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6章 湿了一大片
    小子睿根本不听他的话,更紧的抱着姜云初,神色戒备的盯着所有人。

    连亲爹的话都十分排斥。

    姜云初完全没想到婚礼现场会突然杀出这父子两个。

    她尴尬的将外套拉拢一些,遮住因为裙子下滑而露出的胸部。

    低下头,她尽量柔和的声音道:“子睿呀,你先松手,跟爸爸回医院好不好?等小姐姐这边忙完了,一定带着礼物去看你!”

    “我不——!”

    子睿眼圈发红,更紧的抱着她,还将脸蛋贴在了她的腿上。

    隔着裙子的布料,她很快就感觉到他脸颊挨蹭着的地方,湿了一大片。

    这孩子,哭了?

    姜云初心头一软:“容曜先生,他这是怎么了?”

    容曜叹了口气:“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你不见了,就开始又哭又闹,自己摘了输液针头,跳下床就到处找你……,唉……,我也是被他折腾得没办法,才会带着他上这里找你!”

    一旁的夏桑榆听得直皱眉头,不耐道:“容曜,你是怎么教孩子的?这倔脾气,怎么一点儿改进也没有?”

    “是!”

    容曜暗眸低垂:“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他!”

    夏桑榆看了小子睿一眼,沉声又道:“还有这辈分,一定不能乱!云初是你弟弟的妻子,你应该教子睿叫婶婶,而不是叫什么小姐姐!”

    “是!”

    容曜那张刚毅英气的脸,线条极冷,极硬。

    说话的语气却还是十分恭顺:“娘你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好好教子睿的!”

    “嗯!”夏桑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把他带走吧,明天设家宴的时候,再把他带过来一起吃个饭!”

    “是!”

    容曜再一次应是。

    他暗眸低沉,令人看不出隐藏的情绪。

    他弯腰将小子睿一把抱起:“我们走!”

    “我不走!”

    小子睿大声叫嚷起来,使劲挣扎:“你们骗人!小姐姐就是小姐姐,她什么时候成我婶婶了?”

    容曜俊脸阴沉,一巴掌抽在小子睿的屁股上:“听话!再闹我就不要你了!”

    “你不要我算了,我以后就跟着小姐姐!”

    小子睿挨了打,情绪更加狂躁。

    他的身体扭来扭去,就像是一条湿滑的小泥鳅,很快就从容曜的怀里挣脱了。

    然后飞快转身,占有欲极强的再次抱住了姜云初。

    他小脸有些泛红,不知道是高烧未褪,还是情绪激动所致。

    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的望着她,小模样如此可爱,实在令人拒绝不了。

    姜云初矮下身子,亲昵的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柔声说:“子睿,谢谢你昨天救了我,你很勇敢,很棒哟!”

    这一个吻,让小子睿的脸变得更红了。

    甚至,连呼吸也急促起来。

    他紧张又兴奋的抿着稚嫩的小嘴儿,唇角微微挽起,像是在笑。

    夏桑榆和容曜都有些惊讶的看着小子睿脸上的变化。

    真不敢相信,姜云初一个亲吻,一句夸赞的话,居然就让他的身上有了这么惊喜的变化。

    要知道,自从子睿的母亲温思凉离开他们父子之后,子睿的脾气就变得十分难以控制,有时候暴躁哭闹起来,一个人也能折腾一整天。

    直到他困了,乏了,睡着了,才能消停一会儿。

    不仅如此,他还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怕生。

    有时候和容曜在家里,可以整天整天的不说话。

    都不知道他的小脑袋里面在想些什么。

    容曜怀疑他心理方面可能有问题,曾经带着他去仁爱医院请专家医生看过,得出的结论是小子睿有轻微的抑郁和自闭倾向。

    心理专家也曾经制定过几套治疗方案,可惜收效甚微,他的性格丝毫也没有好转的迹象。

    却没想到,他在面对姜云初的时候,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仅话多了,性格也主动了,占有欲也出来了……

    呃,难道心理专家的治疗还顶不上一面之缘的姜云初?

    容曜想到这里,不由得又多看了姜云初几眼。

    确实是很美,很精致的一个女人。

    和当下大多数女人那种张扬的美不同,她的美毫无攻击性,也不会给人距离感……

    在面对子睿的时候,她眉眼温柔,美得很舒服。

    难怪小子睿会喜欢她……

    这时候,容瑾西穿着隆重的正装,在两名随从的陪伴下从内堂走了出来。

    看见这一幕,惊奇道:“哟,我没看错吧?咱们子睿这是在笑吗?”

    容曜收回心神,再次将小子睿一把抱起,对容瑾西和夏桑榆颔首道:“爹,娘,子睿还没完全退烧,我先带他回医院了!”

    容瑾西失声说:“子睿发烧了?”

    夏桑榆轻啧一声,抱怨说道:“曜儿,温思凉抛夫弃子已经离开你们快两年了,我早就让你另外再找一个,你们父子两个身边没个女人照顾我也不放心呀!”

    容曜暗眸低垂,沉声说:“爹娘不必担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说完,看了一眼面色阴郁绷着脸不说话的容华庭,抱着子睿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小子睿瘪着小嘴,终于在转角看不到姜云初的身影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要小姐姐!”

    “那不是你的小姐姐,那是你二叔的新娘子!”

    “我不管,她就是我的小姐姐……”

    小子睿又开始化身小泥鳅:“小姐姐,我要小姐姐……”

    “别乱动!”

    容曜快走几步,将他塞进了车里。

    关上车门,他回头看了一眼灯火璀璨的容氏公馆。

    好温暖好热闹的家呀!

    可惜,他不属于这里!

    容氏公馆内,容瑾西让亚瑟把各位媒体记者请到了旁边的偏厅用茶水,又安排在座宾客随意享用今晚的宴席。

    然后,他和夏桑榆带着容华庭和姜云初去了楼上。

    房门一关上,夏桑榆的目光就直直看向了容华庭:“你今天晚上为什么不说话?”

    容华庭俊脸阴郁,薄唇冷然勾起一抹嘲讽:“你要我说什么?我说的话你们会听吗?”

    “怎么不听?只要你说的话有道理,我和你父亲也是会考虑的!”

    夏桑榆在椅子上坐下,语重心长又道:“华庭呀,这毕竟是你的终生大事,我希望你能够高高兴兴接受这门亲事!毕竟我和你父亲是不会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