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3章 出力的是我,数钱的是你
    容华庭冷眸:“演技不错!我差点就信了!”

    姜云初好笑的扬起唇角:“华庭先生自己没有真心,所以看什么都像是在演戏!”

    她转过身:“不借算了!早些休息吧,夜深了!”

    他冷然说:“谁说我不借了?”

    “你愿意借我一千万?”她欣喜转身:“谢谢你……”

    他摆手:“先别急着谢,我借钱给你,可是有条件的!”

    “还有条件?”她眼神黯了黯:“什么条件?太过分的我可不答应!”

    他笑意嘲讽:“对你来说,条件很简单!”

    “说来听听!”

    “十万块,铜雀台头牌小姐的价格,你觉得如何?”

    “什么?”她没听懂。

    他眼神邪肆,轻佻道:“还记得咱们的第一夜吗?我承认,那天晚上很美妙,你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她眼神渐冷:“所以呢?”

    “所以,十万块一晚上,我借你一千万,你陪我睡一百次……”

    “容华庭,你还能再无耻点儿吗?”

    她气得怒声低吼。

    小脸上,刚刚恢复的血色又因为极致的愤怒褪成了一片素白。

    他却慢吞吞笑得玩味:“这么激动干什么?出力的是我,数钱的是你,你好好想想,这笔生意,你不亏!”

    她气得快要淤血:“容华庭,这笔生意,你还是和姜诗儿去做吧!”

    愤怒转身,她恨声又说:“把我逼急了,我就真的到铜雀台做小姐去!天下男人的生意我都做,唯独不做你容华庭的生意,不赚你容华庭的钱!”

    哼!

    气死姑奶奶了!

    她踢翻了挡路的椅子,大步就要离开。

    他唇角上扬,就喜欢看她被激怒的样子。

    可以说,她越愤怒,越炸毛,他心里就越开心,越舒坦。

    被她算计的憋闷之感,也会稍稍缓解一些。

    眼见着她就要去旁边的客卧,他慢悠悠又说了一句:“姜云初,你还有一个选择!”

    姜云初背脊僵硬,如同一只被激怒的小刺猬,恶狠狠瞪着他道:“我知道我还有一个选择!”

    “哦?你知道?”他挑眉:“那你说说,你的另外一个选择是什么?”

    “我的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将我名义上的老公送到良辰夜总会做牛郎,十万块一晚上,活好器大不粘人,富婆们肯定会排长队等着睡你……,你体力这么好,一晚上睡个七八个不成问题,我的一千万,要不了多久就能凑齐了!”

    “姜云初,你找死!”

    他俊脸黑透,随时都有原地爆炸的可能。

    姜云初的心情却好了些。

    她冲他挑衅一笑,推开了房门就要进客卧。

    容华庭闷吁一声:“蛋糕!”

    她叹了口气,只得再度转身:“什么蛋糕?拜托你一次性把话说完好吗?”

    他下颌微抬:“这蛋糕上面有九百九十九朵奶油玫瑰,一朵一万,你如果能够天亮之前全部吃下去,我就往你的账户转九百九十九万!”

    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只五层大蛋糕。

    那是一只豪华大蛋糕。

    每一层,每一面,都用奶油浇绘出一朵朵怒放的玫瑰,簇拥着,表达着最浓烈,最持久的爱意。

    她不喜欢吃甜食。

    这么油腻的奶油玫瑰,不要说吃九百九十九朵,就算吃一朵,也会腻得慌。

    她越是迟疑,容华庭脸上的笑意就越深。

    “姜云初,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想把握吗?”

    “……”

    她还是拿不定主意,总觉得这是个坑。

    容华庭怂恿道:“不试试吗?吃一朵就是一万块呢,这世上只怕没有比这个更容易赚的钱了!”

    她深吸一口气:“你说话算话?”

    他语气笃定:“绝不食言!”

    她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走过去,拿起餐盘和餐叉吃了起来。

    甜腻得过分的奶油玫瑰,只一朵,就败了她全部的胃口。

    容华庭笑容快意:“加油!我看好你哟!”

    她又吞下一朵:“可以喝水吗?”

    “可以!不过我得提醒你,喝水的话,恐怕会撑坏你的胃!”

    “那……还是算了吧!”

    她放弃了喝水,也放弃了吃别的东西来缓解口中这甜腻的味道。

    一朵,一万。

    十朵,十万。

    二十朵,二十万。

    二十三朵,二十三万……

    二十四朵……

    奶油玫瑰,在她的眼里全部变成了钱。

    细腻丝滑的奶油玫瑰,越来越难以下咽。

    容华庭重新坐回了椅子上,两条长腿交叠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淡潮说道:“怎么样?这钱赚得容易吧?比起陪我睡一百次,吃蛋糕是不是容易很多?”

    她被嘴巴里面的奶油玫瑰噎得直翻白眼,哪里还有功夫和他斗嘴?

    吃了这么久,五十朵都还没有吃到。

    而她已经想吐了!

    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是秦安安打来的。

    “云初,你睡了吗?”

    “还没……”

    “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一千万的事情?”

    秦安安充满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呀云初,都怪我太没出息,才会把你也牵扯进来……”

    “没关系!”

    姜云初看了看面前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大蛋糕,勉强说道:“钱的事情我正在想办法,你早点休息……”

    “不!”秦安安急声说道:“云初,这事儿我已经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你想到办法了?”

    她后退一步,远离了腻人的蛋糕:“潘爷不追究了?”

    “不是!”

    秦安安道:“我刚刚给以前在铜雀台的几位客人打过电话,有两位高官要员愿意包养我,其中一个是周一到周五在晋城,,另外一个是周末两天在庆城,时间刚好错开,我可以同时做他们两个的情妇……,价格都谈好了,一人五百万,加起来正好一千万……”

    姜云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里乱糟糟堵得好难受。

    隔着电话,秦安安好像也能感受到她的情绪,说话的声音,也慢慢有了些哽咽。

    “云初,你别替我担心,做情妇比做小姐来钱快多了……,等这事儿过了,我就把赚来的钱都用来捧你,不仅我捧你,我还要叫我的金主都捧你!我发誓,一定要将你捧成国际超一流的大明星……,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你站在星光璀璨的国际奖台上,加冕封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