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5章 蠢得可以
    她瞪大双眼,表情僵在了脸上。

    容华庭压根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醒过来。

    他眼睫轻合,正一手搂着她,一手在她的胸前做着心脏按摩的动作……

    脑子里面,适时的想起了他和她激晴满满的那一夜……

    血液在身体里面变得更加灼热,突突奔流,像是急切的想要在他身上寻找一个出口。

    小腹下面像是有一团火,让他恨不得将怀里的人儿嵌入自己的身体当中。

    心猿意马之际,耳边突然传来姜云初惊诧的声音:“容华庭,你在干什么?”

    他低下头,惊喜道:“你醒了?”

    啪——!

    姜云初抬手便是一耳光狠狠抽在了他的俊脸上。

    趁着容华庭发懵的功夫,她从床上快速坐起,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却突然发现身上的衣服包括内衣小裤全都不翼而飞了。

    她猛地转身看向容华庭:“你干的?”

    他点了点头:“是我剪掉的……”

    “容华庭,你简直禽兽不如!”

    她气急败坏,抄起枕头往他脑袋上砸去。

    她的思维还停留在容华庭用高温逼她三人同睡的阶段。

    她记得他和绮语的身上的那些秽物,那么脏,居然还把她也给弄床上去了……

    想想都觉得好恶心!

    本来就有轻微的性冷淡,这时候一想,更觉得男人是世界上最脏最脏的动物,男女之间的事情是世界上最龌龊最不堪的事情!

    再想想她刚刚醒过来的时候,他那只邪恶的大掌还在她的胸前揉呀揉,她更是气得浑身发颤。

    “容华庭,你这个败类,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姜云初,你脑子冻坏了吗?若不是我这个‘败类’救你,你现在还是一团冰疙瘩!”

    “冰,冰疙瘩?”

    她脑子有些打结:“什么冰疙瘩?”

    他冷哼一声:“早知道你这么不识好歹,我就应该让你继续呆在冰箱里!”

    冰……箱?

    她有些断片的记忆,这才把后面钻冰箱那一段连接上。

    她当时被热得意识模糊,只想哪里凉快就去哪里呆着,根本没想那么多……

    现在想来,也觉得自己蠢得可以!

    狠狠瞪了容华庭一眼,她下床就准备去找衣服来穿上。

    脚一沾地,却觉得头晕眼花,双腿发软,还伴随着眩晕呕吐的感觉。

    没办法,她只得一屁股又在床沿上坐下,揉着太阳穴道:“好晕……”

    容华庭叹了口气,将她抱起放在枕头上:“这三天你哪里都不准去!好好在家休息!”

    “不行,安安她还在医院……”

    “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他给她盖上薄被,然后下床,去了浴室。

    他必须要自己想办法泄泄火。

    天知道他昨晚忍得有多辛苦!

    当她僵硬冰冷的身体在他的怀里一点点变得香滑柔软的时候,欲,望之火差点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

    他第一次如此渴望能够完完全全的占有一个女人。

    可是她那么虚弱的昏睡在他的怀里,他担心她的身体,只能强忍着,根本不敢进犯她半分。

    好不容易等到她醒过来了,她却二话不说直接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该死的女人,等你身体好些,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砰的一声关上浴室门,打开了冷水淋浴头。

    姜云初听着浴室的哗哗水声,挣扎着又想要起身。

    可是头真的好晕,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她正愁着不知如何才能脱身,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绮语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连忙道:“绮语,帮帮忙,帮我找身衣服!”

    “抱歉,我只负责侍候华庭哥哥!”

    绮语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冷冷睨着她:“少夫人,你私生活如此混乱,根本配不上我的华庭哥哥!我希望你能够自己识趣,早点儿离开他!”

    “混乱?”姜云初一头雾水:“我怎么混乱了?”

    “你对华庭哥哥下药爬床,还潜,规则汪涛导演,这些事情网上都炒翻了!”

    “网上?”姜云初愣怔片刻,反应过来,辩解道:“谁他妈说我潜,规则汪涛导演了?要黑我就直接冲我来呀,泼人家汪涛导演一身污水是什么意思?”

    绮语耸耸肩,表情十分嘲讽:“那些龌龊事,你做没做自己心里清楚!我只想奉劝你,别玷污了我的华庭哥哥!”

    姜云初愣了愣,突然轻嗤一声笑了起来:“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这些?容华庭的女仆抑或是床伴?”

    绮语又羞又恼:“我和华庭哥哥在一起快二十年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岂是你一个外人能够比得了的?”

    “哦,你们在一起快二十年了呀?”

    姜云初淡潮道:“在一起这么长时间,那他怎么没有给你一个少夫人的名份?以前有姜诗儿,现在有我姜云初,你的华庭哥哥好像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你!我看你也只有躲在角落里暗恋你家华庭哥哥的份儿了!”

    ‘暗恋’二字,戳痛了绮语。

    她唇角抿起一抹愤怒之色,走过去正要为难姜云初,浴室里面传来容华庭的声音:“绮语?把毛巾递我一下!”

    绮语脸上的怒色这才稍稍缓减了一些。

    她狠狠瞪了姜云初一眼,拿了毛巾去浴室:“华庭哥哥,你要的毛巾!”

    递了毛巾,绮语又到衣橱前面挑选容华庭等会儿要穿的衣服。

    衬衣,西装,领带,内裤。

    每一样,都用蒸汽挂烫机熨好。

    姜云初躺在床上,看着绮语一脸享受的做着本该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情,心头十分不是滋味儿。

    心里又记挂着秦安安,便觉得这屋子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

    她用薄毯裹着身子,下床准备找衣服穿上。

    绮语斜眼看她:“少夫人,别白费劲了,门外有保镖,没有华庭哥哥的同意,你是不能离开的!”

    姜云初已经走到了衣橱前,听见这话,动作便停住了。

    对呀,门外是有保镖的……

    昨天晚上,她就是被屋外的保镖给逼得一直呆在高温房间里!

    绮语冷呵一声,得意的挽起唇角,捧着熨好的衣服走到浴室门前:“华庭哥哥,你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