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猎艳 > 章节目录 第99章 你不服?
    保安听到情天的话,表面上没什么,但心里边已经是忍不住嘲讽的笑起来。

    鹰还能听得懂人话?

    你还指望着它给你回话呢?

    搞笑呢?

    兽就是兽,还能跟人相比!?

    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保安虽然在心里各种嘲讽各种骂,但他脸上还是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只有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戏谑。

    然而也就是在他准备着看好戏的时候,那只鹰竟然真的有了回应。

    点头了!

    而且,还是冲着情天点头的。

    怎么可能!?

    一定是我眼花了!

    保安不信邪的擦了擦眼睛。

    完了,再定睛去瞧。

    鹰还是鹰,昂然的立在那青年男子肩膀上面,巍然不动。

    我就说嘛,肯定是看花眼了!

    保安心中长松一口气。

    然而这时候,情天却又说话了:“小黑呀,你想不想进里呀?”

    鹰点了点头。

    “那你进去别捣乱,安安静静的做一只美男鹰好吗?”

    鹰又点了点头。

    一旁的保安心肝“噗通噗通”直跳。

    这鹰还真是成精了,竟然能听懂人话?

    保安瞪大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情天则是笑眯眯的转过身,看向保安,“你看,我们小黑也都已经进行保证了,难道还是不让我们进吗?”

    保安闻言,回过神来,吞了口口水,有些艰难道:“那个,虽然这鹰点头了,可这也不能表明它一定不会在里面做出其他的事情来。”

    “如果你们真的想要进去的话,也可以,需要把鹰交给我们的工作人员来保管,等你们出来的时候再领取。”

    “这我们可做不了主。”情天笑吟吟的摇了摇头,又看向那个叫小黑的鹰,“小黑,你愿意留在外面等我们出来吗?”

    小黑顿时摇头。

    情天一摊手:“人家不愿意。”

    保安:真特么日了狗,不,日了成精的鹰!

    如果刚才这鹰只是点头,还说明不了什么,要是特意经过训练的话,用某种手势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可是又摇头了,这就不简单了。

    这鹰莫非还真就成精了?

    保安内心极度怀疑。

    但还是不能让进。

    所以,他依旧是摇头,固守本心,坚持原则,“实在是不好意思先生,即便这样,我们也依旧不允许,这是我们的规定,我也只是个打工的,要是违反规定,是要被上边开掉的。”

    保安一脸为难的样子。

    这时候,从登场到现在都没有张嘴说过话的那个女人,开口了,声音清脆,娓娓动听,听上去就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既然不允许,那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她一说话,旁边肩膀上站着鹰,貌似高冷的青年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他俩准备着走,可情天却不乐意。

    主要还是因为面子上挂不住。

    说来也是奇怪,作为一个堂堂的天境高手,本应该心胸宽广的他,也会因为这一点在某些人眼里看来的小事情而耿耿于怀。

    或许也是因为天境高手有天境高手的脾气。

    反正情天就是感觉很不爽。

    身旁两人越是说要走,他就越是感觉到被打脸打的厉害。

    “南晨,苏涵,今天这事你们就不用说那么多了,我来解决!”情天一张老脸拉下好长。

    “你怎么解决,难道还打进去不成?”苏涵,也就是那个一身白衣,宛如出尘仙子的女人,瞥着眼看向情天。

    情天尴尬的笑了笑,没说话。

    倒是那个保安,听到苏涵的话之后,立即一脸警惕,双眸紧紧盯着情天,似乎真的是怕情天一言不合就开打。

    几人正争执着的时候,酒吧大门忽然从里面打开,紧接着一阵骚乱传出。

    “麻痹的,都赶紧滚蛋,黄毛,赶紧叫救护车!”

    一群人推推搡搡的,抬着一个青年男子从里面出来。

    门口的保安看到这情形,也是顾不得情天三人了,立即迎了上去,“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卧槽,你他娘的眼瞎?没看到邹少酒精中毒昏迷过去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愤怒的踹了保安一脚。

    这一脚力量不算大,没有把保安踹倒,只是让他趔趄了下,后退几步。

    虽然心里不爽,但他也不敢表达出来。

    毕竟只要稍微表达下自己的不满,他这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黄毛,叫救护车了没?”踹人的那个青年男子看向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

    黄毛手里正拿着手机,点了点头,说道:“已经叫了,但最起码还得二十分钟才能到。”

    “二十分钟?我靠,等救护车来邹少的尸体都他妈凉了,到时候咱们都得死!”青年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赶紧把车开来,先开车去!”

    “哦哦!”黄毛点头,转身就要奔着停车场走去。

    也就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让我看看吧。”

    众人立即寻声望去。

    那个保安也不例外。

    不过当看到对方后,他的脸色顿时微变。

    那人就是刚刚他拦着不让进的三人中的女人,苏涵。

    白衣胜雪的苏涵面色平淡,不疾不徐的朝人群走来,她身侧,是情天与南晨二人。

    “你?”人群中为首的青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苏涵,“美女,你是医生?”

    苏涵轻点头,“算是吧。”

    青年顿时不悦,“什么叫算是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她说算是,那就是算是!”南晨忽然冰冷的开口,同时一股冷意从他身上扩散出,将那青年给笼罩在其中,“你,不服?”

    突如其来的冷意,让青年措不及防。

    他只感觉到一股子阴冷,以及南晨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却不知晓这真的跟南晨有关。

    只是在身子轻颤了下后,立即不爽的看着南晨,冷声道:“你特么的又是哪根葱?哪里轮得到你说话了?”

    这句话的话音刚落,南晨未说话,他肩膀上那只叫小黑的鹰却是动了。

    仿若一道灰色利剑,瞬间腾空而起。

    紧接着一声刺耳尖锐的鹰鸣将夜空划破。

    仅一瞬,小黑便是又自天而降,盘旋在了几人头顶之上不足半米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