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8章 那事儿,翻不了篇
    他回头看过去,是一名留着小胡子的年轻男人。

    容华庭皱眉:“你是?”

    小胡子男人取出一张名片双手地上,谦恭笑道:“在下卓御风!”

    “娱乐圈狗仔第一人?”

    容华庭看向他的眼神当中,不知不觉就多了些轻视。

    卓御风并不介意他的态度。

    他上前两步,举起香槟含笑说道:“华庭先生,恭喜你!”

    容华庭十分不喜欢这个阴阳怪气又自以为是的男人。

    他冷然勾唇:“喜从何来?”

    “华庭先生,你要结婚了,这么大的喜事难道不值得道喜么?”

    卓御风是有名的大嘴巴!

    他这一句话说出,半个宴会大厅都哑寂了下来。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这边。

    “华庭先生要结婚了?”

    “未婚妻是谁啊?”

    “该不会是那天晚上与他在酒店激晴一夜的女人吧?我听说那女人也是咱们圈子的人!”

    “不会不会!华庭先生的未婚妻肯定是诗儿小姐嘛!诗儿小姐美丽动人,现在又是万众瞩目的影后……”

    “真没想到华庭先生刚刚回国就要结婚了!唉,害得我刚刚恋爱就又要失恋了!”

    “噗……,别在这里感叹了,华庭先生就算闭着眼睛找,也不会找你这样儿的!”

    众人的议论声,让容华庭的心情极为不爽。

    他沉着脸看向:“卓先生,你说话一直都这么不负责任吗?”

    “负责啊,我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可以负责!”

    卓御风一脸正经:“华庭先生,你母亲夏女士明晚要在容氏公馆设宴,款待你的新婚妻子,这事儿你不会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吧?”

    容华庭脸色阴郁:“我的新婚妻子?”

    他都还没有像姜诗儿求婚,母亲就为他们订下了婚期?而且还把这事儿提前通知了媒体?

    母亲和父亲不是反对他和姜诗儿在一起的吗?

    他们不是说娱乐圈的人不干净的么?

    这怎么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容华庭还没想通这其中的缘由,姜诗儿娉婷婀娜走了过来:“华庭……”

    她十分亲昵自然的挽上容华庭的胳膊,嫣然笑问:“在聊什么?”

    容华庭看了卓御风一眼:“在听卓大狗仔胡扯!”

    “这怎么能是胡扯呢?”

    卓御风对于‘卓大狗仔’这个名号并不生气。

    他气的是,华庭先生居然质疑他的消息可靠性。

    他拿出手机,解锁,找到内容,递给容华庭道:“华庭先生,麻烦你看看清楚,这是你母亲夏女士一个小时之前发到我手机里面的邮件!”

    容华庭微微凝眉,目光从邮件内容上面快速扫过,神色愈发凝重起来:“她到底要干什么?”

    姜诗儿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华庭你看,伯母一个小时前也给我发了信息,邀请我明晚出席设在容氏公馆的晚宴呢!”

    容华庭俊眉锁得更紧了。

    娘亲这是要闹哪一出呀?

    就算要为他和姜诗儿订婚,好歹也应该提前通知他这个当事人一下嘛!

    从别人的口中知道自己要结婚的消息,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

    他心里无比郁闷,姜诗儿倒是一脸甜蜜的依偎在他身边,柔声说:“华庭,能得到伯父伯母的祝福我很开心!虽然到现在你还没有正式像我求过婚,可是我也不介意直接进入婚礼殿堂……”

    “诗儿,对不起!”

    容华庭将身边的姜诗儿拂开一些,沉着脸低声说:“我先失陪一下!”

    姜诗儿看出他心情不好,连忙跟着走了两步:“华庭,你等等我……,你要去哪里?”

    容华庭没有回她,大长腿几个迈步,就将姜诗儿远远抛在了身后。

    姜诗儿有些尴尬,跺脚道:“讨厌,去哪儿也不带上人家!”

    卓御风在旁边含笑说道:“诗儿小姐,你刚刚从M国把金鼎奖抱回来,现在又要成为容氏少夫人,要说人生赢家,非你莫属呀!”

    姜诗儿矜持的捋了捋垂在肩侧的卷发:“我只是比同龄人更努力而已!”

    “那是那是,诗儿小姐的努力,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卓御风循循诱导:“不知诗儿小姐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聚会结束后,我想对你做一个深入的独家专访!”

    “好呀,没问题!”

    姜诗儿爽快的答应了。

    现在她风头正劲,借此机会炒一炒,为自己多积攒一些人气终归不是坏事儿。

    说不定,明年的金鼎奖她还是当之无愧的影后呢!

    至于那个睡她男人的姜云初,哼,等她正式嫁给华庭之后,再把她下药爬床的那些黑料抖出来,让她成为人人喊打的小三儿,看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想到这里,姜诗儿那张柔美的小脸上,渐渐凝起了阴冷的寒霜。

    阴暗无光的仓库里。

    姜云初一跌进去就崴到了脚。

    双手蹭在地上,破了皮,火辣辣的痛。

    她强撑着转过身,扑到门上使劲拍打:“开门!姜诗儿你这个贱人,快点儿把门给我打开!”

    喊了一阵,没人答应她。

    她也累了,靠着堆货的箱子缓缓坐了下来。

    四周很黑,空气中充斥着霉变的味道……

    她突然就想起了被关在臭气熏天小铁屋的场景……

    恐惧就像是疯长的藤蔓,从她心底疯狂滋生,肆意蔓延。

    她蜷缩着身子,惊悸的颤抖!

    她一直以为那场遭遇已经过去了,已经翻篇了。

    没想到,她现在会如此怕黑,如此怕这种封闭的空间。

    恍惚之间,她仿佛又回到了被绑架,被囚禁的日子。

    鼻端仿佛又闻到了那种比屎尿更臭的男人的气息……

    她瑟瑟发抖,蜷缩成一团紧紧抱住自己,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正是惊恐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细微声响。

    她浑身的汗毛顿时炸了起来:“谁?谁在那里?”

    房间很黑,她什么都看不见。

    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倒也消失了。

    四周一片寂静,她很快就又陷入了无边的恐惧当中。

    “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呀……”

    不会有人来救她的!

    就算她把喉咙叫破,也不会有人来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