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23章 良心疼的不行
    然而希蒙和林心念之间隔着一道紧闭的铁门,就算林心念抱住了希蒙,也带不走希蒙。

    她急得声音都变了:“知夏,你帮帮我,把铁门打开吧!”

    “好呀!”

    夏桑榆顺从的语气,暗地里却对藏身在暗处的黑衣武士做了一个手势。

    黑衣武士是今天晚上才赶到吉隆坡的。

    当她在夜总会看到黑衣武士的身影,悬着的心便已经慢慢落了下来。

    这时候她一个手势刚刚做出,黑衣武士已经身形急掠到了林心念的身后,直接一记手刀就将她击晕了。

    “主人,现在怎么办?”

    “把她送到姜炫的房间去吧!”

    想了想她又叮嘱道:“有手铐没有?最好是把她铐在姜炫的床边,不然的话,她如果再跑了我可就前功尽弃了!”

    “好,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两名黑衣武士,扛着林心念就往姜炫的房间走去。

    夏桑榆将熟睡中的小希蒙交给另外一名黑衣武士:“把他送回去吧,动作轻点儿,别吵醒他!”

    “明白!”

    黑衣武士小心翼翼捧着希蒙的样子,就好像捧着一间易碎的瓷器。

    玩惯了刀枪剑戟,猛然之间给他们一个小奶娃,那紧张的程度真是让人不敢置信。

    桑榆哑然笑道:“轻点儿,别吓到他!”

    黑衣武士点了点头,垂眸看着怀里的稚嫩婴孩儿,连呼吸都刻意放得轻柔起来。

    桑榆转过身,向与容瑾西约定好的后门走去。

    后门的铁闸门,居然一早就被打开了。

    她一路畅通无阻,就这样直接从姜炫的住所出来了。

    容瑾西靠在路虎的前头,黑衣保镖整齐的分列左右,气派的场面让她怔了一下。

    “不是要偷跑吗?还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接你呀!”

    容瑾西拉开车门:“上车吧,我们该回家了!”

    她往车上看了一眼:“舒婉呢?不在车上?”

    “她去找她的雷诺去了!”

    “雷诺?她知道雷诺在哪里?”

    “姜炫醉得晕头转向,直接就把雷诺的下落告诉她了!”

    “原来如此!”

    她眸色熠熠的看向他:“你发现没有,舒婉也许没有她自己以为的那么爱雷诺,说不定等她找到雷诺之后,又会转头回来找你!”

    他淡笑,语气肯定的说道:“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不会?”

    “因为她接下来可能会有很多事情要忙!”

    “好吧,反正我对他们的事情也不感兴趣!”

    夏桑榆心情愉快的上了车。

    想到马上就要回晋城,心里好踏实。

    而且瑾西有了外擦神油,再过几日,便可以恢复正常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她想要的幸福快乐平和安宁似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至于姜炫和舒婉,林心念和希蒙,他们都是她生活以外的人物,他们幸不幸福,与她毫无关系。

    系好安全带,她唇角挽起笑意,看向身侧的容瑾西。

    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看见不远处姜炫的房间方向燃起了冲天大火。

    她大吃一惊:“起火了!”

    容瑾西温和一笑:“不关我们的事儿!”

    她惊恐的瞪大双眼:“不行呀!林心念和姜炫都在那个房间里!!”

    姜炫醉得不省人事,林心念又被黑衣武士击晕后锁在了床头,这么大的火,他们都会被烧死的。

    她伸手就要去解安全带。

    他温暖的大掌轻轻摁在她的手背上:“桑榆……”

    温柔的低唤,像是有微弱的电流在她的心头漾开。

    她望着他深邃如海的眼眸,怔怔然良久,才喃喃问道:“瑾西,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他重新将她的安全带扣好,平和温暖的声音低低说道:“桑榆,你别想太多,这一切和咱们都没有关系!”

    “可是这火……”

    “姜炫得罪的人很多,指不定就是他的仇人趁他酒醉下了黑手!”

    “不会这么巧的!除了你我,没人知道他今天晚上喝醉了!”

    “你忘了吗?在夜总会的时候,他兄弟十几人,全都亲眼看到他喝下了好几瓶烈性威士忌,醉成那样,但凡是想要对他下手的人,都会觉得今晚是个难得的机会!”

    他说的都有道理,可她心里还是不踏实!

    不远处姜炫的房间火势更猛了。

    奇怪的是,火势这么大,居然没有一个家佣上前灭火,更没有人呼救。

    整座城堡,安静得诡异,更显得那噼啪作响的火势尤其可怖。

    夏桑榆心里突然一抽,失声道:“希蒙!”

