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28章 那时他们都还很年少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容瑾西的脸色愈发变得没了血色,那双深邃的眼眸当中,迅速凝起了不可思议的惊骇。

    桑榆看出他的异样,不安道:“瑾西,你怎么了?”

    “啊?”他慌乱转身:“没,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吗?我看你脸色好难看!”

    “真的没什么!”

    他几乎不敢直视她的眼睛:“知夏,我突然有点儿急事要出去一趟,晚点再回来陪你好不好?”

    她懂事的点了点头:“好!你去忙吧,不用担心我!”

    “那安心休息,不用想太多,一切有我呢!”

    他温柔俯身,在她的脸颊上又轻轻印上一吻。

    桑榆发现,他的唇片有些凉。

    自从她醒过来之后,就发现瑾西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消瘦憔悴。

    他那张总是淡定优雅的俊朗面庞上,再也没有了从前那种运筹帷幄的从容不迫。

    他的焦虑和不安一直隐藏得很好,可是这时候,夏桑榆还是察觉到了。

    她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瑾西,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有!”他温柔的用下颌蹭了蹭她柔软的秀发:“一切都很好!放心吧,什么事儿都没有!”

    “真的吗?可我为什么看你这段时间瘦得厉害?”

    “瘦了吗?”

    他低头看了看瘦了一圈的腰腹,笑着说:“可能是因为一直担心着你的身体,最近有些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吧!”

    “我身体没事儿了!肖鹏说再观察两天就能出院了!”

    “那好,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忙完了很快就回来!”

    他低下头,在她耳边又暧妹的补充道:“等你出院了,我一定要把所有的姿势都用一遍!”

    她苍白的小脸迅速泛起红潮:“讨厌!”

    她推开他:“快去忙吧,别担心我!”

    “嗯!”

    容瑾西又宠溺的揉了揉她凌乱的短发,快步出了病房。

    他尽力在她面前保持着轻松的语气和表情,转过身的时候,眼底那抹苦色还是无所遁形的流溢了出来。

    夏桑榆与他厮磨了片刻,心底的惶恐不知不觉消散了些。

    她拿起切好的苹果,正要放进口中,视线突然被掉落在地上的那张淡紫色卡片给吸引了。

    瑾西就是看到这张卡片才神色大变的……

    恰好这时候有护士进来帮她量体温。

    她连忙放下苹果,指着地上的卡片道:“护士小姐,请你帮我把那卡片捡起来吧,谢谢!”

    “好的!”护士小姐将卡片捡起,递给她道:“龚小姐,给!”

    她伸手接过,展开,便看见了上面那行隽秀的字迹:瑾西哥哥,你能来陪我过生日吗?

    瑾西哥哥?

    生日?

    她拧眉想了半响,也想不出今天会是谁的生日。

    倒是这个瑾西哥哥的称呼……

    太独特,太熟悉了。

    难道是他?

    漂亮哥哥是他!

    除了他,这世上没有谁会那么肉麻的称呼瑾西为瑾西哥哥了。

    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艾滋病后,又跳湖溺亡,尸体都被殡仪馆火化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可能还给瑾西送玫瑰花和卡片?

    夏桑榆脑子里面灵光一现,突然想起刚才看见的那个小时候的自己,后脊突然就升起一股令人战栗的寒意!

    “瑾西……”

    她扔下卡片,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护士小姐急忙伸手将她一把摁住:“龚小姐,你现在不能乱动,这还输着液呢!”

    “放开我!”她挣扎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我必须要出去一趟!”

    “再重要的事情,也没有你的身体重要!”

    护士小姐将她紧紧摁住,威胁说道:“你再胡闹,我就只能请肖院长帮你开镇静剂了!”

    夏桑榆虚弱的身体,根本不是护士小姐的对手。

    挣扎片刻,她颓然倒在了枕头上:“瑾西……”

    容瑾西看到卡片的那一刻,心底便已经旋起了惊涛骇浪。

    连夏桑榆让他查一查那个可疑女孩儿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拒绝了所有随从的跟随,独自一人驱车前往多年前曾经去过的银杏林。

    一路上,他魔怔了一般,耳边来来回回响着的都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瑾西哥哥……

    瑾西哥哥……

    夏日的阳光从银杏木的枝叶间筛落下来,一缕一缕,一寸寸的碎金,落在那个唇红齿白的俊秀少年的身上。

    过了这么多年,他都已经历经沧桑胡子拉碴了,他却还是当年的稚弱模样。

    容瑾西站在远处,脚步骤然之间就变得异常沉重起来。

    少年看见他,惊喜得两只眼睛都放出异样的光芒:“瑾西哥哥,瑾西哥哥,快过来!”

