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章 一只女人的手
    “你们确实是不会害我!”容华庭看了姜云初一眼,补充说道:“你们只会联合外人一起来害我!”

    “华庭你这是什么话?”容瑾西神色端严:“华庭,你得相信我和你母亲的眼光!那姜诗儿真的不适合你……”

    “你们怎么知道她不适合我?”

    容华庭讥诮冷嗤:“从小到大,你们操控了我的一切,该爱谁,该恨谁,都是你们说了算!现在更是连我该和谁结婚也要管是吗?”

    他情绪激动,说话间一脚就将旁边一张椅子踹翻在地。

    俊脸狰狞,强劲有力的肌肉因为愤怒而隆起,像是下一秒就要将衣服撑破,喷薄而出一般。

    说翻脸就翻脸,说发怒就发怒,十足的暗夜修罗。

    夏桑榆年轻时候就是强势惯了的,这时候当着新儿媳的面,被儿子容华庭这样一番呵斥,顿时也来了火气。

    她抬掌在桌子上面重重一拍,怒声喝道:“容华庭,你给我们摔什么脸色?我们做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

    容华庭俊脸阴寒,切齿道:“娘,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最烦的就是你打着为我好的口号,做一切我非常讨厌非常不情愿的事情!”

    夏桑榆也来了火气。

    她站起身,逼视着容华庭:“容华庭,那你来告诉我,我做的哪一件事情,不是为了你好?哪一件事情是我做错了的?”

    容华庭怒目瞪着她:“你说呢?”

    “我说?”夏桑榆深吸一口气,冷笑道:“这么多年,你一直耿耿于怀的无非就只有两件事情对吧?”

    “你知道就好!”容华庭恨声说:“我已经长大了,我的人生,不需要你们再来指手画脚横加干涉!”

    他转过身,大步往门口走去。

    一排冷煞肃然的黑衣保镖却像是城墙一般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愤然转身,怒声吼道:“你们到底想怎样?”

    夏桑榆淡然一笑:“我和你父亲当然是希望你和云初今天晚上就能正式洞房,我们都还等着抱孙子呢!”

    容瑾西也道:“对,你看你大哥的孩子都快五岁了……”

    容华庭气得脖子上青筋都凸了起来。

    他的目光,这才看向站在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姜云初:“姜云初,我还真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如此有心机的女人!”

    姜云初自从进门之后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直到这时候,房间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才似有若无的轻叹一声:“华庭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你也不用这么激动,更不用这么愤怒!请给我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之后,如果你还觉得姜诗儿是你的真爱,我自动退出这段婚姻!”

    她的语气十分平和,带着深思熟虑后的从容。

    夏桑榆忙道:“云初,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结婚都是奔着一辈子去的,哪有说离婚就离婚,说退出就退出的?”

    姜云初眼圈一红,低声说:“这事儿本来就是我不对嘛……,三个月后,如果华庭哥哥还是没法爱上我,那肯定就是我自己有问题!夏阿姨,还请你到时候不要责怪华庭哥哥!”

    “真是个傻孩子!”夏桑榆叹了口气,看向容华庭道:“你觉得呢?三个月,应该不算难为你吧?”

    容华庭的目光冷得像是淬过冰:“不要说三个月了,就算三年,三十年,我也不可能会爱上她这个心机女!”

    语气里面,满满都是嫌弃和不喜。

    容瑾西笑呵呵站了起来,以过来人的语气道:“那可不一定哦!当年我和你母亲结婚的时候,心态和你一模一样!觉得和她多呆一分钟都是煎熬,哈哈,到后来还不是爱得死去活来?”

    感情这种事情,非人力能够控制。

    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容华庭心里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可是迫于父亲母亲的压力,还是勉为其难点了点头。

    一番斟酌,四个人总算在房间里面达成了一致。

    三个月之后,若容华庭还是执意不肯接受姜云初,那桑榆和瑾西也就从此不再干涉容华庭的任何事情。

    就算他要孑然一身孤独终老,他们也都不会再说半个不字。

    说起来,四个人都挺无奈的。

    他们从二楼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楼下大厅杯觥交错,酒宴正在进行当中。

    放眼望去,除了姜诗儿,全场居然没有一个人提前离场。

    没办法呀,旷世国际这些年风头强劲,无人能敌。

    在座宾客不管心里怎么想,面子上始终还是维持着客客气气的表情,不敢露出丝毫幸灾乐祸的意味。

    姜云初和容华庭跟着应酬了宾客,便被夏桑榆送到了主楼这边的新房。

    上楼之前,夏桑榆叫住了容华庭:“华庭呀,今天晚上你就忍忍,云初的撕裂伤还没好,你别动她!”

    姜云初大囧:“夏阿姨,不要紧,我可以的……”

    容华庭冷嗤一声:“你可以什么呀你可以?你以为我在清醒的状态下,还会对你有兴趣?”

    说完,冷睨她一眼,大步往楼上走去。

    姜云初羞窘的站在原地:“夏阿姨,我……”

    “你怎么还叫我夏阿姨?”

    夏桑榆慈爱的拍了拍她的肩头:“你和华庭都已经结婚了,应该和华庭一样,叫我娘!”

    姜云初也不扭捏,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娘!”

    “誒!”

    夏桑榆高高兴兴的答应着,拉过她的手,顺势就将手腕上一只木手镯取下来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娘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这只手镯你好生留着,也算是为娘的一点儿心意!”

    姜云初见手镯是木质的,而且也没有镶嵌什么名贵的珠宝在上面,便也毫无心理压力的收了下来:“谢谢娘!”

    “好了,快上去吧!”

    夏桑榆挥挥手,眼神异常的温和。

    姜云初再次道谢,然后才一步步往楼上走去。

    新房比她预想的要温馨得多。

    木桃纹的墙裙低调奢华。

    九层塔形水晶灯散发出剔透如钻石般的光芒。

    繁复华美的手工地毯异常柔软,姜云初走在上面,都像是踩在柔软的棉花团上,恍恍惚惚,令人如坠梦境。

    新房一共九个房间。

    她沿着过厅一步步走进去,沿途却并没有看见容华庭的身影。

    直到那张巨大的婚床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才看到玫瑰色的床幔后面,隐隐约约似有人影。

    她想起那一夜他的疯狂,脸颊不由得微微有些发热。

    迟疑片刻,她走过去:“华庭哥哥?你已经睡了吗?”

    一只手伸出来,将床帘轻轻撩开。

    那是一只女人的手。

    手型很好看,皮肤也很白。

    姜云初眉梢一蹙,一抹疑惑从眼底掠过。

    这是她和容华庭的婚房,怎么可能还有一个女人在他们的婚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