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21章 起来嗨
    舒婉接近容瑾西,是为了另外一个叫雷诺的男人?

    这个叫雷诺的男人,才是舒婉的真爱?

    在他们的爱情里,容瑾西和夏桑榆反而成了无关紧要的配角!

    夏桑榆忍不住问道:“雷诺是谁?”

    “雷诺是我的爱人!”舒婉委屈道:“从小到大,我哥什么事情都要管,我和雷诺是真心相爱的,他却嫌弃雷诺身份家世配不上我,硬将他抓起来了……,这次去晋城,我哥说只要我能够把容先生带到马来西亚,就把雷诺还给我……”

    姜炫面对妹妹的控诉,依旧是一副不疾不徐的表情:“你和容先生结婚,我就把雷诺还给你!”

    “我不!”舒婉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起身跺脚道:“哥,你是不是已经把雷诺杀死了?你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如果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兄妹两个,一言不合,就要互撕起来。

    夏桑榆和容瑾西不约而同都觉得心头的压力轻了些。

    就让这兄妹两个互撕好了,反正他们找准机会就要离开的。

    别人的爱恨和他们没关系。

    他们只想快点回去,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

    正眉来眼去眼神交流的时候,姜炫的目光突然直直看了过来:“你们在干什么?”

    “啊?”夏桑榆最先反应过来,坐直身体道:“容先生知道舒婉小姐心里装着雷诺先生,心里有些不舒服,问我有没有见过雷诺先生……”

    容瑾西顺着她的话说道:“是呀!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既然舒婉小姐的心里只有雷诺先生,就请姜先生成全他们吧!”

    “那不行!”

    姜炫忙道:“我父亲母亲临死之前交待过,要我好生照顾舒婉,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往火坑里面跳!”

    “雷诺怎么就成火坑了?”

    舒婉急得连一贯的娴雅端庄也不要了,直着脖子嚷道:“他不就是家境差点,皮肤黑点嘛,他怎么就成火坑了?”

    “这事儿回家再说,我不在容先生面前和你扯这些!”

    姜炫沉着脸呵斥了舒婉,又换上热情的笑容端起了面前的酒杯。

    “来,容先生,欢迎你来到马来西亚!”

    “谢谢!”

    容瑾西端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正要放到口边,噘嘴赌气的舒婉突然伸手拦住他的酒杯:“容先生,你又忘了吗?你有胃病,不能喝酒的!”

    容瑾西怔了一下:“少喝点儿,没事儿的!”

    “不行!医生说你胃病很严重,要调养很长一段时间呢!”

    舒婉说着,将他手中的酒杯接过来,转而又对她哥说道:“你明知道容先生有胃病还劝他喝酒,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呀?”

    姜炫表情复杂的看着她,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既然喜欢的人是雷诺不是容先生,那你还关心人家容先生的身体干什么?

    夏桑榆看到舒婉脸上那种发自内心毫不作假的关切,心头再次警铃大作。

    这个舒婉,看上去挺美丽挺聪明的一个女人,怎么连她自己的感情状况都搞不清楚?

    口口声声要雷诺,只怕和雷诺在一起后,又会念念不忘容先生吧?

    越想心里越不舒服。

    食不知味的陪着他们吃了饭,本以为可以回去休息了,没想到姜炫又叫来一帮朋友,陪容瑾西去了当地最大的一家夜总会。

    桑榆的身份有些尴尬。

    她既不是姜炫的女友也不是姜炫的床伴,却又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陪在他的身边。

    而且这姜炫大概是在刚才吃饭的过程当中看出了些她和容瑾西之间的猫腻,一路上对她搂搂抱抱,还时不时的说几句下流荤话,暗中却在观察容瑾西的脸色。

    容瑾西侧脸看向车窗外面的街景,像是根本没有把他们之间的调,戏看在眼里。

    姜炫沉不住气:“容先生,我听说你有两个儿子?”

    容瑾西这才回眸看向他,语气凉淡的说道:“调查过我?”

    “不是不是!容先生你别误会!”

    姜炫满脸堆笑:“我是想着快要暑假了,要不我派人把你的两个儿子接到马来西亚玩一玩?”

    容瑾西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黯沉愠怒:“我听说你有七个儿子?最小的才两三个月?”

    “哈哈哈……,容先生,你太紧张,太敏感了!”

    姜炫哈哈笑着,伸手在容瑾西的肩膀上拍了拍:“我姜炫这人名声虽然很臭,可是我从来就不会对孩子下手!你放心,我真的只是想要把你的两个儿子接过来玩玩,并没有恶意的!”

