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章 娘亲的车轱辘话
    秦安安是姜云初最铁最铁的闺蜜。

    见她被人如此凌虐,姜云初顿时火气上头。

    “都给我住手!”

    她快步上前,操起茶几上的啤酒瓶,对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脑袋就要敲下去。

    另外一个男人却眼疾手快,反手拧住了她的手腕。

    “姜小姐,我们老大等你很久了!”

    她被拧住胳膊,连腰都直不起。

    抬起头,却看见容华庭正叠腿坐在沙发上,冷峻面庞被身后流光溢彩的壁灯衬得俊美非常,无端端多了几分邪气。

    他只动了动手指头,她身后的人便放开了她。

    她瞪着容华庭,冷笑道:“容先生也干起欺凌妇女的事情来了?”

    他墨瞳盯着她,整个人都散发着丝丝寒气:“姜云初,我真是小看你了!”

    姜云初也敛了笑意:“你放了她,要杀要剐冲我来!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和秦安安没关系!”

    “和她没关系?”他危险勾唇:“若不是她在我的酒水里面下药,我昨晚会碰你?”

    除了十四岁教他性启蒙的那个女孩子,这十多年以来,他从未碰过别的女人。

    连姜诗儿也不例外。

    可是昨天晚上,一杯加料的酒水,轻易摧毁了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让他和这个见鬼的姜云初发生了关系!

    现在,他恨不得把这个罪魁祸首秦安安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恨。

    他身体后仰,一个眼神示意,两名男子又走到了秦安安身边。

    褪下了裤子。

    秦安安吓得失声惊叫:“救命……,云初救我呀!”

    姜云初切齿吼道:“容华庭你住手!”

    “呵——!”容华庭冷笑:“想救你朋友?”

    姜云初深吸一口气:“说吧,要怎么才肯放过她?”

    “很简单!把你存在云空间的图片和视频全部删除,并保证以后不再纠缠我……”

    “好!我答应你!”

    姜云初一松口,秦安安反而意外了。

    她抬头看向姜云初,含泪摇头说:“不……,不要呀云初,你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不要为我……”

    “以后还有机会的!”

    姜云初冲她宽慰的笑了笑,转身又对容华庭说:“给我一台电脑!我当着你的面删掉所有存档,你也必须遵守承诺,以后不准再找安安的麻烦!”

    “没问题!”

    容华庭倒也爽快,当下便叫人替秦安安松了绑。

    电脑很快就送到了姜云初的面前。

    她登录账号,将昨晚辛辛苦苦拍下来的图片和视频一一删除。

    几分钟后,她站起身:“好了!我现在可以带安安走了吗?”

    “可以!”容华庭满意的点头,示意手下人放行。

    姜云初抽了一张桌布裹在秦安安的身上:“我们走吧!”

    秦安安拉着她的手,哭得抽噎:“云初,对不起,我害得你的功夫都白费了……”

    姜云初眼圈微红,抬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哽咽说:“傻瓜,和你的安全比起来,这些都不重要!”

    姐妹两个手牵手,刚刚走到包厢门口,身后突然传来容华庭的冷戾低喝:“拦下她们!”

    “是!”

    几名随从,很快就将姜云初和秦安安带到了容华庭面前。

    姜云初怒瞪道:“容华庭,我都已经删了,你还要怎样?”

    “你删了?姜云初,阳奉阴违的本事你简直是登峰造极了!!”

    容华庭语气森寒,抬手将一只平板电脑扔在她的面前。

    她抬眼扫了一眼,赫然发现热搜最醒目的位置上,高悬着一条红粗体新闻:劲爆!容世继承人与神秘女人激晴一夜!

    下面还配了图。

    图片中,她的脸被一只卡通图完全遮住,他充满情欲的脸却被完全曝光。

    两人的身体暧昧交缠,地上还隐约可见几只用过的情趣套套。

    她脑子嗡的一声炸开:“谁发的?”

    “你问我?”他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怒声吼道:“这种时候你特么还给我装糊涂?不是你还能是谁?”

    她吓得一个瑟缩,颤声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都删掉了……”

    “你还装?”

    容华庭的眼神中凶光迸溅,上前揪住姜云初的头发,正要发难,茶几上面手机响了。

    随从捧起手机,一脸狗腿儿的送到他面前:“容先生,是您母亲打来的电话!”

    容华庭眸光暗沉,这才放开姜云初。

    他接过手机:“娘……”

    旷世国际掌权人夏桑榆女士的声音不悦传来:“华庭,你翅膀硬了是吧?出国这么多年,不给家里打电话也就算了,回来了也不通知一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和你父亲?啊?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家?”容华庭淡潮一笑:“那是我的家?”

    夏老夫人语气一沉:“华庭,你这是什么话?我和你父亲把你养到这么大容易吗?当年我……”

    “好啦,我知道啦!”

    容华庭揉着发胀的太阳穴,苦闷道:“你又要说你当年你为了找我出生入死吃了很多苦头对吧?你又要说我小时候有多叛逆,你为我的教育伤透了脑筋对吧?娘,你的车轱辘话我都能背下来了!”

    “你能背下来又怎样?你有设身处地为我想过吗?你心里有我这个当娘的吗?”

    夏桑榆想起了早些年的颠沛流离;想起了那种亲者痛仇者快的蚀骨之痛;想起了为了两个孩子提心吊胆的生活。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就哽咽了。

    容华庭叹了口气:“好了娘,别哭了,我现在就回家看你和我爸!我还给你们带了礼物……”

    “我不要你的礼物!”夏桑榆道:“你把昨晚和你一起鬼混的那个姑娘给我带回来,我要见见她!”

    “你要见她?”容华庭斜睨了江云初一眼:“还是算了吧?”

    “不行!你必须把她给我带回来!”

    夏桑榆说完,十分果断的挂了电话。

    容华庭没办法,只能再度叹息:“姜云初,打扮打扮,跟我回家见我娘!”

    姜云初怔了怔:“现在就见家里长辈?这么说,你是愿意娶我了?”

    “谁说我愿意娶你?”容华庭冷哼道:“带你回去,是希望你能够在我娘面前,把你陷害我的事情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