眼,走了上来:“行了,夜承,别逗人家了。”

    他说的随意,林菀却瞬间呆住。

    她记得,当时这家伙身上穿的白大褂上的名牌,并不是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