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2章 总想在你的身上留下点什么
    秦安安和继母关系一直不好,她是知道的。

    若不是为了病重中的父亲,安安也不会一直挣钱去填那个无底洞了!

    姜云初叹了口气,将手机还给容曜:“谢谢!”

    容曜看了看她的脸色:“有什么麻烦需要我帮你吗?”

    “没有!”

    她很简单又很坚决的拒绝,然后去病床边看了小子睿。

    小家伙长得很漂亮,眼睫毛跟小蒲扇似的,形状也很好。

    将来长大了,肯定是个颜值超高的大帅哥!

    她拨了拨他额前柔软的碎发,忍不住低头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然后她站起身,对容曜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拉开病房门就准备出去。

    容曜冰冷的声音传来:“去哪?”

    她腿肚子一抽,僵在了原地:“当,当然是回家了!”

    她身上并没有受伤,之所以晕过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心里恐惧的作用。

    输了一晚上液,她现在感觉很好。

    容曜看了小子睿一眼,想起他那一口一个小姐姐的样子,语气柔软了些:“留个联系方式吧!”

    “哦,好的!”

    姜云初写下联系方式,又回头看了一眼小子睿,轻声说:“等他醒了,麻烦替我谢谢他!他很勇敢,今天若不是他,我肯定就被困死在库房里面了!”

    “我会转达的!”

    “那好,再见!”

    姜云初离开医院,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

    钱包没了,卡没了,手机和钥匙也都没了。

    辛亏仁爱医院距离她住的公寓并不远,两三站路,走回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只不过她穿着裸色高跟鞋和蜜色低胸晚礼服大白天的走在街上实在是有些吸引眼球。

    好在她也不是什么名人,还不至于引起围观。

    去物业那里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她迫不及待脱掉高跟鞋,取下胸贴,正准备把晚礼裙的拉链拉开,一道低沉阴冷的声音忽然传来:“怎么?打算用你的身体报恩?”

    她一惊,连忙捂住胸口:“潘,潘先生?”

    约翰潘从阴影处缓缓走了出来,线条过于冷硬的脸上,笼着一层令人心悸的寒意:“看见我,你很开心对不对?”

    姜云初实在开心不起来。

    她表情僵硬的牵了牵唇角:“你,你到晋城了?你是怎么进我房间的?”

    “只要我想进,这世上就没有我约翰潘进不去的地方!”他冷眸凝在她身上隐秘处,淡淡补充道:“包括你的身体!”

    她身上的毛孔乍然收紧,讷讷道:“潘先生,你先坐一下,我,我去换身衣服……”

    “不用,你现在就很漂亮!”

    他拿开她紧紧捂在胸口的双手,目光从她的脸慢慢下移,扫过她精致的锁骨,饱满完美的胸,紧致柔软的腰……

    “啧啧……,姜云初,你都不知道你现在有多漂亮,有多性感!”

    “潘先生……”

    她呼吸发颤,身体也止不住的瑟缩:“潘先生,你答应过我,不碰我的……”

    “我是答应过不碰你……,可是现在,明明是你在诱惑我!”

    他语气低郁,透着危险。

    说话间,上前两步,直接将她顶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他低下头,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云初,你真是我手中最完美的作品!”

    “潘先生,你喝茶不?我这里有……”

    “我不想喝茶!美人当前,我只想吃……你!”

    话音落,他居然一低头含住了她的耳珠。

    邪恶一咬,痛楚传遍了她的全身。

    耳垂都快被他咬破了!

    她还来不及呼痛,他的大手又直接往她的胸上摸来。

    没有胸贴,就只隔着一层布料,手感更觉柔软香滑。

    姜云初脑子嗡了一声。

    她又痛又气,猛地将他推开之后,又是一个耳光掴在了他的脸上:“潘先生,你再这样可就别怪我翻脸了!”

    “翻脸?我不怕!”他摸了摸被抽得麻酥酥的脸颊,邪性笑道:“我相信你不会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说话间,还想要往她的身边欺。

    姜云初连连后退:“你别过来!你说过你不会碰我的!”

    “我是答应过你!”他笑:“可你马上就要做新娘了,我总想在你身上留下点儿什么……”

    他伸手一扑。

    她连忙闪身躲避。

    几扑几躲之间,她来到了用来做隔断的酒架旁边。

    她被逼得红了眼,取出一瓶,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敲了下去。

    咚一声闷响。

    酒瓶子碎裂开来,淡红的酒液流过她的额头,流过她的脸。

    芬洌的酒香中,约翰潘瞪大眼睛:“你不要命了?”

    “你再逼我,我不介意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她眼神狠绝,手中的半截酒瓶子顶住了自己的脖子。

    锋利的玻璃豁口,瞬间就划破了她颈上皮肤。

    殷红的血显得十分怵目。

    约翰潘的眼神中,终于没了那份狂躁的浴望。

    他举起手:“好好好,你别乱来!我发誓,不会乱来的!”

    姜云初长吁了一口气,这才扔下酒瓶子,踉跄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约翰潘将纸巾递给她:“姜云初,我真是服了你了,连自己都能下得去手!”

    她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酒液,闷声说:“有事说事,我没心情和你闲聊!”

    “也没什么事儿!”他伸腿勾过一张椅子,坐下道:“就是特意过来恭喜你一下!”

    她翻了他一个白眼:“恭喜我又被姜诗儿关在黑屋子里了?”

    “恭喜你马上就要正式上位,成为容夫人了!”

    “好了,我知道了!”

    对于他的话,姜云初并不在意。

    她伸出手:“我没钱了!”

    “又没钱了?姜云初,你他妈是把我当提款机还是冤大头啊?”

    “我把你当救命恩人呢!”

    姜云初正色说:“我手机和银行卡都被姜诗儿给抢走了,没有钱,我现在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

    约翰潘摸出手机,又往她的账户上转了一笔钱:“还有半天时间,你好好打扮打扮自己,晚上的时候一定要漂漂亮亮出现在容氏晚宴上!”

    姜云初只关心钱:“转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