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无敌猎艳 > 章节目录 第105章 女人背后的男人(下)
    简直是快要跳出嗓子儿来。

    之前南晨说这话时,他表现得很不屑。

    可现在不一样了。

    能够跟拍电影一样,虚幻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这能是普通人?

    今天自己这人头还能保住吗?

    应该是保不住了。

    邹龙涛一想到这,又是伤心又是绝望的。

    就要英年早逝了,这可怎么办呢?

    还没千人斩过呢怎么能死呢?

    这个念头一出,邹龙涛那求生的欲望顿时浓烈起来。

    求饶吧。

    说不定磕几个头,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人家就看自己可怜,心生怜悯的放过自己呢?

    邹龙涛大脑飞快的转着。

    他认为求饶这个方法很不错,也是现在看来最最适合的一个。

    反应过来,坚定求饶信念的邹龙涛没有再犹豫的浪费时间,直接翻身下床。

    看到邹龙涛的动作,不知道他想法的南晨眸子顿时一凛。

    “想逃?我允许了吗?”

    随着话音,南晨动手了。

    只是一抬手,就有一把散发着黝黑光芒的厚刀出现在他手中。

    不是灵力凝实,而就是一把真正的刀,也不知道他之前是藏在哪里的。

    反正现在是拿出来了。

    轻轻的挥出一刀,朝着邹龙涛斩去。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没有打算逃的!”

    看到南晨说动手就动手,邹龙涛慌了,连连摆着手解释。

    然而为时已晚。

    一道黑色光芒从刀身上扩散出去。

    速度极快,转瞬穿过邹龙涛的脖子。

    时间便在这一瞬定格住。

    包括邹龙腾的动作,表情等等。

    没两秒,邹龙涛的脑袋从脖子上脱落下。

    碗大的伤口鲜血立即狂喷而出。

    像是喷泉,带着血腥的美感。

    南晨依旧的面无表情,抬手一招,掉在地上的人头便是腾空而起。

    不过并没有落到南晨手里,而是朝着窗户飞去。

    撞碎了玻璃后,飞了出去。

    小黑翅膀一动,张嘴叼住了邹龙腾的脑袋,然后便是直接调转方向朝着夜空激射而去。

    转瞬不见。

    抬头看了眼小黑离去影子,南晨这才是抬起脚,往前迈出一步,身形悄然消失。

    至于邹龙涛这个无头尸体后面被发现之后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也不关他的事情了。

    不夜城外。

    叶八炮跟情天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苏涵在旁静静地听,不插话。

    而情天说的最多的,还是他那个心目中异常崇拜,本身又很是神秘的师父。

    “据我师父说,他那个世界与我们这个世界一样,都是地球,应该是类似平行空间一样的存在。”情天砸吧着嘴,“就是不知道,那个平行世界里,有没有另外一个我。”

    “没有。”叶八炮摇着头说道。

    这是实话。

    他去过许多世界,其中自然也包含着各式各样的平行世界。

    所谓平行世界,只是世界等级与世界规则差不多,但里面的人事物,却是完全不同的。

    情天很是向往,感叹道:“也不知道我的实力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可以随意穿越世界空间的程度,不说去其他不同等级的世界,能够去其他平行世界也是好的啊!”

    或许是实力层次不同,叶八炮并不能体会到情天这种心理,只是看着情天道:“你师父叫什么名字,或许我能听说过他。”

    “真的?”情天有些意外。

    叶八炮点点头,解释道:“地球这个世界在万千混沌世界中只是最低级的一个世界,因为世界等级有所限制,所以就注定了本世界里的修炼者根本不会达到太高的层次。”

    “而按照你口中所说的,你师父能够自由跨越空间,他的实力想来已经是达到一个不错的高度了,所以,他那个所在的地球世界应该会是一个不同于其他地球的世界,而也很巧,前不久的时间我就去过一个那样的世界。”叶八炮笑吟吟道。

    “他叫柳天阳。”情天也是不再犹豫,直接道。

    “柳天阳?”听到这个名字,叶八炮眉头轻轻的皱了下。

    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些耳熟。

    能够让他感到耳熟的名字,肯定不会是普通修炼者。

    可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呢?

    叶八炮眉头深锁的想着。

    然而想了半天却还是没有想到。

    记忆中的人与事实在太多,一时间还真想不到。

    本着不再浪费脑细胞的原则,叶八炮不再想了,看着情天道:“名字听着耳熟,应该是之前有过交集之类的。”

    情天点点头,准备再打听点其他的时候,远处的阴影中,一道人影徐徐走来。

    “南晨回来了。”情天认出那人影。

    的确是南晨回来了。

    不过他肩膀上少了那只鹰。

    等南晨走的近了,苏涵这才是开口,轻叹道:“你还是做了。”

    小黑没有跟着南晨一起回来,她便是知道了南晨刚才所做的事情。

    南晨没有动作,只是与苏涵对视着:“任何人都不得轻辱你。”

    “有夫如此,妇复何求啊!”再被狠虐了把的情天忍不住长叹,“别人都是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站着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你们这两口子却恰好反了过来。”

    “不过,你们俩都很成功。”情天又补充了句。

    也是,两人都为华夏八荒。

    一个刀神,一个医神。

    这是这个世界中大多数古武者一辈子都难以达到的层次。

    可望而不可及。

    对于这点,叶八炮没有什么感想。

    毕竟他是没什么感情的人。

    只是感觉着南晨与苏涵这两口子有点意思。

    “既然事情办完了,那现在还进去喝酒吗?”情天问道。

    “没兴趣。”南晨摇头。

    之前那保安的言行以及后面邹龙腾的事情的确是让他扰的没了兴趣。

    尽管邹龙腾已经死了。

    “我也没兴趣了。”苏涵跟着摇头。

    所谓的夫唱妇随大概就是如此了。

    “那走吧,找地方住下,趁着这段时间那些老家伙没来前,先四处转转,看能不能抢先一步找到金玉藏的阵法。”情天说道。

    当然,他也知道提前找到金玉藏的阵法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连叶八炮这样一个神秘又强大的高高手强强者都无法感知到,他们这些刚踏入修炼门槛的天境,又怎么能碰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