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22章 因为我爱你
    该死的姜炫,这是打定主意要用两个孩子来要挟他们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连容瑾西都妥协了,夏桑榆便也觉得没有再继续坚持的必要。

    当着所有人的面,她和容瑾西在大家面前演了一场好戏。

    辛亏容瑾西那方面还没有恢复,当她顺利将两张美金从他热裤下叼出的时候,姜炫心头的疑惑和戒备也完全释然了。

    “哈哈哈,看来是我想多了!容先生,来来来,我自罚三杯表示歉意!”

    “自罚三杯怎么够?至少也得是三瓶吧?”

    容瑾西冷峻的脸上喜怒莫辩,语气却带着强有力的威慑。

    姜炫讪讪干笑:“三瓶就三瓶吧,谁让我失礼了呢!”

    说完也不含糊,直接将三瓶烈性威士忌仰头就咕咚咕咚灌了下去:“容先生,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因为我这个无聊的游戏而失去了合作的兴趣!”

    容瑾西淡笑:“刚才那游戏倒不无聊,只可惜叼美金的龚知夏太没吸引力了……”

    说完,嫌弃的看了夏桑榆一眼。

    到这时候,姜炫心中的疑虑已经完全消散了。

    他哈哈笑着,又连干几杯给容瑾西陪不是。

    余下的时间,姜炫又先后和包厢里面的几个兄弟推杯换盏,很快就处于意识不清的疯癫状态了。

    夏桑榆和容瑾西完成测试后,倒是轻松了不少。

    夏桑榆借故身体不舒服,姜炫也没有强留,派了两个兄弟开车护送她先回去了。

    一回到那座灰色的巨大城堡,夏桑榆就将林心念的那支手机拿了出来。

    一个新注册的账号先后五次申请加她为好友。

    她嘴角微微扬起笑意,林心念,你终于肯露面了?

    好友申请一通过,林心念的信息就紧跟着过来了:“龚知夏,你把希蒙还给我!”

    她发了一个手动微笑:“好呀!你在哪里?我把希蒙给你送过来!”

    这一次,林心念沉默了许久。

    就在她以为林心念不会回信息的时候,手里的手机响了。

    夏桑榆将手机放在耳边,故作轻松的语气道:“林心念,最近过得好吗?那五十万应该还没花完吧?!”

    林心念的声音充满了戒备和紧张:“龚知夏,你真的在希蒙身边?希蒙他还好吗?”

    “希蒙不好!”

    “他怎么不好了?啊?是家里的佣人欺负他是个没妈妈的孩子吗?”

    林心念急得声音里面都带上了哭腔。

    夏桑榆叹了口气:“希蒙昨天凉了胃,今天有些吐奶。”

    “呜呜,我的希蒙好可怜……”

    “是挺可怜的!谁让他被亲妈抛弃了呢?”

    “我没有抛弃他,我只是怕姜炫,不敢回来!”

    “林心念,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怕什么?我和姜炫在一起这几天,我就觉得他人挺好的嘛,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

    “你觉得他不可怕,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林心念怯声道:“反正我是不会回到他身边的!”

    “那你的希蒙呢?你不管他了吗?”

    桑榆轻飘飘笑着说:“你如果不管他,那我以后可就教他喊我做妈妈了!”

    “不不!知夏,我求求你,把希蒙还给我吧!”

    林心念在电话那边哭了起来:“我只有希蒙这一个亲人了……,求求你,看在沫儿的份儿上,帮我把希蒙带出来吧……”

    桑榆故作为难:“我把希蒙带出来送给你,姜炫肯定会打死我的!”

    “那怎么办?我不能没有希蒙!”

    林心念继续说道:“我离开晋城之后,就来了吉隆坡,我一直都在想办法要把希蒙接出来……,可是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我连城堡的门都进不去……,呜呜,知夏,我知道你心肠好,你就再帮我这一次吧,求求你了!”

    夏桑榆小脸上浮上自嘲冷笑。

    如果林心念没有拿着那五十万叛逃的话,她说不定真的会看在沫儿的面子上,想尽办法帮她要回希蒙的抚养权。

    现在嘛……

    她的眼底犯过一丝冷光:“林心念,看在沫儿的份儿上,我就最后再帮你一次吧?”

    ……

    晚上的时候。

    佣人又来请夏桑榆去姜炫的卧室。

    姜炫脸颊爆红,仰面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嘴巴里面也叽里呱啦的说着马来语,看上去像是醉得不轻。

    桑榆走过去:“姜先生,你找我?”

