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第1章 0001 乳腺科的男医生
    林菀的手指紧紧地抠着手上的几页纸,看着前面越来越短的队伍,脸上的表情越发僵硬,尤其在发现身后的大婶,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后。

    她有种拔腿落跑的冲动。

    “小姐,到你了。”

    心中正暗自给自己鼓着劲,背后忽然传来男人礼貌的声音。

    林菀下意识抬头,就见挂号处的大婶正一脸不耐烦的看着自己。她脸“唰”的一红,不敢再犹豫,连忙将自己的病例递给了过去。

    “家族有乳腺病史啊。”

    大婶翻开病例看了一眼,随口说了一句,表情很淡定,但嗓门特别大。

    本就羞涩的恨不得将头埋到胸口的林菀,越发抬不起头来,蚊子叫一般小小声哼应了一句。

    “是。”

    “有病看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就是个乳腺病史吗?”利落地撕下一张单子,“啪”的一下盖了一个章,大婶一脸无所谓的扫了她一眼,“普通门诊四块,专家门诊八块,看哪个?”

    “专家门诊。”林菀满脸窘迫的回答。

    “噗嗤!”

    背后传来一声闷笑,不用回头都知道,肯定是排在她背后的那个男人!

    林菀闻言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心都有了,果然又被嘲笑了,她就知道!

    “好了。”

    大婶利索的将东西递了过来。

    林菀手忙脚乱的接了,甩下一句“谢谢”,头都不敢抬就飞也似的跑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专家门诊比较贵的缘故,过去的时候门外居然没有人。

    原本打算在门口排队缓一缓心情的林菀,心中顿时哀嚎一声:看来今天出门果然没看黄历,真是越不希望什么就越来什么。

    想到这,她不由默默在心中祈祷,等下给她看病的医生千万不要是男的啊……

    在门外祈祷了半天之后,林菀还是咬了咬牙,推门进去了。

    屋内是正常的专家门诊摆设,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靠南的位置,有两扇明亮的窗,擦得干净极了。

    此时,一个人倚窗站着,两手环在胸前,背对着外面。

    “你、你好,请问……”

    声音滞涩极了,林菀吞了吞口水。

    那背对着外面的男人听见声音,转过了头来。

    那是极为英俊的男人,五官深刻,眉目犀利,一双漆黑的眼瞳深不见底,乍眼瞧去有种不近人情的清冷,可随着他的眼神流转,那双眼眸中又宛若纳了漫天星辉一般,璀璨的简直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极为简单的白衬衫,西装裤,明明是被穿烂了的打扮,放在这个男人身上竟给人一种贵气逼人的感觉。

    这年头居然连乳腺科的医生都帅的这么惨绝人寰,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看病了?!

    林菀简直想要泪奔了。

    兴许是她的表情太有趣,林菀竟然看见对方弯起了嘴唇,她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好,医,医生,我,我是来查,查,查……”

    “查”了半天,也没好意思将自己到底要查什么说出口。

    男人的目光在她脸上身上晃悠了半圈,终于停了下来,微挑了下眉毛,直起身子,大步走过来拿过搭在椅背上的白大褂套在了身上。

    “病例拿来我看看。”

    “哦。”

    林菀一眼扫过去,就看见了白大褂上明显的“赵天成”三个字。

    大约,是他的名字吧?

    她又连忙垂下眼,乖乖的将自己的病例递了过去:“赵医生,这是我的病历。”

    “嗯?”

    赵医生?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那线条锋锐的眉轻轻一挑,透出几分玩味来,低头一看那白大褂上的胸牌,他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小妞是跟着胸牌叫的名字啊?

    好吧,那他就当一会儿“赵医生”好了。

    这一位临时的“赵医生”随手接过了病例,翻了翻:“最近有什么症状吗?”

    “就,就是疼,疼,”林菀盯着面前光洁的桌面,嗫嚅道。

    “赵医生”撩起眼皮:“怎么个疼法?”

    虽没有抬头,林菀还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头越发埋低,“呃,就,就针扎一样。”

    “是全部疼,还是局部疼?”赵医生口气平静。

    林菀犹豫了一下:“全部……吧……”

    对面明显安静了一下,林菀正觉奇怪,想要抬头,忽然看见一只手伸了过来,她还来不及反应,自己的胸就被大力捏了一下。

    “啊!!!”

    她疼的惨叫一声,控诉的看向对面的男人。

    赵医生神色自若的收回手,微一点头,“果然是全部。”

    林菀又羞又恼的说不出话来,简直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赵医生却顾自站起身,朝一旁帘子后面的单人床微扬了下巴,“把上面的衣服脱了,去床上躺着,我检查一下。”

    “我能不能……”

    林菀已经不想再看了,她支支吾吾的开口,想要说改天再来。

    正随手翻着她病例的赵医生,却倏尔抬眼扫视过来,眼神幽深,摄人心魂。

    “恩?”

    他漫声开口。

    明明只是漫不经心的一个字,却吓得林菀将后面的话硬生生给掐断在了喉咙口。

    不愧是医生,也太有气势了!

