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章 无论输赢,但求痛快
    姜云初惊得一愣一愣的:“她带男人回家过夜?那你爸爸会怎么想?”

    “我爸爸的想法根本不重要!”

    秦安安苦着脸叹了口气:“他瘫痪在床多年,吃喝拉撒睡都要人照顾……,我继母要做什么事情,他哪里能够阻止得了?”

    顿了顿,秦安安情绪恹恹的补充道:“每次我回家,看见他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看见我继母从生活上和精神上虐待他,我就想,他怎么不去死?他死了,我和他就都解脱了……”

    姜云初默然。

    她只知道秦安安的身世有些复杂。

    秦安安的亲生母亲生下她之后,精神方面便出了些问题,这些年,一直都呆在疯人院。

    几年前,她父亲娶了继母。

    继母嫁过来的时候,还带着一双儿女。

    父女两个原本冷清的生活,瞬间就变得热闹拥挤起来。

    没过多久,安安的父亲遭遇了一场非常严重的车祸,后半生都只能瘫痪在床,失去了自由行走和生活自理的能力。

    自那以后,继母就变着法儿的问秦安安要钱。

    疯人院的母亲每月需要一笔钱,瘫痪在床的父亲也需要一笔钱,家里的开支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些压力,全部都落在了秦安安的身上。

    若非如此,安安也不会放弃梦想,去铜雀台做小姐,还一做就是好几年。

    秦安安的这些情况,姜云初也都知道。

    她只是没想到,安安的继母会明目张胆的把外面的男人带回家……

    秦安安倾诉了一会儿,情绪愈发低落了些。

    姜云初抿唇想了想,说道:“安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我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秦安安一脸苦色:“我的能力,供我的父亲母亲没有问题,却没法供我继母的挥霍……,她现在胃口越来越多,上次我回庆城,把那五十万给她,她还嫌不够……”

    姜云初皱着眉头想了想:“要不咱们找机会把你继母约出来吧?我们和她谈谈?”

    “没用的!”

    秦安安摇头:“她就是个吸血鬼,但凡我的身上还有油水,她就不会放过我!”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一直任她压榨?”

    “我只能继续忍呀!”

    “她都已经对你下药,把你打包卖给老男人了,你还要忍她到什么时候?”

    “我得忍到我父亲母亲都死了,才能远走高飞……”

    秦安安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无奈和苦涩。

    姜云初却不这么认为。

    她走到秦安安身边坐下,搂着她的肩膀,神色认真的说道:“安安,你不要这么被动!你继母把你当做摇钱树,还虐待你的父亲,你应该想办法回击她,击垮她……”

    秦安安无助的望着她,弱弱说:“我……回击她?我不行的……”

    “没有人是天生就行的!”

    姜云初盯着她的眼睛,语气越来越强势。

    “安安,你应该学会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她欺凌你折磨你,你就十倍百倍的还回去!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十年,以其这样懦弱窝囊的任人宰割,倒不如放手一搏,无论输赢,但求痛快!”

    一番话,说得秦安安的眼底燃起了小火苗。

    可是,小火苗很快就黯淡了下去。

    她茫然的望着姜云初:“云初,我不是你,我没有你那样的魄力和手段……,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姜云初看着她半晌,叹息道:“你呀,就是被你继母欺压得太久了!”

    “你教我呀!云初,我也想成为像你一样快意恩仇的人!”

    “算了……”

    姜云初再度叹息。

    她抬手抚了抚秦安安光泽莹润的短发,唇角挽起一抹无奈的苦笑:“安安,你不用像我一样,你做你自己就挺好的!”

    安安心地善良,她身边的那些渣人,就由她姜云初来出面处理吧!

    两姐妹在病房里面说了一会儿话,姜云初便去帮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租住的小公寓。

    两人屁股都还没有坐热,房门便被敲得山响。

    姜云初不安的看向门口:“谁呀?”

    “开门开门!”

    屋外的人继续嚣张捶门:“我们是潘爷的人,快点把门打开!”

    潘爷的人?

    姜云初和秦安安一下子就慌了。

    秦安安拉着姜云初的手,惶恐道:“怎么办怎么办?云初你救救我,我不想被潘爷的人带走!”

    姜云初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早知道潘爷的人会追到这里,她应该带安安直接回容氏公馆的。

    她正是懊恼之际,房门已经被人猛力踹开了。

    几名凶神恶煞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秦安安,你好大的胆子!”

    为首一人说着,直接伸手抓住了秦安安的胳膊:“快点跟我们回去!潘爷说不定还能看在你这漂亮的脸蛋的份儿上,饶你一条小命!”

    秦安安吓得哇哇大叫:“云初,云初救我,我不要回去!呜呜,救我呀!”

    昨晚在皇家酒店,与潘爷共浴的那几分钟,已经成了秦安安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一想到又要回到潘爷的手中,她吓得快要魂飞魄散了。

    姜云初连忙过去:“等一下!”

    她伸手将秦安安护在身后,尽量镇定的问道:“潘爷的电话是多少?我有话要对他说!”

    为首的男人呵呵一笑:“想和咱们潘爷通电话?你觉得你够资格吗?”

    姜云初傲然扬眉:“我现在是容华庭的新婚妻子,容氏家族的少夫人,怎么?我连和潘爷通电话的资格都没有?”

    “……”为首的男人一怔:“你,你是容氏少夫人?”

    另外一名男人连忙上前,附耳低语道:“老大,没错,她就是容华庭先生的妻子,好像叫姜云初!”

    为首的男人这才拨通了潘爷的电话,将手机递给了姜云初。

    姜云初将手机放在耳边,开门见山道:“潘爷,我是秦安安的朋友!”

    潘爷苍老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传来:“安安的朋友?那就一起过来吧!”

    “不!”她清冷道:“我打这个电话给你,就是想问问秦安安的继母从你这里拿走了多少钱?我如数把钱还给你,你是不是就可以放过秦安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