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章 昨晚是我的第一次
    容华庭说完,目光又落在神色惊惶,一脸泪痕的秦安安身上:“把她也给我带上!”

    “是!”随从朗声答应。

    秦安安吓得双腿发软,一脸哀求的看向姜云初:“云初……”

    姜云初拥抱着她,歉疚道:“对不起安安,是我连累了你……”

    她们姐妹两个,本来是计划得天衣无缝的。

    只是,她们的计划遇上容华庭,就变得破绽百出,不堪一击了。

    姜云初拍拍秦安安的后背:“安安别怕,不会有事儿的!”

    一行人上了车,往容氏公馆开去。

    容氏公馆已有上百年历史,前些年又向外扩建了一番,除了最中心有东西南北四座主楼之外,四面还各有东南西北四座跨院。

    跨院之外连接着长长的大理石回廊,回廊向前延伸,分别通向东边占地极广的宴会大厅,西边儿各种顶级配置的健身娱乐射击场,南边儿是天然冷暖温泉游泳池,北边儿是占地极广的直升机停机坪。

    地下还有珍藏着各国名酒的酒窖,还有体验绝佳的观影院,以及令人瞠目结舌的藏宝室。

    二十多年的时间,容瑾西和夏桑榆已经将容老爷子交在他们手里的家业,发展壮大了好几倍!

    旷世集团,也早就成了享誉全球的旷世国际。

    然而创业容易守业难呀!

    偌大的家业,他们夫妇二人却不知道应该交给谁。

    交给容曜吗?

    容曜自从十八岁那年,得到容瑾西从旷世国际剥离出来的夏氏集团之后,便奋发图强,一个人把夏氏集团经营得风生水起。

    现如今夏氏集团被他更名为荣耀盛世,实力直逼旷世国际。

    他这人硬气得很,从母亲夏桑榆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便明确表示,既然容瑾西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那他便不会继承旷世国际一丝一毫的家业。

    排除了容曜,便只剩下了容华庭。

    可是容华庭的性子自小就叛逆极端,早些年跟着乔玉笙形成的那一套价值观是非观很难更改。

    成长的过程当中,更是做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夏桑榆和容瑾西想方设法,不仅没能把他身上那股凶戾残暴之气磨掉,反而还在他十四岁青春期的时候,激发了矛盾,逼得他远赴M国,这十多年,很少回国,也很少给他们做父母的打电话。

    夏桑榆有时候心灰意冷,会想着把家业全部留给女儿容多爱。

    可是容多爱醉心于演艺圈,还没从北影毕业,便已经拍了几支广告,反响还都不错。

    看她这样子,长大了也是要混娱乐圈,混名利场的。

    她对于家族产业根本不关心。

    到现在问她旷世国际旗下有哪些子公司,她恐怕一个都答不上来。

    所以思前想后,夏桑榆和容瑾西还是只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容华庭的身上。

    这次他从国外回来,无论如何都要绊住他,不让他再走了!

    容华庭带着姜云初和秦安安来到主楼这边,管家亚瑟连忙迎了上来:“华庭少爷,你可算是回来了!”

    容华庭将外套抛给他,沉脸问:“我爸我吗呢?”

    “在里面等着你呢!”

    容华庭大步走入主楼。

    刚刚一进入大厅,便看见父亲容瑾西穿着一套裁剪得极为合身的正装,气势威严的坐在那张红花木藤椅上。

    岁月并未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只有那双深沉锐戾的眼睛,看向他的时候又多了些迫人的份量。

    母亲夏桑榆穿着淡雅得体的烟色套裙,容貌端丽,眉目温和。

    小的时候,容华庭曾经不止一次看到过母亲在真面目与假面目之间来回切换,所以他有时候就很恍惚,觉得自己的娘亲是那么的不真实,让人难以亲近。

    这些年,潜在的危险似乎已经解除了。

    母亲便也恢复了本来面目。

    只可惜,他习惯了她的假面,现在看着她的真面,反而有些不能接受。

    他上前几步,在父亲母亲面前的蒲团上跪下,接过亚瑟地上的孝敬茶,双手奉上:“爹,娘,我回来了!”

    容瑾西接过茶盏,轻呷一口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夏桑榆的目光却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两个女人,喝茶后语重心长道:“华庭呀,你也快二十七了吧?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成个家了!”

    容华庭眸色黯了黯:“娘,我二十八了!”

    “哟,都二十八啦?”夏桑榆想了想,点头说:“我记起来了,你的生日就在下月初呢,确实是二十八了……”

    容瑾西接话道:“华庭好多年没有在家过过生日了,桑榆,咱们可得好好给他操办操办!”

    桑榆含笑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容华庭却站起身,硬声说:“就不麻烦你们了!我和诗儿商量好了,等她回来我们就去澳洲旅行,生日就不过了!”

    “诗儿?”夏桑榆脸色沉了沉:“你还和那个姜诗儿有来往?华庭呀,娘亲早就说过,娱乐圈的女人她不干净……”

    “您以为,我能干净得到哪里去吗?”

    容华庭的声音也冷了几分。

    他斜睨了一眼垂首站在旁边的姜云初,冷笑道:“娘亲,她叫姜云初,昨晚和我滚床单的就是她!!等诗儿回来,我会亲自给她解释,如果她不介意的话,我打算和她把证领了!”

    姜云初自从踏入容氏公馆心里就有些莫名的紧张。

    她虽然是近些年才到晋城生活,可是关于容瑾西先生与夏桑榆女士的传说,她却是早就听闻过的。

    这时候见到传说中的主角,心情难免就有些激动。

    她上前两步,颤声道:“容叔叔好!夏阿姨好!我,我昨晚喝醉了,不知怎地就和容先生睡一起了……”

    说完,她将早就准备好的医生诊断书双手捧到夏桑榆的面前:“我是身家清白的女孩子,昨晚是我的第一次……”

    夏桑榆接过,简单看了两眼,一下子就被撕裂伤三个字给震到了。

    她抬眼看向容华庭,责道:“华庭,你把人家好好儿一个黄花闺女整成了中度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