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27章 男人送给他的玫瑰花
    走廊上,小榆欢快的蹦蹦跳跳,粉红色的裙摆漾开优美的弧度,笑容甜美,如同天使。

    夏桑榆脸色惊惶,连声唤道:“小榆,小榆你等一下!”

    小榆停住脚步,含笑望向她:“阿姨,怎么了?”

    夏桑榆脚步有些发软,一步步走到小榆的面前,迟疑着,颤声问道:“你的全名叫什么?”

    小榆甜甜回道:“全名叫夏桑桑,小名叫小榆!”

    “夏桑桑?小榆?”

    夏桑榆脑子中像是炸响了一个惊雷。

    她看着水灵清秀的小女孩儿,眼神中的惊恐之色越来越重。

    小女孩儿则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阿姨,你怎么了?”

    桑榆怔怔然抬起手,颤抖着抚,摸上女孩儿柔软的面颊:“那你的爸爸妈妈呢?叫什么名字?”

    “我爸爸叫夏如海,妈妈叫黄玉柔,我还有一个姐姐叫夏云姿!”

    女孩儿脆生生的声音,在夏桑榆的心里掀起了巨浪。

    她眼瞳骤然收缩,猛地抓住小女孩儿柔嫩的胳膊,厉声问道:“你在骗我!说!你到底是谁?你从哪里冒出来的?你到我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

    “阿姨……”小女孩儿噘着嘴,可怜巴巴的挣扎着:“阿姨,你放开我!”

    “放开你?怎么可能?”她厉声吼道:“说!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小女孩儿又急又怕,哇一声哭了起来:“阿姨,阿姨你放开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呜呜呜……你拧得我好疼……”

    小女孩儿一哭,马上就引来不少的病人家属和医护人员。

    有人问:“这怎么回事儿呀?瞧把人家小姑娘给吓的!”

    又有人说:“这不是龚知夏吗?前段时间送进医院的时候,大半条命都快没有了,这怎么又生龙活虎揪着人家小姑娘不放了?”

    于是,就有人上前想要将夏桑榆的手掰开。

    夏桑榆眼神中有一股骇人的狠意,冲着旁边的好心人大声吼道:“都走开!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你们管!”

    说话间,她更紧的将小女孩儿胳膊攥在手里,说什么都不肯松手。

    叫夏桑桑的小女孩儿哭闹得更加凶了:“救命!救命呀!我不认识这位阿姨……,求求你们救救我……,呜呜呜,我要回家……”

    正是揪扯不开的时候,肖鹏带着一对医护人员大步往这边走了过来。

    他神色冷肃:“怎么回事儿?医院里面不准大声喧哗!”

    众人让开一条通道:“是龚知夏小姐,她揪住人家小姑娘不放!”

    肖鹏走到夏桑榆面前,柔声说:“知夏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快松手吧,你瞧你把人家小姑娘手都箍成血乌色了!”

    夏桑榆看到肖鹏,就像是见到了万能的救世主。

    她一手抓住这个叫夏桑桑的可疑小女孩儿,另外一手抓住了肖鹏的手腕,近乎哀求的说道:“肖医生,你来得正好,你把她送到医疗室去彻底检查检查,我怀疑她有问题!”

    肖鹏看了小女孩儿一眼,一脸为难:“她能有什么问题?”

    桑榆惶然道:“她说她叫夏桑桑!”

    “叫桑桑有什么问题吗?姓夏应该也没问题吧?”

    肖鹏眼神忧虑的望着夏桑榆,心里想着难道半个月前那场持续不退的高烧,让她的脑子坏掉了?

    夏桑榆根本不知道肖鹏脑子里面的这些念头。

    她只紧紧抓住肖鹏的手,焦躁道:“她说她的小名叫小榆,桑榆的榆!”

    肖鹏英气的浓眉渐渐蹙紧:“知夏小姐……”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她着急的大声说道:“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脑子有问题!可是肖鹏,我没有和你开玩笑,这个小女孩儿的身上真的有问题!你带她去检查吧,解剖也行……”

    “行了龚知夏,你告诉我,她到底有什么问题?”

    “她说她的爸爸叫夏如海,母亲叫黄玉柔,还有一个姐姐叫夏云姿……”

    “这就是你说的问题?”

    “当然了,她……”

    夏桑榆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感觉到手腕上一痛。

    这个叫夏桑桑的小女孩儿,居然低下头,狠狠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腕上。

    她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终于忍不住松了手。

    夏桑桑乘机从她手中逃脱,大步往不远处的电梯间跑去。

    她跑得有些急,腰上粉红色的系带随风扬起,一枚金色丝线绣制的X图标映入了夏桑榆的眼帘。

    夏桑榆瞪大双眼,这一刻,只觉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夏桑桑回头冲她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快步进了电梯……

    夏桑榆却像是见鬼一般,整个人往后面仰跌下去。

    “知夏小姐!”

    肖鹏急忙伸手扶住她:“你没事儿吧?”

