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30章 主人让我来接你
    一个小时之后,容瑾西赶到医院,夏桑榆已经收拾了随身之物,在病房门口等着他了。

    两人离开医院,驱车在城中转了一圈。

    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人跟踪他们。

    桑榆不安的问:“瑾西,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容瑾西道:“我在庆城和锦城各有一栋别墅,是为曜儿和小华庭准备的成,人礼物,我们可以去那里避一避!”

    “不行!”

    夏桑榆一口就拒绝了:“既然是为他们准备的成,人礼物,咱们就别把麻烦带过去!”

    容瑾西侧眸看她:“那你说我们应该去哪里?”

    “去墨尔庄园吧!”

    “墨尔庄园?”

    “嗯!墨尔庄园位于广袤的丛林深处,进去的路标错综复杂,外人根本看不懂,也进不去!”

    夏桑榆认真分析道:“而且,就算真的有人追到墨尔庄园要对咱们不利,咱们也可以躲到丛林中去……,而且宫氏陵墓也是绝佳的藏身之所。”

    容瑾西点了点头:“好!那就去墨尔庄园吧!”

    夏桑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墨尔庄园了。

    也不知道方德管家和哥哥留下的两个孩子过得好不好?

    沫儿和品柔其实都挺可怜的……

    她们被她摘去了子宫,也不知道将来的成长当中,会不会有什么异变?

    她们长大了,应该不会恨她吧?

    夏桑榆靠在车窗玻璃上,看着飞掠的街景,再度陷入了深深的忧虑当中。

    车子驶出市区,驶上了长约数里的跨海大桥。

    一个小时后,车子颠簸在丛林的小道上。

    桑榆按照记忆中的路标,指挥着容瑾西将车子往丛林深处开去。

    日头缓慢西沉,燥热又恍惚的一天,快要过去了。

    丛林中,光线更加昏暗。

    容瑾西打开了车灯:“桑榆,我怎么觉得这路有些不对呀?”

    按理说,车子开了这么长时间,早该到了。

    他有过迷路的经验,也是如现在这般,越走心里越不安。

    夏桑榆趴在车窗往外看了看,纳闷儿道:“没错呀,我们一直都是按照路标在走……,可是这四周的景致好陌生……”

    她记得回墨尔庄园的途中,没有这种会在夜色下泛着银光的阔叶树。

    这么说来,是路标变了?

    她迷路了?

    车子又往前面开了几里,这下连路标都找不到了。

    容瑾西将车子停下:“桑榆,咱们这是到了哪里?”

    他拉开车门,就想要下去看看。

    夏桑榆却想起很久之前的某一次,在前往墨尔庄园的途中,被饿狼围攻的场景。

    她连忙抓住他的手腕:“瑾西,别下去!”

    她冰凉的掌心让容瑾西明白她此刻有多紧张。

    他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背道:“好,那我不下去,就在车上陪着你!”

    他从车上取出巧克力和饼干,又将一瓶矿泉水递给她:“吃点东西吧,先在这里歇一晚,天亮了再继续赶路!”

    她点了点头:“嗯!”

    天亮了才好辨别东西南北嘛。

    容瑾西用纸巾擦了擦她流到嘴角的巧克力液:“要不给方德管家打个电话吧?让他派人来接咱们?”

    她摇头:“过了这么多年,我早就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了!”

    “那座机呢?我记得墨尔庄园是有座机的……”

    “座机也早就成了空号!”

    她喝了两口水,叹道:“算了,先休息吧,等到明天再说!”

    两人吃了些东西,又说了一会儿话,容瑾西便搂着她睡着了。

    自从在马来西亚一把大火烧了姜炫的卧室开始,容瑾西就一直都处于提心吊胆的高度紧张当中。

    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担心桑榆的身体。

    害怕她熬不过丛林中的艰难环境,会在持续的高烧中离他而去。

    后来回到了晋城。

    他将夏桑榆交给肖鹏,衣不解带的守在她的身边,祈祷她能够快点好起来。

    一周前,她的高烧终于褪下来了,身体的各项体征也慢慢恢复了正常。

    他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让随从去学校接曜儿和小华庭,想着能有两个孩子陪在夏桑榆的身边,她的身体肯定能够恢复得更好。

    可是,随从到了学校,却被告知孩子已经在前一天就被人接走了。

    容瑾西顿时方寸大乱,马上动用全部力量,在全晋城乃至整个Z国寻找两个孩子的下落。

    同时,他还报了警。

    然而各方力量全力以赴的情况下,两个孩子还是音信全无。

    他不敢把这事儿告诉给桑榆。

    害怕她担心,害怕她的身体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他能做的,只能是一方面照顾她安慰她,一方面抓紧时间继续寻找曜儿和小华庭的下落。

    时间一天天流逝,两个孩子生还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小。

    连日来,他的心弦都快要崩断了。

    偏偏在这时候,还突然冒出个小时候的夏桑桑,还冒出个十六岁的温驰……

    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

    看不见的地方,有人正与他暗中较量。

    而他,从一开始就处于不利的被动状态。

    他只想快点把桑榆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他再出来一个人面对这一切。

    但是现在,前方的路,走不通了。

    纵使他容瑾西是铁打的汉子,到这时候,也是快要绷不住了!

