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6章 桀骜少年与童养媳
    容华庭一双黑眸越睁越大,语气里面居然也有些惊喜:“你,你是那个童养媳?你叫啥来着?”

    “吴家人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吴翠儿……”

    “不不,不是这个名儿……”

    “你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妞妞!”

    “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妞妞,妞妞……”

    容华庭像是捡到了遗失在记忆洪流中的珍贵之物,一双墨瞳流光溢彩的盯着她:“你真的是妞妞?怎么和我记忆中的样子不像了?”

    “长大了嘛,容貌自然是会有些变化的!”

    姜云初的眼神中,有一闪而过的心虚。

    她抬手指了指眉骨上的那道浅痕:“你看,这伤疤是怎么来的你还记得吧?”

    容华庭眸色渐沉:“自然记得!”

    那时候他刚被莫名其妙送到偏僻的荒村,脾气非常暴躁,砸了剧组的摄像机不说,还动手打了剧组的工作人员。

    脾气桀骜,坚决不配合剧组的拍摄。

    那天他又发了脾气,不仅一脚踹翻摄像机,还撂下狠话,谁再拍他他就弄死谁。

    然后一拍屁股,往村外走去。

    剧组的人束手无措,最后还是现场导演的脑子转得快,想到了办法。

    现场导演找到了姜云初,诱哄道:“翠儿呀,你帮叔叔去把那个哥哥劝回来好不好?只要你把他劝回来,叔叔回去就让电视台的同事为你募捐,捐来的钱都用来供你念书好不好?”

    那时候的姜云初,正用冻裂的小手剁番薯,准备煮熟了喂猪。

    听到‘读书’二字,她黯然的眼神倏地变得异常明亮。

    她重重点头:“嗯!”

    于是她迈着小腿儿就追了出去:“哥哥,哥哥你等等我……”

    容华庭回头一看,见她身后跟着一路的剧组工作人员,摄像机正从几个方向捕捉他们二人之间的细微表情变化。

    他顿时火冒三丈,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滚开!”

    她的脑袋磕在冰冻如铁的土疙瘩上,血一下子就流下来,糊住了她的眼睛。

    她哇哇大哭:“哥哥……,疼……”

    他看到那么多血,也乱了分寸。

    他将她一把抱起,焦急吼道:“医生,医生在哪里?……,你们别拍了,没看见她在流血吗?……”

    最后,他的怒吼变成了哀求:“哪里有医生?快带我们去看医生吧?她流了这么多血,会死的……”

    剧组的人谁都没功夫带他去找医生。

    他们全神贯注的找角度抓紧拍摄,不肯放过他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这种发自内心的关切和焦急之情,是最能打动人的!

    他们有预感,这位桀骜少年与童养媳之间的节目一旦播出,他们的电视台收视率又会闯下新高了!

    容华庭痛恨这群人的冷漠,却也无法改变这种被人围观被人窥视的现状。

    他抱着她在田埂上着急乱窜,却实在找不到这个村子里面的医生到底在哪里。

    眼看着她的血越流越多,哭得也越来越厉害,最后,他含泪咆哮道:“你们这帮冷血鬼!带我去见医生,只要她没事儿,以后我配合你们,你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她被他抱在怀里,满是冻疮的小手揪着他的衣襟,哭得更凶了。

    不是因为伤口痛,也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而是因为她的心里,第一次体验到了被人重视,被人保护的感觉。

    小小的心房被一种温暖至极的情绪填得满满的,眼泪更是把他胸前的衣裳都打湿了。

    她望着他青涩又焦急的俊脸,懵懵懂懂生出一个想法,将来长大了,能嫁给他就好了!

    可是她很快就又看清了自己的宿命。

    吴家人花钱把她从人贩子手里买下来,是要等她长大些,嫁给吴宏泰,为吴家传宗接代的!

    想到这里,她在他的怀里哭得更凶了……

    时隔多年,两人面对面再来回想这一幕,依旧心有所感,眼眶微湿。

    容华庭叹息一声:“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姜云初眼眶红红,低声说:“这些年,我一直发奋用功的念书,就想着到晋城能够再见到你!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也是希望重逢之日,你不会对我失望……”

    “呜呜,好感人啊!”秦安安在一旁抹泪,低声抱怨道:“云初,亏我还把你当成是最好的朋友,我居然不知道你有这样一段经历!”

    “被人贩卖的那几年,是我人生当中最黑暗的几年,都已经过去了,不提也罢!”

    姜云初擦了眼泪,撑笑看向容华庭:“现在,你相信我对你的爱不是无中生有了吧?从那年开始,我就想要嫁给你,想要做你的妻子!”

    “不行!”

    容华庭一口回绝。

    他那张俊脸上,刚刚缓和的神色也瞬间变得冷凝:“我的结婚对象是姜诗儿!除了她,我不会另娶别的女人!”

    态度坚决,没有半丝回寰的余地。

    姜云初红红的眼眶迅速涌上水雾:“可是,我已经把第一次给你了啊……”

    “少给我扯这些!”他无情的瞥她一眼:“说吧,你的第一次,打算卖多少钱?”

    “你……”

    姜云初还没来得及说话,高坐在红木藤椅上的容瑾西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怒声喝道:“容华庭!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

    容华庭被他一喝,气势弱了些,语气却依旧十分坚定:“我有说错吗?姜云初和铜雀台的小姐是好朋友,她自己又能干净到哪里去?如果谁要了她的第一次谁就必须要娶她的话,那这个要了她第一次的人也太倒霉了!”

    姜云初低下头,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下来:“华庭哥哥,你这样说,我真的很难过……”

    “好了,别哭了,多少钱,直接开个价吧!”

    容华庭将纸巾递给她,没好气的说道:“你收了这钱,我看在小时候那段经历的份儿上还能继续与你做朋友!如果你死缠烂打非要破坏我和姜诗儿的话,我可就……”

    “容华庭!”容瑾西愤怒起身,叱道:“你到底还有没有做事的原则和底线?如果你心里真的只有那个什么姜诗儿,区区一杯药酒又怎么可能让你和这位姜小姐发生关系?既然发生了关系,你就应该对人家姜小姐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