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8章 抽疯
    姜云初弯腰往车上看了一眼:“华庭?”

    他不是消失两天了吗?

    还管她做什么?

    她赌气的扭头就走。

    容华庭的车子不疾不徐的跟在她的身后:“给你半分钟,不上车的话,明天咱们就去民政局把结婚证换成离婚证!”

    她恨了他一眼,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容华庭,你能不能有点儿契约精神?说好三个月,多一天我也不会赖着你!”

    容华庭冷淡牵唇,油门一踩,车子往容氏公馆开去。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快到公馆门口,容华庭突然将车靠边停下:“我饿了!”

    姜云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回家吧,家里有吃的!”

    “我想吃老南门那家地瓜酥!”

    “地瓜酥?”

    姜云初看了看外面黑压压的天色,劝道:“改天再吃吧,快下雨了,咱们回家吧!”

    “我偏要吃!”容华庭替她推开车门:“你去买,我在家等你!”

    “?”

    “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我现在要吃老南门地瓜酥,而你,作为妻子,替自己的丈夫买点儿点心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可马上就要下大雨了!”

    “我不管!”

    他用眼神示意她下车,马上。

    姜云初心里狂骂容华庭神经病,口中却带着讨好的语气道:“要不吃千层酥吧?我知道前面街口有一家……”

    “老南门,地瓜酥!”

    他加重了语气,透着不耐的味道。

    她无语。

    下车后,她的语气也冷了下来:“别等我的地瓜酥了,我今晚去安安那里住一晚!”

    “不行!”他果断道:“给你一个小时,我看不到老南门的地瓜酥,明天一早就民政局门口见!”

    他十分有优越感的睨了她一眼,开着车呼的从她面前驶过。

    卷起的冷风,让她打了一个哆嗦。

    该死的容华庭,这又是抽的什么疯呀?

    自从嫁给他之后,就从来没有过过一天安生日子。

    若不是为了报复姜诗儿,若不是答应过约翰潘,她早就与他解除婚姻关系了!

    长得帅有什么用?

    心肠坏成那样,谁爱上他才是真的倒霉透顶。

    姜云初心里不停的腹诽,诅咒他吃了老南门的地瓜酥拉三天三夜的肚子……

    出租车刚刚驶进老南门借口,瓢泼大雨就倾盆而下。

    从下车到卖地瓜酥的店铺,只不过七八步的距离,她就被淋了个透湿。

    风也很大。

    她捂着打包好的地瓜酥从店铺出来,亲眼看到一块飞旋着的广告牌将一名路过的女人砸得倒地不起!

    这鬼天气,实在太恶劣了。

    她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让容华庭开车来接。

    可是,想想他那臭臭的脸色,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去附近的小超市买了雨衣,又特意买了食品盒将包装好的地瓜酥密封了一下。

    如果进水受潮,地瓜酥就不好吃了。

    雨太大,出租车也不好打了。

    她只能裹着雨衣,将地瓜酥护在胸前,步行往前面走去。

    走了两三站,这才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容氏公馆,刚刚一下车,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亚瑟管家撑着雨伞迎了上来:“少夫人,快些进屋吧!雨这么大,当心淋坏了身体……”

    “好!”

    她跟着亚瑟管家进了屋,接过佣人递上的干毛巾,一面擦头发一面吩咐道:“帮我熬杯姜茶吧,我先上楼去泡个热水澡,熬好后把姜茶送我房间!”

    佣人恭敬答应:“好的!”

    姜云初正准备上楼,亚瑟管家问:“华庭先生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

    她拧眉问:“他还没回来?”

    “回是回来了!不过一个小时前,他见雨下得太大,又开车出去了……”

    亚瑟管家看了她一眼,声音低了下去:“我还以为他是去接你……”

    姜云初苦笑:“没事儿,也许他是担心别人吧!”

    她记得姜诗儿就特别怕打雷。

    容华庭一定是接到姜诗儿的电话,赶过去陪她度过这难熬的雷雨天气了吧?

    一想起姜诗儿楚楚可怜的缩在容华庭的怀里,而容华庭抱着她温言安慰的场景,她心里就特别不舒服。

    她眼底淬上冷芒,转身往楼上走去。

    这次生病住院,耗费了她四五天的时间。

    被困在医院里面,才知道健康和自由有多重要。

    所以从今天开始,她一定要加倍爱惜自己的身体,不会再让自己那么脆弱……

    湿寒的身体浸泡在温暖荡漾的大浴缸里,每一个毛孔都舒服得快要尖叫。

    泡得鼻尖上微微冒汗,又喝了辣辣烫烫的姜茶,她穿上睡衣爬上了床。

    枕着柔软的枕头,她很快就睡着了。

    结婚这么多天,她这还是第一次在床上睡觉呢。

    趁着容华庭那个变,态恶魔还没有回来,她可以睡个安生觉了。

    半个小时后,房门咚一声被打开。

    容华庭俊脸阴寒,浑身怒气大步走了进来:“姜云初!”

    姜云初睡意正酣,闻言也只是轻微的哼哼两声,便又睡着了。

    他怒不可遏,上前将她从被窝里面一把拎起。

    “姜云初,你这个坏女人,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我……怎么气你了?”

    姜云初架不住困意,说着话,还打了一个呵欠。

    他俊脸扭曲:“你还敢说你不是故意气我?你手机为什么关机?”

    “手机?手机被雨水湿透,开不了机……”

    她解释着,突然意识到他的愤怒有些反常。

    抿唇想了想,她试探着问道:“你打我手机了?你在担心我?”

    他怒:“废话!”

    说实话,他让她去老南门买地瓜酥,就是故意给她找麻烦。

    他喜欢看她炸毛,喜欢看她暴走,喜欢看她受虐。

    这几乎成了他生活中唯一的乐趣。

    似乎唯有如此,他心里被她强睡,被她强婚带来的怨气才会平复一些。

    明知道马上就要下雨了,他还是故意要她去买老南门的地瓜酥。

    就是想看她被雨淋湿的狼狈模样。

    如果她能在雨地里面再摔一跤那就更好了!

    可是,当他回到家里,左等她不回来,右等她也不回来,而雨越来越大的时候,他突然就变得焦躁忐忑,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