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34章 心里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
    夏桑榆十分抗拒他的触碰。

    她将手抽回来:“你要带我去哪里?”

    “当然是去咱们的婚房!”

    姜炫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请吧!我会给你一个十分美妙的夜晚!”

    她暗攥手中的匕首,笑道:“好呀,我也很期待!”

    瑾西和孩子都已经离开了,她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婚房很大。

    床也很大。

    姜炫如同帝王一般在床边坐下:“过来,帮我把衣服脱了!”

    她纠结着站在床边:“我需要一点儿时间做心理准备。”

    “有什么好准备的?!”

    他伸手扯过她,大掌抚过她战栗的后背,低笑说道:“放心,我不会硬来的……,我会陪你把前戏做足……”

    她心里厌恶得要命,脸上却不得不撑起微笑:“真的很抱歉……,我过不了我心里这一关,要不咱们喝点儿酒?也许我能放松些……”

    “你在为他们拖延时间?”他猛地擎住她小巧的下颌,锐煞的眸光狠狠镬住她的心神:“你不相信我?害怕我出尔反尔又将他们抓回来??”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些紧张……”

    “怎么?没伺候过男人?”

    他的大掌摸上她嫩滑的脸颊,暗笑道:“就喜欢看你这瑟瑟发抖的样子,像个纯情的小处,女……”

    夏桑榆避不开他的触碰,只得硬着头皮说:“姜炫,你别取笑我了……,脱衣服是吧?好,我帮你脱!”

    “这还差不多!”他放开她:“来吧,证明给我看,你和那些克隆女人还有哪里不同!”

    “好,我会努力证明的!”

    她纤细白皙的小手放在他的衣襟上,颤抖着,好久也解不开一颗。

    他噬血的唇片扬起:“真没伺候过男人?呵呵,你这又羞又怯的样子,我很喜欢!继续吧!”

    “是!”

    她低声应着,手指滑向他的第二颗纽扣。

    这里,是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她靠近他,一手替他解纽扣,一手攥紧了水果刀,对准他心脏的位置猛地戳了下去。

    噗的一声,血一下子喷溅出来。

    她迅速抽刀,往后面退去。

    姜炫正沉浸在她温柔的触摸和沁人的体香之下,突然之间就感觉到心口传来一阵难忍的剧痛。

    该死的女人,居然刺伤了她。

    他大掌一伸,猛地将她拽到了跟前:“你不想活了!”

    “我,我……”

    夏桑榆看到他眼底泛起的血色,心里害怕极了。

    她颤抖着,挣不开他的钳制,干脆扬起手,又是一刀要往他的心口刺去。

    “贱人!”

    姜炫怒哼一声,抬手将她使劲扔了出去。

    她的身体凌空而起,后背撞倒了不远处的黑色石柱,这才停下来,重重跌在地上。

    喉头一阵腥甜,一口血噗的喷了出来。

    “姜炫你这个魔鬼,有本事你就直接杀了我呀!”

    “杀你?”

    姜炫慢慢走到她的身边,阴笑道:“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他伸手摸了摸心口上的伤,舔舐着染血的手指,阴笑道:“看来你喜欢玩虐的!”

    夏桑榆下意识往后面缩了缩:“你想怎样?”

    “洞房夜,你说还能怎样?”

    姜炫伸手将她一把拽起,扔在了宽大的床上。

    夏桑榆刚刚想要奋身坐起,大床上面突然弹出铁锁链和铁爪子,直接将她的四肢锁牢。

    锁链咕噜噜滑动之间,她的身体被拉拽着凌空悬了起来。

    五马分尸的姿态,让她大惊失色。

    “姜炫你这个疯子!你快点放我下来!”

    “放你下来就不好玩了!”

    姜炫低头看了看心口上的伤。

    狠心的女人,戳得可真够深的。

    如果再不止血的话,只怕会有性命之忧。

    好在他的手中有全球最精湛的医疗团队,研发出来的药物每一种都足以震惊医学界。

    止血生肌的药物,更是立竿见影,不会妨碍他今天晚上行洞房之事。

    他目光如豹,饥渴的盯着她那因为悬空而更具诱惑的身体:“你先等等我!我去去就来!”

    “放开我……”

    夏桑榆话还没有说完,姜炫已经出去了。

    她不停挣扎,可是手腕足腕上的铁链就像是长在她身体上一样,根本就挣不开,甩不掉。

    几分钟之后,她彻底泄气了。

    算了,认命吧!

    只要瑾西和孩子们脱离模糊,一切便都无所谓了。

    她颓然的叹了口气,绝望的合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耳边却隐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姜炫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疑惑的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那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小榆。

    小女孩儿正在床边四下摸索,看样子,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明知道她只是一个克隆人,夏桑榆还是忍不住为她担心:“你在找什么?姜炫就快回来了,快走吧……”

    “我在找开关!”小女孩儿紧张的说道:“我想救你出去!”