    她脸色苍白得可怕:“肖鹏,快,快把她抓回来……”

    “唉……”肖鹏有些无奈的说道:“知夏小姐,你还是去病房里面歇着吧,容先生等一会儿就能来陪你了!”

    “你不相信我吗?”

    夏桑榆紧紧抓住他的衣襟,急得鼻尖上的细汗都沁了出来:“她真的有问题!我怀疑她根本不是人!”

    “唉……”

    肖鹏再次叹息。

    看来,这龚知夏上次持续发烧,是真的烧坏脑子,留下后遗症了。

    还说什么刚才那小女孩儿不是人?

    笑话!

    他刚才近距离观察过那个小女孩儿,有呼吸有心跳有体温,连那生机勃勃的毛孔他都看得一清二楚,怎么可能会不是人?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龚知夏,疯了!

    他无奈的叹息着,命身后的护士将龚小姐送到特护病房去。

    夏桑榆当然没疯!

    她看得出来,所有人都不相信她说的话!

    那么甜美可爱的小女孩儿,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问题的人。

    倒是她,神色凄惶眼神惊悸,语无伦次,颠三倒四,才是最有问题的那个人。

    她无力辩解,心思恍惚的被护士们带回了病房。

    她怔怔然躺在病床上,任由护士在旁边帮她做细致的常规体检,心跳,血压,脉搏,心率……

    她一动不动,连眼瞳都好似定格在了虚空中的某一处。

    脑子里面,却全部都是那个叫夏桑桑的小女孩儿……

    过了不知道多久,病房被人轻轻推开。

    容瑾西面色阴郁,步伐有些沉重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陪护的护士连忙站起身,恭敬道:“容先生!”

    容瑾西摆摆手:“你们都出去吧!”

    “是!”

    陪护护士答应一声,临走之前,还懂事的将病房门轻轻关上了。

    容瑾西走到夏桑榆的病床边坐下,低沉的声音带着些不易察觉的疲惫:“今天感觉怎么样?”

    夏桑榆清冷倔强的目光望着他:“肖鹏应该都给你说了吧?你也和他们一样,觉得我不可理喻?觉得我疯了?”

    “肖鹏只说你情绪有些焦躁,让我多陪陪你!”

    他牵起她的手,放在唇边温柔亲吻:“吃苹果么?”

    她点了点头,心里盘算着应该怎么给他说那个叫夏桑桑小女孩儿的古怪。

    他的手指很漂亮,也很灵活。

    又红又大的苹果在他的手里就好像艺术品,缓慢滚动之间,薄薄的皮就成圈的脱离下来。

    他将削好皮的苹果切成小块,放在剔透的琉璃果盘里,再贴心的插上牙签:“尝尝?”

    夏桑榆将视线从苹果移到他俊朗的脸上,深吸一口气,沉声说:“瑾西,我要告诉你一件很荒谬的事情,你得先有个心理准备!”

    容瑾西放下果盘,凝重道:“你说!”

    “就在刚才,我见到了小时候的我自己!”

    说完,她自己也觉得这很荒诞。

    烦乱的抓了抓头发,她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她说她叫夏桑桑,小名叫小榆!这些你都可以理解为巧合,都可以理解为是我在胡思乱想!可是,我敢肯定,她就是我七八岁时候的样子……,你知道吗?她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而且她说她的爸爸叫夏如海,妈妈叫黄玉柔,还有一个姐姐叫夏云姿……”

    容瑾西深邃的眼神涟漪乍起。

    他握紧她的手,不安道:“桑榆,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她纠结的咬了咬嘴唇,强作镇定的说道:“我这几日总是心神不宁,总觉得要出什么大事儿……,也许这个夏桑桑的出现,就是一个预警……”

    她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惶恐和不安。

    战战兢兢如惊弓之鸟的样子,让容瑾西心疼不已。

    他俯身过去,在她苍白清瘦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既然你怀疑她有问题,我这就去找肖鹏,让他把医院的监控调出来……”

    “最重要的是你得看看她离开医院之后,去了哪里……”

    她不安的眸光又看向了桌子上那一大捧鲜艳的玫瑰花。

    “瑾西,那玫瑰花是她替一个漂亮哥哥送给你的!你去看看,说不定能从里面找到线索!”

    “送给我的?还是一个漂亮哥哥送给我的?”

    容瑾西疑惑的站起身,走到了小桌子旁边。

    玫瑰花很新鲜,像是两三个小时前才刚刚从玫瑰园采摘下来。

    可是,一个漂亮哥哥送玫瑰花给他一个大男人,这事儿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怪异。

    玫瑰花的中间插着一张十分精致的手工卡片。

    上面隽秀的字体再熟悉不过:瑾西哥哥,你能来陪我过生日吗?

    瑾西哥哥,你能来陪我过生日吗?

    这句话,像是穿过十几年的岁月长河,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瑾西哥哥……,瑾西哥哥……

    他脸上血色褪尽,卡片掉在地上,身形摇晃着,几欲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