    希蒙还只是一个孩子。

    他什么都不懂,没招谁没惹谁,不该被这场大火夺去性命。

    她再度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容瑾西急忙将她一把拽回:“希蒙不会有事儿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有事儿?他还那么小,一股浓烟就足以让他毙命了!”

    一想到那么稚弱的生命就要丧生在火海,她的良心就疼的不行。

    但是容瑾西根本不给她下车的机会。

    车门嗒一声锁上。

    他低沉的声音又重复了刚才的话:“桑榆,咱们回家吧,这事儿和咱们没关系!”

    “可是……”

    “没有可是!”

    他将她揽进怀里,让她的脑袋轻轻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柔声说:“你多想想曜儿和华庭,多想想我……”

    她嗅着他身上熟悉的体息,不安的心房慢慢宁静下来。

    她想,她的黑衣武士说不定会将希蒙救下来也说不定……,那么可爱无辜的孩子,谁都不忍心让他受到伤害!

    黑色的路虎破开夜色,悄无声息离开了姜炫的住所。

    两个小时后,一行人来到了吉隆坡国际机场。

    但是,让容瑾西和夏桑榆始料未及的是,他们两人的图像已经被放大了无数倍,出现在了最醒目的电子LED高清屏幕上。

    扎德成员将机场内外围了个水泄不通,严密的检查每一个进出机场的成员,但凡与容瑾西和夏桑榆的样貌有些相似的,都会被抓起来。

    容瑾西远远看见他们的图像出现在高清屏幕上,便意识到事情不妙了。

    他俊脸一沉,下令道:“前方左转,不要靠近机场!”

    “是!”

    司机都是他的心腹,一瞬间便看明白了他们当前凶险的处境。

    夏桑榆紧张的抓住容瑾西的手:“现在怎么办?姜炫还活着,他会把咱们抓回去凌迟处死的!”

    “他已经死了!”他语气笃定,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别怕,不会有事儿的!”

    “不,瑾西你别安慰我了!”

    她低声道:“我知道姜炫在这边的实力,也知道扎德集团有多嚣张……,这一次,咱们只怕凶多吉少了!”

    既然机场内外都是扎德集团的人,那么出入的码头车站想必也都已经被严密的监控了起来。

    就算姜炫死了,扎德集团的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况且,姜炫老奸巨猾,真的会那么容易就死了?

    她心里惶恐得紧:“瑾西,要不咱们分开走吧?”

    “不会再分开了!”他搂紧她:“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车子一路往西,出了城,连夜往郊外开去。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公路前头出现了几座高耸屹立的悬崖陡壁,宛如一道天然屏障,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司机有些焦虑的回头道:“容先生,前面没路了!”

    容瑾西暗骂了一句脏话,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里的崖岭属于石灰岩,松木稀落,反而更给人一种峥嵘诡谲的感觉。

    前面没路,两旁也都是绝壁。

    原路返回?

    扎德集团的人只怕正在追来的路上吧?

    容瑾西用力压了压胀痛的太阳穴,今日,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一名随从突然快步走来:“容先生,您的电话!”

    说着,恭敬的将手机捧到了他的面前。

    他不耐烦的轻啧一声:“谁的?”

    “是舒婉小姐!”

    “舒婉?”

    容瑾西接过手机:“舒婉,怎么了?”

    “容先生!”舒婉冰冷的声音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他看了看前面的陡壁,苦笑道:“我在你们当地一个景区游玩,怎么了?你找到你的雷诺了吗?”

    “是吉隆坡西郊四十里外的那片黑松林吗?”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你等着,我很快就到!”

    “不用……,喂?”

    容瑾西连喂几声,舒婉已经挂断了电话。

    该死,舒婉这时候不陪着她的雷诺,跑来找他干什么?

    容瑾西将电话交给随从,一转身,就看见夏桑榆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正用一种焦虑不安的目光盯着他。

    他心下一乱:“怎么了?”

    她叹了口气:“瑾西,我想回家!”

    “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回家的!”

    他走过去,伸开双臂就要将她揽进怀里。

    她的目光却越过他,看向了他的身后。

    容瑾西察觉到她神色当中的异样,正准备回头,突然感觉到后颈上一阵难忍的酸疼,紧接着眼前便是大团大团的黑暗袭来。

    他身体一软,不受控制的往地上栽去。

    夏桑榆连忙伸手扶住他,话却是对他身后的阿执说的:“阿执,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