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3章 胃口是被活生生撑大了的
    “五十万!”

    “五十万哪够?”姜云初睨他道:“为了今天的晚宴,我得卖身像样的礼服对吧?还有珠宝首饰,你总不能让我戴着廉价的合成珠宝去出席那样的场合吧?”

    约翰潘算是看出来了。

    这个姜云初,这是在借机狠敲他的竹杠呢!

    不过没关系,只要她成为了容氏少奶奶,还会在乎这百八十万?

    况且,他约翰潘也不是缺钱的主!

    他只是很讨厌这种被一个女人拿捏的感觉!

    姜云初亲眼看到他又往自己的账户转了一百万,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些。

    有了这些钱,应该把秦安安从那个火坑里面救出来了吧?

    其实,在她的记忆当中,秦安安的继母以前胃口没这么大。

    最开始的三千五千,后来的三万五万,再到现在的三五十万,那个女人的胃口是活生生被撑大的。

    可怜的秦安安,还得靠着继母照顾身体不好的父亲和疯疯癫癫的母亲,所以但凡能够拿得出,就都会尽量满足继母的要求。

    姜云初打发走了约翰潘。

    午饭后出门买了新手机,再一次补办了电话卡。

    然后她又给秦安安打了电话。

    这一次接听电话的,居然还是秦安安的继母。

    姜云初在她挂断之前急声问道:“伯母,我想知道安安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你不把电话给她,我就怀疑她已经被你控制没了人身自由,我可是会报警的!”

    “你个小妮子,怎么说话呢?我是她妈,我还能害她不成?”

    继母嘀嘀咕咕的抱怨着,还是将手机给了秦安安。

    秦安安一听到姜云初的声音就哭了:“云初,云初你救我……”

    “安安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你现在在哪里?你继母是不是对你做什么事儿了?”

    “我……”

    秦安安的声音戛然而止。

    听筒里面传来的嘟嘟声,让姜云初心中不好的预感再次强烈了些。

    不行,得去看看她才行!

    她只有秦安安这么一个朋友,秦安安同样也只有她这么一个朋友。

    秦安安为了她丢了铜雀台的工作,她从经济上资助资助秦安安也是理所应当的。

    反正账户里有一百五十万,这么大一笔钱砸在秦安安继母的面前,就不信她不放人。

    姜云初主意打定,当下就搭乘高铁前往秦安安的老家庆城。

    在车上的时候,她才得空翻看了一下手机上面的最新新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卓御风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居然言之凿凿的发了一篇新闻,说容华庭和姜诗儿已经领证结婚。

    而今天晚上在容氏公馆举行的晚宴,也就相当于是一场低调的结婚宴。

    新闻还说,姜诗儿为了能够在今天的晚宴上以最光彩的面目出现在未来公婆的面前,今天一整天就在整造型,还大价钱从意大利购置了一件超级华美的晚礼服……

    还没有正式成为容夫人,就已经摆上了容夫人的谱了!

    姜云初看着她那虚伪美丽的面孔心里就来气。

    真恨不得撕下她的假面,将她丑陋的恶心的嘴脸曝光在大众的面前!

    不过算了,她眼下还抽不出空去收拾她!

    等到把秦安安从庆城平安的接回来,她再来花样撕婊。

    关掉这些浮躁的娱乐新闻,她打开了云文档。

    找到《东宫》的剧本,慢慢揣摩女主的性格,感受女主的情绪……

    两个半小时,急速高铁就将她带到了秦安安的老家庆城。

    但是让她有些意外的是,秦安安的家里面居然没人。

    她摁了半天门铃都没人应,只得又打秦安安的手机。

    这一次,秦安安的手机直接关机了。

    姜云初更加着急,直觉告诉她,秦安安这一次是出事了。

    可惜她除了秦安安的联系方式,便再也没有留秦家任何人的手机号等通讯方式。

    现在要找人,也不知道从何找起。

    她心里正是忐忑,手机响了。

    她还以为是秦安安主动联系她呢,拿起手机一看,是夏阿姨。

    她连忙将手机放在耳边,尽量乖顺的声音:“夏阿姨!”

    夏桑榆开门见山,直接问道:“姜云初,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庆城!”

    “你现在在庆城?”夏桑榆的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好几度:“谁让你去庆城的?我告诉过你,让你今天晚上七点准时来容氏公馆赴宴,你居然给我跑去了庆城?”

    姜云初在夏桑榆面前永远都那么没底气。

    听出夏桑榆声音里面的怒气,她的声音更是弱了几分:“夏阿姨,对不起……”

    “你给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哼,我看你也没那么想要和我家华庭结婚嘛!”

    “不不,我是真的很爱华庭先生,我做梦都想做他的妻子!”

    “算了吧姜云初!”

    夏桑榆冷嗤道:“如果你心里真的有华庭,如果你真的想要嫁入容家,你现在就应该为今晚的晚宴做准备,而不是去什么庆城!”

    “对不起夏阿姨,我朋友出了点事儿,我……”

    “行!既然你朋友的事情比较重要,那你就在庆城不要回来好了!”

    夏桑榆这些年因为华庭的事情脾气见长,没说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姜云初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过。

    她连忙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车站,请快点儿!”

    车上,她给夏桑榆发了一封十分诚恳的道歉信。

    夏阿姨,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要惹您生气的!

    出发来庆城,是因为我最重要的朋友出了事情,她需要我的帮助,我不能不管她!

    而且我也掐算过时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天的晚宴我应该不会迟到。

    当然,我这不是在为自己找借口,我只是不想惹您生气!

    我现在已经在回晋城的车上,三个小时后,我应该能到……

    发完信息,她心里越想越不踏实,又给安安发了信息。

    安安,你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我来庆城找过你,可是你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很担心你,如果你平安的话,请记得一定要给我回个信息,如果你遇上了什么麻烦,更要记得在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