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2章 野男人的味道,熏着我了
    他辗转反侧,不能成眠。

    直到天色快亮,他才听见她轻手轻脚拧动门锁的声音。

    他急忙上,床,假装自己已经熟睡了。

    姜云初进了婚房,先去换了衣服,然后去洗漱间投了一把热毛巾敷脸。

    回到卧室,她轻轻捻开被子一角,刚刚躺上去,容华庭双腿一蹬,直接将她从床上蹬到了地上。

    她屁股着地,疼得唉哟一声:“容华庭,你踢我干什么呀?”

    “你身上有野男人的味道,熏着我了!”

    容华庭冷冷又道:“姜云初,你行呀,新婚第一夜,你偷偷摸摸跑出去与野男人鬼混也就罢了,居然还有胆子回来,你把我容华庭当什么了?绿帽收集者么?”

    “什么野男人?容华庭你别说得这么难听!”

    姜云初揉着屁股站起身,委屈道:“我已经给你说过了,我之所以出去,是因为我朋友秦安安遇到麻烦了!”

    容华庭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和讽刺:“你以为我会信?”

    “爱信不信!”

    她也懒得解释。

    折腾一夜,实在太累了。

    她绕过床尾,打算从另外一头上,床。

    刚刚爬上去,一条大长腿猛地蹬住她的肩头:“滚下去!”

    啪的一声。

    这一次,她直接仰跌在地上,后脑勺咚一声闷响,疼得她好半天缓不过劲来。

    该死的容华庭,今天晚上抽风吗?

    既然不让她睡床,那她去睡沙发好了。

    然而她在沙发上躺下还没有两分钟,便进来几名佣人:“少夫人,不好意思呀,我们刚刚接到华庭先生的电话,他说这沙发摆在屋里十分碍眼,让我们把它搬走?”

    姜云初烦乱起身:“搬沙发?他有病吧?”

    佣人恭敬道:“还请少夫人见谅,我们不敢违背华庭先生的意思!”

    她只得起身,看着栖身的沙发被搬走。

    她好困,好想那张柔软舒适的大床。

    可是心里又拧着劲,实在不想去面对故意刁难的容华庭。

    想了想,她搬过几张椅子并排放在一起,躺在上面打算凑合一宿,等到天亮后应付了容叔叔和夏阿姨再说。

    谁知道她刚刚睡下没多久,房间里面的冷气突然变成了暖气。

    前后不过三五分钟的时间,温度适宜的房间就热得如同烤箱蒸笼。

    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汇集到精致小巧的下颌,又顺着下颌不停往下滴落。

    她热得喘不过气来。

    拿出手机看了看,室内温度居然高达四十八度。

    她怒气腾腾,一脚踢开卧室门:“容华庭,你到底想干嘛?”

    卧室里面的冷气,让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该死的容华庭,他自己享受着冷气,享受着大床,连一张沙发都不肯给她,还把外面的温度调到那么高。

    这是要成心虐待她?

    再呆下去,她都被烤熟了。

    她一步步走进冷气十足的卧室。

    高温和低温之间的切换太过迅速,她张开的毛孔迅速的闭紧,收拢,战栗……

    意识在渐渐涣散。

    她走到那张垂挂着玫瑰色床幔的婚床边:“容华庭,婚期只有三个月,你如果一定要折磨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她的声音已经异常虚弱颤抖,撑不起该有的气场。

    容华庭深邃如琢的五官沁着一层薄霜,挺直的鼻梁下,薄唇性感得要命。

    说出来的话,却气得姜云初差点吐血。

    “姜云初,去端盆热水过来帮我和绮语把身上清理干净,然后再跪在床边,为今天晚上的私自外出诚心道歉,我就让你上,床和我们一起休息!”

    姜云初这才看见,大床上,他和绮语都穿得很少很少。

    都只有一点儿可怜的布料遮住身体最隐秘的部位。

    肮脏的秽物,沾在他们的大腿上,也沾在他们身下的床上。

    恶心得令人看一眼就想吐。

    要她帮他们擦洗身体,清理秽物?

    做梦吧?

    姜云初一转身就往卧室外面走去。

    容华庭在身后慢吞吞道:“想好了?真的要放弃这么舒适的大床和这么舒适的冷气?”

    姜云初转身,狠狠瞪着他道:“我宁愿被烤死,也不愿意与你这样恶心的畜生呆在一个房间!”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关上了。

    容华庭呼一下从床上坐起:“女人,敢和我犟!”

    绮语坐起身,自己抽纸,把身上用酸奶和凝露混合在一起的‘秽物’一一清理干净。

    完事儿后,又俯身下来,帮容华庭清理身上的‘脏东西’。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各怀心事,却全然没有一丝暧妹旖旎的气氛。

    过了一会儿,绮语低声说:“华庭哥哥,要不算了吧?别折磨她了!”

    折磨她,他心里也不好受。

    关于这一点,绮语今天晚上是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容华庭静默了片刻,沉声问:“你查到了什么?她出门去见了谁?那个意图强爆她的男人查出来没有?”

    “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在皇家酒店……”

    绮语的语气停滞片刻,才又低声说:“容曜先生也在皇家酒店……”

    “容曜也在?”

    容华庭一下子紧张起来,眼神也变得阴鸷锐戾:“他们约好的?”

    “是不是约好的我不清楚!”

    绮语如实说道:“今天晚上的情况有些复杂,潘爷的人也在皇家酒店……,等我再次看到云初小姐的时候,确实是容曜先生送她从房间里面出来的!”

    “容曜送她从房间里面出来?”

    容华庭暗眸几乎要喷出火来。

    在婚宴上,他就看出容曜与姜云初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果然,新婚第一夜,她就偷偷跑出去见容曜了……

    嫉妒之火瞬间就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

    他站起身,扯过一条薄毯围在腰间,大步走了出去。

    外面的高温让他浑身毛孔一下子全部张开,薄汗一层一层的往外渗。

    姜云初被他那恶心的条件气得退出卧室后,实在受不了外面的高温,便来到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的凉水,将身体浸泡进去。

    嗯,好舒服呀。

    脑袋枕在浴缸的边沿,闭上眼睛,正准备好好睡一会儿,突然感觉到一道阴鸷冰冷直直射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