    “油,神油……”

    醉成这样了,居然还知道每日早晚要擦神油。

    夏桑榆忍着恶心,再次帮姜炫上了假药。

    姜炫醉醺醺的,药还没擦完,他就已经转过身呼呼大睡起来。

    她心头暗喜,看来今天晚上,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时机。

    她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后突然窜出一人,将她直接压在了墙壁上:“别出声儿!”

    低沉质感的声音,熟悉,温暖。

    她心头一哽:“瑾西?”

    容瑾西捧着她的脸颊,低头在她的嘴唇上面轻轻吻了一下:“别怕,我这就带你离开!”

    她眨了眨眼睛:“现在?”

    “对!就现在!”

    “可是姜炫他……”

    “他已经醉了!那酒水里面被我的人加了些料,估计到明天中午之前,他都醒不过来!”

    “你的人?我没看到你的身边带了随从呀!”

    “傻瓜,姜炫是什么人?我不带随从不做准备,敢跟着舒婉来吉隆坡吗?”

    他早就过了冲动冒失的年纪。

    心里有了需要保护的人,他做事都会仔细筹划,周密部署,生怕一个小小的疏漏,就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他从兜里取出一对镶嵌着颗粒钻石的星月耳钉,戴在她的两只耳朵上。

    夏桑榆还沉浸在他温暖的拥抱里,直到两只耳垂上面各多了一枚耳钉,她才诧异的抬起头:“这是什么呀?”

    “我送给你的礼物!一只内置高精窃听器,一只内置高端定位系统,没有我的指纹和体温感应,你别想将它们摘下来!”

    “为什么要给我戴这些?”

    她抗拒道:“我又不是囚犯,你干嘛监视我?”

    “因为我爱你!”

    他语气温柔,捧着她的脸又开始轻柔的吻她:“我不能忍受你无缘无故消失不见的日子!一天都不行!”

    她心里的怒气,被他温柔的亲吻给熨散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瑾西!”

    “嗯?”他墨瞳迷离的望着她:“是想问那药油的事情吗?”

    “嗯!这两天你有没有听我的话早晚敷擦呀?”

    “擦了!”

    “感觉怎么样?”

    “有一种火辣辣的烧灼感吧,里面就好像是添加了辣椒油……”

    辣椒油倒不至于。

    不过听瑾西描述的这症状,倒是与姜炫口中说的使用感受十分一致。

    也就是说,要不了多久,他的身体就能恢复了!

    她叮嘱道:“瑾西,你一定要相信我,这神油你再擦个三五天,应该就能有效果了!”

    “我相信你,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不过你今天晚上得跟我离开这里,姜炫是个恶贯满盈的恶枭,你跟他混在一起,肯定会吃亏的!”

    “不行,今天晚上我还约了林心念!”

    夏桑榆长话短说,就把自己今天晚上的计划全都告诉了容瑾西。

    容瑾西也知道些她与林心念之间的过节,蹙眉想了想:“你和她约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对不对?那咱们凌晨一点半走吧!”

    “真的要这样偷偷摸摸的离开吗?”她迟疑道:“其实你完全可以等到天亮后正大光明的走!我看得出,姜炫对你还是有些忌惮的!”

    “我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走,但是我没法带着你光明正大的走!”

    他语气坚决的说道:“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一点半,我在后门等你!”

    两人商定之后,又是一番缠绵的亲吻,容瑾西这才离开。

    夏桑榆去了希蒙的小房间。

    希蒙喝了奶之后已经睡着了,菲佣在他的小床边无聊的刷着手机,看见她进来,礼貌的站起身道:“龚小姐,晚上好!”

    “嗯!”桑榆看了看熟睡的希蒙:“我在这里守着他,你回去休息吧!”

    “这怎么行?你是姜先生的贵客……”

    “我说行就行,你回去歇着吧,我会照顾好他的!”

    夏桑榆说着,从包里把刚才取下来的那两只宝石耳环递给菲佣道:“我很喜欢希蒙!这是我送给你的,谢谢你这段时间对希蒙的照顾!”

    “谢谢谢谢!龚小姐你太客气了!”

    菲佣连声致谢,捧着价值不菲的宝石耳环,美滋滋的回去休息去了。

    夏桑榆在房间里面陪小希蒙呆了一会儿,眼见着与林心念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这才将希蒙抱起来,往楼下花园走去。

    穿过馥郁的花木,十多分钟,绕过一片人工湖泊,来到了最是僻静无人的侧门。

    刚刚走到侧门旁边,林心念就从黑暗中窜了出来:“希蒙,我的孩子!”

    她穿着长衣长裤,就连头上都用头巾一层一层的裹缠着。

    如果她不说话,夏桑榆真的会认不出她。

    林心念从铁门外面把手伸进来,急切道:“给我!快把希蒙给我!”

    “好吧!”

    桑榆平和无害的答应着,将熟睡的希蒙递到了她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