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3章 你想玩死我?
    姜云初一睁眼,就看见容华庭站在浴缸旁边,一脸阴寒的注视着她。

    她连忙坐起:“你还想怎样?”

    他面无表情:“出去!我要用浴室!”

    她狠狠瞪着他:“容华庭你这样折磨我有意思吗?”

    “有意思!”

    他拎着她的胳膊,直接将她从浴缸里面拎了出来。

    她浑身上下,水漉漉的。

    光洁如玉的身体沾珠带露,说不出的美好诱惑。

    容华庭暗沉的眼神顿时燃起了黑色的小火苗。

    他的目光从她的身上扫过,眼神越来越帜热:“你……”

    姜云初反应过来,连忙抄起旁边一只木质水瓢往他的头顶上狠狠敲去:“你流氓!”

    咚的一声。

    容华庭眼冒金星,不得不松开了手。

    姜云初连忙扯过浴巾裹在身上,大步往浴室外面走去。

    外面好热。

    没了冷水的浸泡,她热得快要眩晕。

    绮语穿着睡衣站在卧室的门口,眼神嘲讽的看着她:“云初小姐,我劝你别折腾了!进卧室,我们三个人一起睡!”

    姜云初气得心口闷痛:“第一,我现在是容华庭的妻子,我不管你和华庭是什么关系,但是请你从今往后改口叫我少夫人!第二,我宁愿和狗睡,也不会和你们一起睡!”

    绮语微微眯眼:“……”

    姜云初热得快要发狂了。

    懒得再与绮语计较,她转身就去换了一条清爽简单的裙子。

    既然容华庭容不下她,还把绮语叫过来躺床上故意气她,那她也没必要继续呆在这里讨虐!

    反正也快天亮了。

    她可以去厨房精心的准备一顿早饭,让容先生和夏阿姨看到她的贤惠和能干,远比在容华庭这里碰壁遭虐的好。

    然而房门打开,门外居然站着三名膀圆腰粗的黑衣保镖。

    “少夫人,还没到早上七点,请回去再休息一会儿!”

    “我睡不着!”

    她想要硬闯,黑衣保镖伸手拦住了她:“少夫人,请不要为难我们!”

    他们态度强硬,直接将她逼回了房间。

    容华庭冷眼看着她:“又想出去见你的野男人?”

    她气得胸痛,叹息一声道:“容华庭,关于我今天晚上的外出,我已经解释过了,是我最好的朋友秦安安遇到危险了,我才去皇家酒店救她……”

    “可是绮语跟踪你,发现你和容曜在一起!”他冰冷道:“这怎么解释?”

    “我和……容曜?”她怔了怔:“我们是在电梯里面碰巧遇上的……”

    他冷笑:“哪有那么多碰巧?”

    那神情,摆明是不信的。

    姜云初也不想给解释。

    房间里面实在太热了。

    她好想念浴缸里面的一池冰水。

    然而走到浴室门口,却怎么都拧不开浴室的门了。

    她转身看向容华庭,低声吼道:“容华庭,你想玩死我?”

    “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卧室!”他似笑非笑:“卧室里面有舒适的冷气!只要你打来热水为我和绮语清洗身体,并且为今晚的外出下跪道歉,我可以容你在床上睡一晚上!”

    “你做梦!”

    她狠狠丢下三个字,转身就去了阳台。

    阳台是封闭的落地窗,她根本一丝凉风也借不到。

    容华庭就喜欢看她急得抓狂又想不到办法的样子。

    眼见着她身上的衣服很快被汗水打湿,他心头居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感。

    “姜云初,既然你拒绝我的提议,那么我就只能祝你晚安了!”

    他打了个呵欠,搂着绮语进了卧室。

    姜云初热得连呼吸都要冒烟了。

    可是这套婚房里面,实在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降温了。

    实在热得没办法了,她只能去厨房用凉水从头浇下。

    可是这种方法根本治标不治本。

    房间里面高得吓人的温度,很快就将她身上的水蒸发干净。

    姜云初觉得更热了。

    她想要蜷缩着在地上坐一会儿。

    地板却烫得要命。

    最后,她看到了那面巨大的墙式冰箱。

    拉开冰箱门,冷气一下子扑面而来。

    她贪婪的呼吸着。

    片刻后,居然稀里糊涂的钻了进去……

    卧室里面,容华庭表面上不动神色,暗地里却一直在凝神听着门外的动静。

    屋外的温度已经将近五十度。

    姜云初就算是个铁打的女人,这时候也快被烤红了。

    他期待着她敲门,期待着她认输服软,期待着她认错道歉,然后帮他清洗身上不是脏物的脏物。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也过去了。

    屋外一丝动静都没有。

    她该不会被烤晕了吧?

    容华庭在床上辗转反侧,想要起身去看看她的情况,又觉得面子上有些放不下。

    绮语将一盏凉茶递到他的面前,恭声道:“我出去看看她吧?”

    容华庭接过茶盏喝了两口,轻轻应了一声:“嗯!”

    几分钟后,绮语面色惊惶的回来:“华庭哥哥,少夫人不见了!”

    “不见了?”他重重放下茶盏:“什么意思?”

    “我把几个房间都找遍了,没有少夫人的踪影!”绮语不安道:“门外有保镖守着,门窗也都是关着的……,可她真的不见了!”

    不见了?

    难道又去见容曜了?

    容华庭连忙下床,亲自将每个房间可以藏身的地方都找了一遍。

    姜云初,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突然就消失了。

    门口的保镖以性命担保,说少夫人绝对没有离开,房间。

    门窗周围也没有任何异动,没有跳窗逃走的痕迹。

    容华庭心里莫名的有些发慌……

    他带着人,又将几个房间里里外外找了一遍,还是没有姜云初的踪迹。

    最后,他的注意力终于落在了那面巨大的墙式冰箱上面。

    他一步步走过去,心疼和恼恨同时交织在他的心里,俊脸也因此显出了几分狰狞。

    他握着冰箱门把手,绮语突然走了过来,将手机递给他:“华庭哥哥,姜诗儿小姐的电话!”

    姜诗儿?

    她打电话来干什么?

    容华庭接过手机:“喂?”

    姜诗儿柔软动听的声音传来:“华庭,我们都被姜云初这个女人骗了!”

    容华庭看着紧闭的冰箱门,不耐道:“诗儿,我现在很忙,晚点再打给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