    容瑾西身形一侧,抬手掸了掸被他触摸过的肩膀,矜冷道:“不必了!我的儿子就喜欢在晋城呆着!离开故土,他们会水土不服的!”

    “那行吧!”姜炫把身侧的夏桑榆搂紧一些,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是想要让你们一家子多些在一起团聚的时光嘛!”

    他刻意咬重了‘一家子’这三个字。

    夏桑榆已经敢肯定,姜炫是察觉到她和容瑾西之间的关系了。

    提到孩子,就是对他们两人的一个警告……

    她心底有些发寒,情不自禁又往容瑾西看了一眼。

    容瑾西又看向了窗外,坚毅俊朗的侧脸线条紧绷,像是正克制着某种情绪。

    灯红酒绿的夜总会。

    他们被姜炫带到了一个豪华大包厢。

    摇晃璀璨的灯光,强劲震耳的音乐,一行十几个人,很快就玩嗨了。

    各种低俗的下流游戏,也算是让夏桑榆和容瑾西彻底开眼了。

    姜炫一屁股在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手臂一抬,搂着她的肩膀将她直接揽进了怀里:“龚知夏,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玩儿?”

    她颤声说:“我,我怕惹上脏病?”

    “哪有什么脏病?”他桀桀笑道:“不过是口对口的传冰游戏,又没有让你脱裤子,哪会有脏病?”

    她干笑道:“口对口也不干净嘛,很多传染病的……”

    摇曳的灯光下,她好像看到了容瑾西暗沉眸光下隐藏着的怒火。

    他是不喜欢别的男人碰她的。

    离了婚也不行!

    他的占有欲有多可怕,她最清楚不过了。

    她推开他粗壮的手臂:“好了姜炫,我今天有些头疼,你让他们陪你玩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静什么静?到了夜总会,你只管给我嗨,谁允许你静了?”

    “可是我头疼……”

    “龚知夏,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姜炫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你和容瑾西眉来眼去的那些动作,你以为我没看见?嗯?真当我瞎?”

    “姜炫,我看你离瞎也不远了!”夏桑榆强硬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容先生眉来眼去了?”

    他盯着她的眼睛:“真的没关系?”

    “有个屁的关系!”她没好气的说道:“如果真的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在浴场的时候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扒他裤子?”

    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姜炫,她整理了一下滑过肩头的裙子,烦躁道:“姜炫你别一天疑神疑鬼的!我把林心念还给你,咱们之间的恩怨就算了了……”

    他凑过来:“那你伤到我命根子这事儿怎么算?”

    “行吧,我把林心念还给你,再帮你擦几天神油,等你身体好些了,我就和你一刀两断!如果你到时候还敢干涉我的自由,我就和你拼命!”

    她恶狠狠瞪道:“不信你就试试看!”

    他咧嘴笑了起来:“就喜欢你这小脾气!不过,你和容瑾西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还需要你证明给我看!”

    “怎么证明?”

    “你说服容先生,让他在贴身的裤子里面装上两张美金,你去把那两张美金用嘴巴给我叼出来……”

    “没你这么下流!”

    她气得想要端起桌子上的酒水往他脸上泼去。

    他却涎笑道:“试一试吧,反正都是玩儿,又有什么要紧的呢?”

    “可是,这跟我和他之间有没有关系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呢?你在叼美金的过程的当中,如果他硬了,就说明你们之间关系匪浅,我恐怕得将他的两个儿子‘请’来,好好查查你们之间的关系了!”

    “姜炫你是疯子吗?这么下流的手段也亏你想得出!”

    “呵呵,过奖了!这游戏我以前经常玩儿的!”

    “那如果他不硬呢?是不是就证明我和他之间一丝关系都没有?你就不会再这样疑神疑鬼的?”

    “没错!不测试一下,我心里不放心!”

    他本来不是个多疑的人。

    可是今天在吃午饭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容瑾西与龚知夏之间的眼神交流,虽然是一个极短的瞬间,却让他心里猛地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他是刀口舔血的人,如果不把心头这点儿疑虑弄清楚,他会寝食难安的。

    隔着劲爆嘈杂的音乐,容瑾西居然把他们之间的对话全都听见了。

    他冲她勾了勾手指头:“来吧知夏小姐!咱们证明给他看!”

    她呆愣:“这,这不行,太没底限了!”

    姜炫在旁边冷声威胁说:“不做这个测试也没关系,我这就让人把容华庭和容曜接到吉隆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