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4章 狗比人更像人
    “不行呀华庭!”

    姜诗儿着急的声音里带了些哭腔:“华庭,你一定要听我说,姜云初就是你回国那天晚上,下药爬上你床的女人……”

    容华庭一愣:“你怎么知道?”

    “你没看吗?关于姜云初的事情,网上都爆开了!”

    “网上?”

    “对呀,一个小时前,姜云初下药爬你床的事情被人捅到了网上,而且她和汪涛导演潜,规则的事情也被放到了网上……”

    和汪涛潜,规则?

    这几个字让容华庭的脸色更加阴沉下来。

    他想起了在八喜影视熊启平的会客厅里面,姜云初带着秦安安闯进来的场景……

    那时候,汪涛导演对她的纵容和偏爱就令他心里有些生疑。

    不过汪涛导演在圈子里名声不错,为人也还算正派,所以他并未多想。

    现在听姜诗儿提及潜,规则的事情,他才意识到汪涛对姜云初的态度,远远超过了前辈对后辈的提携和关照。

    容华庭越想越生气,直接挂断了和姜诗儿的通话。

    然后,他一把拉开了巨大的冰箱门。

    冷气与雾气扑面而来。

    巨大的搁架上,姜云初蜷缩着身子,已经冻僵了。

    容华庭心房猛然一窒,继而一股痛意自心底涌出:“姜云初!”

    她蜷缩的姿势,都透着桀骜和强硬。

    就仿佛在说,容华庭,你这个混蛋,我宁愿被冻死也绝不向你低头……,想要三个人睡一张床,你做梦去吧!

    他鼻头一酸,心中的怨气烟消云散。

    小心翼翼将她从冰箱里面抱出来,他沉冷的目光看向呆立一旁的绮语:“叫医生!”

    绮语怔了怔,才应道:“是!”

    容华庭抱着姜云初,犹如抱着一尊精美易碎的冰雕。

    他将她放在床上后,又用剪刀轻轻剪开她身上被冻硬的衣服,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撕裂了她细腻柔嫩的皮肤。

    她还是保持着被冻僵的蜷缩姿势,身上最后一丝布料被去除的时候,整个人也没有丝毫反应。

    他心下惶恐,忍不住低头在她冰冷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姜云初,你快点给我醒过来……,我命令你,马上给我醒过来!”

    她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纹丝不动。

    绵长的睫毛上,凝着白色的冰霜。

    冷艳,绝美,如同现实版的冰美人。

    容华庭看着她,心神有一瞬间的摇曳……

    他用轻柔的羽绒被将她包裹起来,然后张开双臂,将她轻轻拥入怀中。

    医生很快就来了。

    检查了姜云初的体温,脉搏,心率等各项体征,医生的眉毛紧紧皱了起来:“大夏天的,少夫人怎么会冻成这样?”

    容华庭用羽绒被将怀里的人裹严了些,冷然锐戾的目光看向医生:“她如果死了,我也就不想再看到你了!”

    “华庭先生息怒!”

    医生吓得哆嗦,连忙低下头道:“华庭先生不必过于担心,少夫人的情况其实也不算太糟……”

    容华庭眸光一横:“说重点!”

    “是是是!”

    医生弓腰缩肩:“华庭先生不要着急,你只需要给少夫人一个循序渐进的升温环境,配合胸外心脏按摩,再过几个小时,少夫人应该就能醒了!”

    容华庭看向怀里面色苍白的女人:“你确定她不会醒不过来?”

    “华庭先生不必担心,少夫人的心率和血压由于低温虽然都有些异常,但是还不至于让她有生命危险……”

    医生又将姜云初的情况分析了一遍,最后说:“华庭先生如果不怕冻着自己的话,可以用体温为她回暖!”

    容华庭不解道:“用体温?”

    “没错!你可以用自己的体温慢慢驱散她体内的寒气,同时配合胸外心脏按摩,少夫人能够恢复得更快一些!”

    “好……,我知道了!”

    容华庭垂眸看向怀里的姜云初。

    这个女人,设计他,陷害他,逼迫他,背叛他,给他找绿帽子戴……

    他对她,明明是不爱的,明明是嫌弃和抗拒的。

    可是看见她躺在冰箱里被冻得全身白霜,他的心里却充满了惶恐和心疼。

    好害怕她就这么死了……

    按照医生的吩咐,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脱掉了。

    抱着冰疙瘩一般的她,钻入被窝。

    窗幔外面,绮语迟疑道:“华庭哥哥……”

    “你守着空调,每隔半个小时,把室温调高零点五度!”

    容华庭给出了指示。

    绮语隔着床幔往里面看了一眼,心情有些复杂的应道:“嗯,好的!”

    室温一点一点的升高。

    容华庭裹在羽绒被里面,体验着冰火两重天的酸爽滋味儿。

    他炽热的大手缓缓抚,摸过她的身体,先是沿着后脊摩挲她冰冷的后背,直到后脊渐渐有了些体温,这才移到前面,在她的心脏位置按摩着。

    姜云初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她又回到了被拐卖到荒野山村的日子。

    姓吴那家人刚刚将她买回去,就迫不及待让她和吴家独子吴宏泰睡一张床。

    吴宏泰那时候十二三岁,懵懵懂懂,对于异性已经有了那方面的想法。

    第一晚上,便将手往她的身上摸。

    她又气又怕,黑暗中,狠狠咬了吴宏泰一口。

    然后趁着吴宏泰吃痛松手的功夫,她跳下床,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外面那么黑,她连路都看不清。

    没跑几步,就摔倒在地,被吴家的人拎了回去。

    吴宏泰的父亲母亲商量了一下,考虑到她还没有成年,如果现在就让她和吴宏泰睡一起,事情闹大了恐怕会影响不好。

    于是,她的脚脖子上就多了一条铁链。

    晚上睡觉的地方,也由吴宏泰的床变成了大黄的狗窝。

    大黄比吴宏泰安全多了。

    有时候睡到半夜,吴宏泰到狗窝边来骚扰她,大黄还会帮着她咬他……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觉得狗比人更像人。

    冬天的时候,她在狗窝里面冻得瑟瑟发抖,大黄就是她唯一的温暖和依靠。

    狗窝外面飘霜飞雪,寒气入骨。

    狗窝里面却因为大黄而变得温暖。

    她舒服的伸展着被冻僵的四肢,睁开眼,看见的却不是大黄,而是——容华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