    他疲惫至极,抱着夏桑榆,嗅着她身上熟悉的发香和体香,紧绷的心弦慢慢放松,很快便进入了沉沉梦乡。

    夏桑榆却一点儿也睡不着。

    听着容瑾西均匀沉缓的呼吸声,她思绪紊乱,全无睡意。

    车窗外像是起风了。

    树木呼呼摇摆,黑黢黢的,宛如狰狞着俯身倾来的魔鬼。

    她攥紧从医院里面带出来的那柄容瑾西用来削过苹果的水果刀,心里始终觉得不踏实……

    如果有枪就好了!

    她将容瑾西搭在腰上的手轻轻拿开,然后弯腰从他的怀里离开。

    车前车后找了一遍,最后在车内壁的匣子里找到了一柄黑色的小手枪。

    虽然很小,握在手里却十分发沉。

    弹匣子里面有满满十二发子弹……

    她松了口气,看来瑾西从马来西亚回来后也是提高了警惕性,知道备枪在身边了!

    她把玩着小手枪,总算心安了些。

    靠在容瑾西的身边,正准备小睡一会儿,忽然看见车头前方几十米远的地方,一袭粉红色纱裙的小女孩儿正对着她缓缓招手,来呀,快来呀……

    夏桑榆瞪大眼睛,浑身的汗毛一下子就炸了起来。

    是夏桑桑!

    小时候的她自己!

    大晚上的,她一个小女孩儿在丛林中干什么?

    若不是听容瑾西提到过温驰自毁的事情,夏桑榆真的会以为自己是见到鬼了。

    她一面觉得惊悚诡异,一面却情不自禁的伸手打开了车门。

    握着小手枪正要下车,心念一动,转身看向了熟睡中的容瑾西。

    看着他俊逸的睡颜,一丝不舍涌上心头。

    她俯身过去,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将小手枪放在了他的掌心……

    万一遇上不测,他也能够在睁眼的第一时间就握枪反击!

    她眷恋的抚了抚他的脸,轻轻下车,关上车门往不远处的小女孩儿走去。

    风很大,卷得小女孩儿的裙子猛烈翻飞,小小的身体,像是快要被疾风撕裂了一般。

    夏桑榆走过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女孩儿漂亮的眼睛望着她:“主人知道你来了,让我来接你!”

    “主人?”桑榆皱眉:“你的主人是谁?”

    “你跟我去见他就知道了!”

    小女孩儿走到她身边,大方的挽起她的手:“走吧,主人还等着你呢!”

    她的小手很温热,很柔软。

    夏桑榆大着胆子握了握她的手:“好,走吧!”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丛林小道中穿行。

    没过多久,前方出现了一块荧光色的地标。

    小女孩儿走过去,熟练的在地标上面左右摁压了几下,轰隆隆一阵闷响,地面可怕的震颤和摇晃起来。

    像是地震一般。

    夏桑榆脸色发白,小女孩儿反而还安慰她:“阿姨别怕,一会儿就好!”

    果然,地面停止了晃动,一道蜿蜒向下的阶梯露了出来。

    阶梯伸向很深很深的地下。

    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下面有零星的灯火,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夏桑榆惊诧不已:“这下面有什么?”

    小女孩儿天真的说道:“下面有我的主人!还有许许多多小伙伴!”

    “你除了主人还有伙伴?”桑榆问道:“那你的伙伴叫什么名字?”

    “他们很多的……”

    “说一两个你最熟悉的!”桑榆努力回忆自己像这么大的时候,玩伴的名字,然后提示道:“有没有一个胖胖的,扎小辫的姑娘,姓宋?”

    “没有!”

    “那有没有一个姓李的男孩子?他的外号叫……”

    “没有!”

    “那你的伙伴里面都有谁呀?”既然是小时候的夏桑桑,那总应该有一两个和她一起长大的玩伴吧?

    小女孩儿被她缠得没了办法,只得勉强回道:“有个叫曜儿的弟弟,还有一个叫华庭……”

    夏桑榆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在下旋的台阶上。

    她猛地看向小女孩儿,厉声道:“你说什么?曜儿和小华庭也在下面?”

    “是呀!”小女孩儿认真的点了点头:“不过,他们两个和我们都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