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7章 它的荣幸
    “你……”姜诗儿慌乱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知道的远远不止这些!”

    姜云初硬声又道:“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不然的话,我分分钟都能够让你身败名裂!”

    在姜诗儿惊诧的质问中,她挂断了电话。

    心中的郁气也因此消散了许多。

    仁爱医院的门口。

    姜云初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一只鸡蛋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直接砸在了她的额头上。

    她还没反应过来,又是几只鸡蛋飞袭而来。

    有的砸在她的头上,有的砸在她的身上。

    蛋壳破碎,蛋清蛋黄挂满她一身。

    她无处可避,只得挺直脊背,看向不远处几名气势汹汹的女人:“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替姜诗儿报仇了!”

    “对!你用那么卑劣的手段抢了姜诗儿的男朋友,你这种人就活该被人唾弃!”

    “姜云初,你简直给我们女人丢脸!”

    “你以为你潜,规则了汪涛导演,就能拿到《东宫》女主角?哼,你这种坏女人拍出来的戏,我们是不会看的!”

    说话间,又是几只鸡蛋飞到她的身上。

    姜云初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些女人,要么是姜诗儿的铁粉,要么是姜诗儿的朋友。

    曾几何时,当她还是姜可儿的时候,也曾经被人这样维护过。

    可是现在,她已经换了面目。

    重回娱乐圈,她的身份是抢人男友并且潜,规则导演的坏女人!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能摧毁姜诗儿,她化身魔鬼也无所谓。

    她淡定的抹了脸上的鸡蛋液,深吸一口气,大步往医院里面走去。

    几个女人已经将她的囧态拍下来发到了网上,见她要走,不甘心的又嗡涌着跟了上去。

    “姜云初,你欠姜诗儿一个道歉你知道吗?”

    “姜云初,你也不搬个镜子照照自己,凭你这副德行也配做容氏少夫人?”

    “没错,华庭先生那么帅,她根本不配和他在一起!”

    “……”

    姜云初上台阶的时候,有人伸手恶意推了她一把。

    她脚下一崴,整个人往侧旁栽倒下去。

    一只有力的胳膊及时出现,从后面搂住了倾倒的她:“云初小姐你没事儿吧?”

    熟悉低沉的男人声音,让她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抬眼一看,果然是容曜。

    他深邃俊逸,气度不凡,一出现,周围那些恶行恶态的女人全都收敛了情绪,一个个露出花痴又温柔的样子。

    有人含羞的自我介绍:“容曜先生你好,我叫莉莉丝……”

    有人急切抢话:“容曜先生,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我……”

    还有的女人主动往他身边靠了过来:“容曜先生……”

    容曜表情冷峻,对这些女人的殷勤视而不见。

    他将姜云初拦腰抱起:“抱歉,请让一下!”

    在众女人诧异的目光中,挂满蛋液浑身狼狈的姜云初,就这样被英武帅气的容曜给抱走了。

    姜云初蜷缩在他的怀里,心房被一种温暖感动的情绪充斥着。

    每一次,当她遭遇困境,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都是他及时出现,帮助她,呵护她……

    她抬眼看了他一眼,低声说:“对不起,弄脏你衣服了!”

    他淡然勾唇:“它的荣幸!”

    她眨了眨眼睛,有些没听懂。

    片刻后,却忽地红了脸。

    结过婚的男人果然不一样,简单的对话都这么撩人……

    他带她来到医院洗手间。

    “你先进去冲洗一下,我这就让人给你送衣服过来!”

    “哦,好的!”

    她刚刚走了两步,又迟疑的停住了脚步:“可是,万一有人要用洗手间……”

    “不会!”

    他只简单说了两个字,她居然就信了他。

    几分钟后,就有一名女店员模样的人进来,将两只袋子递给她:“姜小姐,这是容曜先生让我送给你的!”

    “谢谢!”

    姜云初接过来看了看,除了香奈儿裙子,还有香氛洗浴和毛巾内衣等物。

    她将那条沾满鸡蛋液的雪纺裙子扔进垃圾桶,把身上的蛋液洗干净后,换上了香奈儿裙子。

    是她的尺寸,颜色和款式也是她喜欢的。

    她看着镜子中淡雅美丽的自己,唇角不由得微微勾了起来。

    这位容曜先生,真的很细心很体贴呀。

    姜云初从洗手间出来,发现站在外面的是一位陌生的女人。

    她左右看了看:“容曜先生呢?”

    “容曜先生有事儿先走了!”女人将一张鎏金名片递给她:“这是他的名片,他说你以后遇上麻烦了,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他!”

    “哦……”

    姜云初有些讷讷。

    想起容华庭对她的警告,她伸过去拿名片的手更是变得迟疑起来。

    女人将名片放进她的手里,礼貌的道了再见,转身走了。

    姜云初愣了好一会儿,才将名片放进包里,抬步往秦安安的病房走去。

    秦安安输液后已经完全好了。

    姜云初进去的时候,她正低着头,坐在床边嘤嘤抽泣。

    姜云初走到她身边:“安安!”

    秦安安抬头看向她,积压的委屈排山倒海一般涌上心头,嘴唇一瘪,哭了起来。

    “云初……,呜呜……,我继母昨天晚上给我下药,还把我送到一个老男人的房间……,呜呜,那个男人都快七十岁了,还要和我一起泡澡……”

    昨晚那场遭遇,对于秦安安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姜云初在她身边坐下,安慰道:“别哭了,都过去了!”

    “不……,我继母不会放过我的!”

    安安哭得更凶了。

    她握住姜云初的手,抽噎着说道:“我继母在外面勾搭了一个男人,那男人是个赌棍,把我继母所有的钱财都赔进去不说,还欠下了好大一笔高利贷……,我继母为了替他还债,就将我买给了一个姓潘的老男人……”

    “你继母在外面勾搭了别的男人?”

    姜云初听不下去了,愤怒道:“她和你爸爸还没离婚呢,怎么能和别的男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我爸爸瘫痪多年……”秦安安难过的说道:“她带男人回家过夜,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