    “你想救我?”

    夏桑榆心里一暖:“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因为……”

    这个问题好像难住了小女孩儿。

    她停下动作,抿着嘴唇认真的想了想,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她是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催生出来的克隆人。

    她的思维,根本支持不了她想这么深奥的问题。

    她只知道,这个叫龚知夏的女人,虽然长着一张和她完全不相同的脸,可是她们的身上似乎又有着某种玄妙的联系……

    想不通,她便干脆不再去想,低下头,继续在床的周围继续摸索机关所在。

    夏桑榆完全没想到这个克隆小女孩儿会救她!

    也许就因为她是她身上的一颗细胞,所以潜意识里,她也不想看到她被生不如死的困在这里吧?

    思及此,夏桑榆看向小女孩儿的眼神便柔软了许多。

    “小榆!”

    “嗯?”

    “如果我能离开这里,你跟我一起走吧?”

    “我不走!”

    小女孩儿的语气格外坚决:“我在这里住习惯了!不喜欢外面的世界!”

    “……”桑榆有些无语。

    转念一想,便也释怀了。

    小榆是克隆出来的小女孩儿,自小就离不开催生细胞分,裂的药剂,一旦离开这地下亡国,只怕也是活不长的吧?

    心里正感慨,小女孩儿突然惊喜道:“找到了!”

    咔哒一声,夏桑榆手腕上脚腕上的锁链全部开启。

    夏桑榆失去锁链的牵引和支撑,啪一声掉下来,落在软哒哒的床上。

    小女孩儿连忙过去:“我带你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谢谢你!”桑榆看着她明亮的眼睛,忍不住又伸手抚了抚她柔软的头发:“小榆!”

    小女孩儿却十分害怕被人触摸。

    她惊悸的往后面缩了缩:“阿姨,咱们走吧!”

    “好!”

    夏桑榆不敢怠慢,顺手扯了一张薄毯裹住穿着过少的身体,跟着小女孩儿就快步往外面走去。

    小女孩儿对这里很熟。

    带着她几弯几绕,上了一辆小火车。

    火车在城中嘀嘀呜呜的开了约莫二十多分钟,在一个三岔路口停了下来。

    夏桑榆牵着小女孩儿的手从车上下来:“小榆,应该往哪边走?”

    小女孩儿抬手一指:“那边……”

    刚刚说完,她心口处的皮肤下面,突然闪起了红色的示警灯。

    夏桑榆想起容瑾西曾经说过,温驰自毁之前,心口处也曾经闪过这样的红灯。

    她不安的看向小女孩儿:“你这是?”

    小女孩儿的脸色十分灰败:“主人发现了!他生气了!”

    “那现在怎么办?他会杀了你吗?”

    桑榆拉着小女孩儿的手:“小榆,跟我一起走吧!离开这里,他就不能……”

    “不行!”

    小榆猛地抽回手,急声说:“我不能离开这里!你快走吧,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就能看到向上的阶梯,那就是来时的路……”

    小榆说话的时候,心口处的红灯闪烁得愈发剧烈了。

    她看了夏桑榆一眼:“阿姨,再见!”

    转过身,她快速的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夏桑榆也知道带她回去不现实,又记挂着容瑾西和两个孩子,便也转身往来路快步跑去。

    跑了约莫五十米,心里突然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

    她本能的回头往小榆的方向看去,只见两秒之后,她奔跑着的小小身体猛然之间化作一捧轰然炸开的焰火,倏地腾烧了起来。

    她心房一窒:“小榆……”

    虽然小榆是克隆人,可是亲眼看到她化为灰烬,桑榆心里依旧觉得很难过。

    她正为小榆惋惜着,突然看见姜炫那高大的,阴鸷的身影往这边逼近过来。

    他心口上的伤已经被包扎过,看不出丝毫血迹。

    那张苍白阴郁的脸浮着阴煞冷笑:“我的新娘,你怎么跑出来了?”

    夏桑榆连忙后退:“姜炫,你,你杀了小榆?”

    “克隆人而已,不值得你同情!”

    姜炫无情的说着,一挥手,便有七八名克隆男人往她这边快步跑来。

    夏桑榆连忙转身,快步往来时的路上跑去。

    她跑得很快,这些克隆男人跑得更快。

    十分钟不到,一名克隆男人就抓住了她的胳膊。

    姜炫在身后冷声吩咐:“我要活的!”

    “好的,主人!”

    克隆男人答应一声,拽着夏桑榆就要往回走。

    一颗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子弹,呼地击中了克隆男人的脑门。

    鲜血溅到夏桑榆脸上。

    她一下子就懵了。

    直到又一颗子弹射来,击中了旁边另外一名想要伸手抓她的克隆男人,她才意识到,有人在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