    林菀腹诽了一声,不敢再说话,可怜兮兮的起身走到帘子后面,磨蹭了好半天才将衣服脱掉,却到底没好意思全部脱光,剩下一件文胸。

    是浅浅的粉红色,周围带着一圈圈的蝴蝶蕾丝花边,看着可爱,可尺寸十分可观。

    微凉的空气让她不自禁瑟缩了一下,她双手抱胸,也不知是冷的,还是羞的。

    “怎么,需要帮忙?”低沉悦耳的磁性嗓音忽然于耳后响起,那声音近的简直就像是贴在她的耳边说的。

    林菀惊得一蹦,还没跳开,整个人却突然被半抱进对方怀里。

    “这种前扣文胸应该不需要帮忙才是。”

    男人的声音平静而无丝毫波澜,修长的双臂越过她的身体,露出里面白色暗纹衬衫袖口上的绿松石袖扣。

    湖水绿的宝石泛出冰冷的辉泽,耀的她一瞬间出了神,只能呆呆看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一点点解开了她胸前的文胸前扣。

    他的动作其实是正常速度,可那一刻,似乎时间都被刻意延缓了一般,林菀可以清楚的看见那双修长的大手白皙细腻,没有一点瑕疵,更能清晰看见这样一双完美的手是怎么优雅的将她的内衣给解开……

    “啪。”

    开了。

    那一瞬间,“赵医生”都差点被这样的雪白给晃了眼。

    外面看着不大,没想到“解放”之后这么可观。

    他的眼眸,不由得眯了一下。

    林菀却像是被什么烫了一样,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像是煮熟的虾,浑身变得粉红。

    “啊!”

    她尖叫了一声,在反应过来之后,手环抱在自己胸前:“你干什么?!”

    手臂紧紧地压着,林菀两只眼睛底下湿漉漉地,透着一种难堪又羞涩,愤怒地注视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听见她质问之后,“赵医生”一本正经地抬起头来,淡淡地看着她:“这位小姐,姓林是吧?能麻烦你不要这么大声吗?我是医生,你半天不解开,会耽误后面病人的时间的。”

    他说话的时候重新直起身,并且将她粉红色的D罩杯放在了旁边。英俊的脸庞上满是冷淡,就好似被月光覆盖的玉石一般,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

    林菀想要为自己之前的行为解释……

    她不是……

    算了,不过是从来没有被男人看过自己……自己的……自己的那里罢了。

    “林小姐,现在可以了吗?麻烦你到床上躺一下,现在我为你检查一下。”

    “赵医生”出声提醒,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林菀“哦”了一声,这才缓缓放开手臂,在她放开的那一瞬间,一对儿小白兔就蹦了出来。

    少女的胸脯是饱满的,透着一种刚成熟的水蜜桃的味道,空气里似乎也清新了起来。

    她缓缓地躺到旁边的单人床上,凝脂般白皙的脸上已经绯红一片。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见了,心底笑了一声:多半还是个雏儿呢,没被男人碰过。

    想着,他放下病例,站到了单人床边,朝着林菀伸出手去。

    那一瞬间,林菀看见对方的手就要朝自己心口上放,吓得立刻闭上了眼睛。接着,就感觉到一片略带着粗糙的温热,落在了自己耸立的左边。

    是五根手指的感觉。

    男人的大掌,就覆盖在她胸前。

    心房微微跳动,林菀真想当自己就是一具尸体。

    她可不知道,自己这样子,落在站着的男人眼底,到底是什么模样。

    身材纤细的少女乖乖躺在雪白的床单上,紧张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小脸绯红,眼睫毛小扇子一样颤动着,樱唇抿紧,像是要上刑场一样……

    唔,也或许是上“情”场。

    “赵医生”为自己的想法笑了一笑,他感觉自己手里是绵软挺拔的一团,就这样轻轻握着,手感都十分漂亮。

    简直让人有……

    蹂躏的冲动。

    想着,男人五指动了动,捏着,原本清冷的嗓音不知为何有些沙哑起来:“疼吗?”

    林菀只觉得左边上传来一种奇妙的感觉,痒痒地,麻麻地,像是有电从她那一处流过去。

    她觉得喉咙也痒痒地,险些叫出来,就在那叫声即将从唇间溢出的时候,她及时咬牙忍住了。

    没想到,那一只手,像是察觉到她在想什么一样,忽然又加重了力道,捏了一下,她甚至能感觉到那五指已经陷入了绵软之中。

    “啊……”

    她终于还是叫了一声,然而声音很小,更像是吟呻。

    “疼吗?”

    医生的声音带着磁性的沙哑。

    林菀简直想要一头撞死,这情况也太羞人了吧?

    她连忙开口:“有,有点疼。”

    “这里呢?”手指捏了捏她左边“蜜桃”靠下的位置。

    “有刺痛。”

    林菀依旧红着脸,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脸上的温度了。

    “哦,那……这里呢?”手指换了一个位置,再次加重了力道。

    这一次的力道,颇重,林菀有些吃痛,忙道:“疼,疼!”

    站在旁边的男人挑了一下眉,随意地揉了揉,捏来捏去,让它在自己的手中变幻出各种形状来。

    “……舒……”

    该死,差点说错词儿了。

    他咳嗽了一声,改口问道:“现在呢?”

    “不怎么疼了。”

    林菀只觉得手心都是汗,期期艾艾问道:“赵、赵医生,好了吗?”

    “看看另一边。”男人淡漠地回答了一句,只因林菀闭着眼,并未看见他眼底闪过的一道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