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7.第7章 0007 那女人我认识
    “当——”林菀所搭乘的电梯旁边的另外一部电梯的门打开。

    两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从里面走出,一个气质温和儒雅,一个容貌俊美冷漠,两人身上都穿着笔挺西装,但一个给人风度翩翩的感觉,另一个却气势逼人的仿若王者出巡。

    酒店大堂有不少人进进出出,见着两人,忍不住就盯着猛看。

    “哇,好帅啊,尤其右边的那个,简直帅的我一脸血!”前台的小姑娘是刚换班过来的,看见两人忍不住两眼放光。

    旁边的搭档抬眼看了那两个男人一眼,立刻收回视线,压低了声音警告道,“别看了!再看小心饭碗都保不住!”

    小姑娘愣了一下,“啊?”

    伸出一根小拇指动了动,搭档小小声道,“人家只要动动小拇指就能碾死你,你信不信!”

    “不是吧?我只是看了两眼,又没做什么。”

    小姑娘有些不相信。

    搭档冷笑了一声,“这世上有些人注定高不可攀,别说是看了,连想最好都不要想。”

    小姑娘还有些怀疑,看她说的郑重其事,也只能强忍着花痴将视线收了回来。

    两人的对话走出来的男人自然没听见,即便是听见了也不会去管。因为他若是真的听见了,不需要他做什么,自然会有人赶紧替他处理好。

    “夜承,你这天天住酒店也不是回事,要你实在找不到地方住,不如就先住我那里去吧。地方小是小了点,但好歹能有片瓦遮身。”

    谁能想到这第一帝少有家不回,整天住在酒店呢?

    赵天成偏头看着身侧男人冷峻的侧脸,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好心建议道。

    夜承冷淡的微一摇头:“不用了,我名下有房子,只是刚回来没来得及打扫,等回头收拾好了我就会搬进去。”

    赵天成先是一怔,跟着笑了起来,“也是,第一帝少手上要是没有几套房子,那还算是第一帝少吗?倒是我多事了。”

    夜承神情淡淡,并不理会他的调侃。

    这么多年来,赵天成也习惯了他的行事作风,也不计较,想了想,转了话头:“对了,夜琳现在在哪里?”

    提到自己的妹妹,夜承冷硬俊美的面庞明显软化了一些:“最近帝都空气太差了,我怕她在这里影响病情,就送她去国外度假了。”

    “夜琳有你这么一个哥哥可真是好福气。”

    赵天成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别看夜承平日里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模样,可对他那个妹妹是真没话说。

    夜承脸上表情动也不动,只淡淡道:“我只有这一个妹妹。”

    但你还有个弟弟,可也没见你对他这么好过。

    赵天成有心想这么说,想到夜承家那复杂的家庭关系,到底没开口,只笑着问:“那她最近身体怎么样?”

    夜琳的身体一直是夜承的一块心病,他脸色冷了下来,眉头几不可见的微微皱起:“还能怎么——”

    话还没说完,身体忽然被人从后面狠狠撞了一下。

    夜承一时没防备,被撞的一个踉跄,脸色瞬间阴冷下来,他几乎已经记不得上一个敢随随便便这么撞他的人是什么下场了!

    “抱歉!”

    心中正盘算着要怎么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好看,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嗓音忽地响起。

    夜承下意识偏头,只来得及看见一个跌跌撞撞往外跑的瘦弱身影。

    虽是背影,他却也第一时间将对方认出。

    果然是她!

    “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赵天成到底是医生,脾气温和的多,见他神情阴冷的盯着对方的背影,以为他要发飙,连忙替对方劝解了一句。

    “那女人我认识。”

    夜承却吐出如是一句。

    赵天成愣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

    刚刚虽然只是浮光掠影的一撇,但他能看出那个女人身份普通,以着夜承的身份地位,认识这样的女人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似乎看出了他心底的疑惑,夜承嘴角泛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那是你的一个病人。”

    “我的病人?”

    赵天成一听他这话更没法理解了,“你怎么会认识我的病人?”

    “还记得上次我去医院找你的时候穿了你衣服的事吗?”

    重新看见当初的“病人”,夜承几乎立刻就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一瞬间手指间似乎都是那种丝绸般滑腻的感觉。这让他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好,难得好心提醒了一句。

    能年纪轻轻就成为乳腺科有名的专家,赵天成自然不是什么笨人。

    他稍微一想就抓到事情的关键,不敢置信的转眼看向夜承,“你不会代替我帮人家看病了吧?”

    “怎么?不行吗?”夜承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赵天成一脸无语的看着他,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先不说这病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瞎看吗,万一耽误了事怎么办!就说来他那既然是乳腺科,那来看病的自然都是胸部出了问题的,他又不是医生,随便看人家女人的胸难道就不怕被人当成流氓扭送到公安局去?

    也许是他眼神中的怨气太强烈,夜承难得再次开口解释了一句:“你也是男人,你能看,我为什么不能看?”

    赵天成窒了窒,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和他讨论一下三观问题。

    夜承却不理他,忽然抬脚就朝门口方向大步走去。

    “哎!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赵天成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在看见门口那个坐在石阶上捂着脸哭泣的女人,又恍惚间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

    林菀觉得自己今天一天过的简直糟糕透了!

    和男友商谈婚事,结果发现男友身上有别的女人留下的吻痕。还没等自己离开,那个留下吻痕的女人就和她正面遇上。好不容易从房间跑出来,又听见别人将她的事当成了笑话在说。等到终于出了酒店,结果却又摔了一跤!

    膝盖上的剧痛成了压垮她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终于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脸放声大哭起来。

    凄惨的嚎啕声冲天而起,酒店进出的客人纷纷绕道而行,但眼睛一直好奇的在她身上打转。林菀也不管四周那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她现在只想哭,大声哭!

    “喂,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