    容瑾西看着阳光下无比真实的少年,心口泛起一阵难以抑制的钝痛,声音却带着些许恐惧:“温……驰?”

    温驰还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他柔软干净的眼神,像是高山雪颠上从未被污染过的雪,泛着动人的微芒。

    他欢快的跑向他,举起手中一张图画纸兴奋道:“瑾西哥哥,你看,这就是我的生日愿望!”

    容瑾西接过那张画纸,想起多年前,温驰十六岁生日那天,也是这样欢天喜地的举着一张画纸跑过来:“瑾西哥哥,你看,这就是我的生日愿望!”

    他也是像现在这样从温驰的手中接过画纸,还问了一句:“你画的?”

    “嗯!”温驰的脸上,尽是邀宠的神色:“我画的我们!瑾西哥哥,你喜不喜欢?”

    画纸上,他们并肩坐在山巅一块巨石上面看日出。

    连绵起伏的山峦,光芒万丈的云霞,紧紧依偎的他们……

    和多年前,那幅画一模一样。

    容瑾西怔然呆立,这一刻,有了时光错乱的感觉。

    他突然想起了刚才在医院里面,夏桑榆说的那些话。

    她说,她见到了小时候的夏桑桑!

    她还说,那个小时候的夏桑桑的出现,是一个预警!

    而现在,他也看见了少年时期的温驰!

    一切,都是如此不可思议,却又如此真实的发生了!

    阳光如沐,他却觉得如坠冰窟,心底升起了彻骨的寒意。

    温驰亲热的挽住他的胳膊:“瑾西哥哥,谢谢你能来陪我过生日!我的生日愿望就是以后的每一个生日都能和瑾西哥哥一起过!”

    容瑾西表情僵硬的牵了牵唇角,重复着多年前说过的话:“好!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我都陪你过!”

    “太好了!”

    温驰高兴得脸颊都红了。

    他抬手指向山顶上那棵最向阳的银杏树:“瑾西哥哥,咱们到那里去,我要把这幅画密封起来埋在树底下!”

    容瑾西脸色阴郁,继续重复年少时候的对白:“埋起来?不觉得这样做很像个娘们儿吗?”

    温驰脸颊爆红:“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将它埋起来……”

    容瑾西没有说话,继续往前面走。

    走了五六步,果然听见温驰像多年前一样,提到了那个来自他家乡的传说。

    “我家乡的老人说,在过生日的时候,把生日愿望画下来或者写下来,埋在山上最朝阳的大树下面,许下的生日愿望就会成真的!”

    “你的生日愿望就是和我看日出?这算什么愿望?我随时都可以满足你!要不就明天吧?明天我陪你……”

    “不!我的生日愿望是永远,永远都能和你一起看日出!”

    “傻瓜!日出有什么好看的?”

    容瑾西不紧不慢的话语,重复着多年前与他的对白。

    不同的是,微凉的声音里面,已经没有了感情的余温。

    可是温驰浑然不觉,一路上兴奋的说个没完。

    容瑾西侧眸,清晰的看到他的衣领上面,有一个清晰的,金色丝线绣制出来的X!

    他阴郁深邃的眼神,更加森寒了几分。

    两人来到山顶。

    站在这里,可以俯瞰半座城市的美景,更可以远眺碧蓝色的海湾。

    温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工具开始翻土:“就埋在这里好了!”

    只要埋在这里,生日愿望就能成真。

    漫长的永远,瑾西哥哥会一直陪着他。

    他真的觉得自己好幸福,好满足。

    容瑾西看着一脸兴奋的温驰,眼神却自始至终都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他看向身旁这株粗大的银杏树,目光落在那道清晰的勒痕上,一直紧绷沉凝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自从在医院看见温驰的卡片开始,他就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不知今夕何夕,不知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恍惚之感。

    看到温驰以少年模样,就那么真实的站在面前,说着曾经说过的话,做着曾经做过的事情,他甚至有一种要么是时空错乱了,要么是自己疯癫了的感觉。

    可是这一切的感觉,都在见到这道勒痕的时候消失了。

    时空没有错乱,他更没有疯癫。

    是这个温驰,有古怪!

    他清晰的记得那一年温驰十六岁生日,也是如今日这般,兴致勃勃的画了一幅画表达自己的生日愿望。

    他们来到山上,翻土,挖坑,要把这个生日愿望埋在树下。

    他们用塑料袋将那幅画密封起来,放进一个铁匣子里面,然后将铁匣子埋进坑里,填土之后,还在上面压了一块大石头作为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