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1章 两清
    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被几只货箱压在了下面。

    她小脸苍白,灰头土脸,却也难掩她惊人的丽色。

    容曜还没来得及再打量打量这个昏迷的女人,身边的小子睿已经快步冲了上去:“小姐姐……,呜呜,你不要死……”

    他的小手用力去搬沉重的货箱:“别死……,你别死……”

    他才四五岁,哪里搬得动这么沉重的箱子?

    容曜看着他,神色微微有些动容。

    他身边的随从上前两步,低声说:“容曜先生,小少爷已经很久没哭过了……”

    不仅很久没哭过,也很久没说过这么多话了。

    这孩子,自从他母亲离开之后,就一直都有些自闭……

    容曜掐断思绪,转身对一旁惊呆了的经理和主管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帮着把货箱移开?难道都还等着我的儿子救人吗?”

    “好好好,我们这就搬!”

    众人小心翼翼,将压在姜云初身上的货箱一只只移开。

    谁都没想到,这紧锁的库房里面,居然关着一个女人。

    主管心里有鬼,隐约觉得这个女人之所以被关,应该和徐茉有些关系。

    他心里有愧,伸手就想要将昏迷的女人从地上抱起来。

    小子睿却怒吼一声,冲上前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滚——!”

    他的小姐姐,谁都不能碰。

    最后,还是容曜上前,将她抱了起来。

    小子睿微微噘嘴,哼,若我能大个几岁,我就自己抱了!

    容曜将姜云初一抱进怀里,鼻端就嗅到了她身上那股好闻的体香。

    联想到儿子身上的女人香,再看看库房里面的环境,再看看那扇小天窗,再看看这个被倒塌下来的货箱砸晕的女人……

    他什么都明白了!

    晋城仁爱医院。

    姜云初输了一晚上液,第二天早上精神饱满的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床边椅子上坐了一个男人。

    黑色的西装裁剪得体,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他宽阔的肩膀和窄劲的腰身,同样暗色系的衬衣,纽扣一丝不苟的系到了领口。

    冷漠矜贵,暗黑禁欲。

    这就是姜云初在见到容曜时候的第一印象。

    容曜感觉到她的注视,冷冽的目光淡淡往她这边扫了过来。

    他的眼神具有太强的攻击性和危险性,姜云初视线与他一交汇,便很快移开了。

    她稍稍坐起,轻咳一声问道:“先生,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他叫子睿,很萌很可爱的……”

    容曜蹙眉,子睿哪里萌?哪里可爱?

    在家的时候,子睿明明就是个小魔头好不好?

    姜云初见他不说话,更加着急起来:“你没看见?该不会走丢了吧?他那么小……”

    容曜冷然挑眉:“你是说他吗?”

    姜云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一架小床,小子睿躺在上面,小手上插着输液管,已经睡着了。

    “还好没走丢!”

    她想起小子睿从小天窗爬出去的时候,还发着烧。

    她看向容曜:“他烧退了吗?”

    容曜点了点头:“退了!”

    她松了口气:“退烧了就好,退烧了就好……”

    小孩子发烧,如果严重的话,是会烧坏脑子的。

    不过看小子睿那熟睡的样子,应该是没问题了。

    她放松下来,这才又重新看向病床边的男人:“你是他的?”

    “我是他父亲!”容曜表情凝重:“谢谢你救了我儿子!如果你不帮他从那个小天窗爬出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她连连摆手:“不谢不谢,都是应该的!”

    这么可爱的孩子,谁见了也会救的。

    容曜身体前倾,又道:“谈谈你的条件吧!”

    她反而愣了:“我的条件?”

    “对!救了我的儿子,你可以提任何条件!”

    容曜一本正经,绝不诳语的样子。

    姜云初盯着他又看了看,依稀记起在几个月前一次慈善公益晚宴上见过他。

    他当时捐款最多,所以她对他有些印象。

    好像是荣耀盛世的总裁,叫,叫容曜?

    想到这里,她不确定的唤了一声:“容曜先生?”

    “是的!”容曜将名片递给她:“如果你暂时没想好的话,我可以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好了给我打电话!”

    姜云初低头看了看,古朴的烫金体,果然是荣耀盛世的大总裁呀!

    一旁的随从插话道:“姜小姐,你运气真是太好了!救了我们小少爷,提什么要求我们容曜先生都会答应的!”

    姜云初想了想,却将名片还给了容曜。

    “容曜先生,我不会对你提任何要求!”

    “为什么?”容曜反而诧异了:“你救了我的儿子!”

    “我是救了你的儿子,可是你的儿子也救了我!如果不是子睿带你砸门救我,我说不定就被困死在那库房里面了!”

    她抿唇一笑:“所以,咱们两清了!你们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们的!”

    “……”容曜一时有些失语。

    还真是活久见呀!

    居然有人会拒绝这么好的机会?

    在晋城,谁都知道小子睿是他容曜的命根子。

    她救了容曜,就算提再过分的要求,他也会答应的。

    可是这个女人……,难道是欲擒故纵?

    容曜想到这里,目光沉了沉:“我不喜欢欠人情!”

    “哪有什么欠不欠的?我说了,我们两清了!”

    姜云初从病床上坐起,掀开被子下了床:“如果你觉得良心不安的话,就帮我把住院费结了吧!”

    穿上鞋子,习惯性的想要拿包。

    这才想起参加聚会的手拿包已经被姜诗儿给抢走了。

    电话和钥匙都在里面。

    还有银行卡。

    这下全丢了!

    她沮丧的谈了口气:“能借用一下电话吗?”

    容曜面无表情,将手机解锁后递给她。

    她给秦安安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人接起:“喂!”

    陌生的女人声音,让姜云初心弦一紧:“你好,请问秦安安在吗?”

    “你找安安?”女人戒备道:“你是谁?”

    “我是她朋友!安安她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不方便!”

    女人十分无礼的挂断了电话。

    姜云初握着嘟嘟作响的手机,心头升起了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