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20章 无耻没下限的魔鬼
    啊呸!

    色,狼!

    她狠狠推开他:“擦不擦药?不擦我可就走了!”

    “擦擦,必须擦!”

    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故意将两腿分得开开的。

    她瞟了他一眼:“真恶心!”

    “恶心?要不了多久,你会跪在它面前,发自内心的崇拜它的!”

    他勾了勾手指头:“快过来!我这人耐心有限!”

    她只能把自己想象成救死扶伤的医生,面前的男人只不过是患病了需要救治的病人……

    她走过去:“为了防止你胡思乱想,我想给你蒙上眼睛!”

    “蒙我的眼睛?”他饶有兴味的盯着她:“呵呵,又想切我?”

    “不是!”

    “那为什么要蒙我眼睛?”

    “我给你擦药的时候,不喜欢被你看着!”

    “呵呵,看看又怎么了?”

    “蒙不蒙?不蒙我下不去手!”

    “蒙吧蒙吧!蒙上眼睛我的注意力会更加集中在你的手上!”

    姜炫就喜欢看她这副半羞半恼的样子。

    说来也有些奇怪,若是别的女人在他的面前唧唧歪歪废话这么多,早就被他拧断脖子或者直接踹飞出去了。

    可是这个龚知夏,越是忤逆他,越是与他作对,他反而越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感。

    这种感觉,很新奇,很好玩儿。

    夏桑榆找来一块黑布,正要将他的双眼蒙上,他却突然出手,准确的扣住了她的手腕:“龚知夏!”

    她心里一惊,失声道:“干嘛?”

    他一脸坏笑:“想蒙我的眼睛,就得先亲我一口!”

    她当然不愿意了,猛力挣扎道:“放开我!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亲你呀?”

    “不亲的话!我就不准你蒙我眼睛!”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那算了,你还是去找别人帮你擦吧!”

    “不准走!”他扣紧她的手腕:“它是因你而受伤的!你不把它擦好,就一辈子也别想走!”

    “可是你的要求太多了!”

    “亲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可是我心里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是吗?”他危险的眯起眼睛:“那好,你把神油喝进嘴巴里面,用舌头给我擦吧!”

    “姜炫!”她气得跺脚:“你脑子里面能不能想点儿干净的东西?”

    “亲一下算干净吧?可惜你不干!”

    “……”

    夏桑榆被气得快要吐血了。

    这个无耻没下限的魔鬼,再这样纠缠下去,指不定还会提出更加稀奇古怪的要求。

    算了,认栽吧!

    她叹了口气:“先说好,我只能亲脸,别的地方我过不了心里这关!”

    “行!这次亲脸,下次就亲嘴巴,再下次就亲更加亲密的地方!”

    他神色轻浮,继续说道:“我还从来没对一个女人如此有耐性过,所以龚知夏,你要懂得珍惜!”

    她暗暗瘪嘴,淡下声来:“你不是不喜欢二手女人吗?”

    “你可以试着改变我的喜好!”他邪肆的勾起半边唇角:“可以试着得到我的宠爱!”

    “我现在只想蒙住你的眼睛!”

    她低头在他的脸颊上轻轻触了一下,紧接着便用黑布蒙住他的眼睛,顺便在他的脑后打了一个结:“别乱动,我要开始擦药了!”

    那药早就被她换掉了。

    不蒙上姜炫的眼睛,她害怕会露出破绽来。

    她拧开瓶盖儿,倒了些药油在掌心,搓热后开始往他受伤的部位擦。

    姜炫还没有从她刚才那一记轻得不能再轻的亲吻中回过神来,蓦然便感觉到下面传来一阵异样的,微凉的感觉……

    他表情一怔:“我怎么觉得这药油有些不对劲?”

    她忙道:“怎么可能不对劲?这就是你给我的那一瓶呀!”

    “以前我擦这药油的时候,有一种火辣辣的烧灼感,可是今天怎么会是冰凉凉的感觉?”

    “是吗?感觉不一样吗?”

    她语气有些不易察觉的慌张,一面继续给他擦药,一面混淆胡诌道:“会不会是因为你两次受伤的状况不一样,所以这感觉也就不同了?”

    他果然是耳根子软:“你这么一说,倒也不是没可能!”

    上次受伤是被人直接踢得废掉了,应该属于内伤致残。

    这一次是被她用匕首直接切断了肌腱和神经,属于外伤致残。

    外擦药油的时候,感觉不同也是有道理的。

    夏桑榆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没想到姜炫会这么好糊弄。

    耳根子这么软,真让人怀疑他这个黑老大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药油擦完,她去旁边的洗漱台洗手。

    姜炫取下脸上蒙着的黑布,看着她微微弯腰的曼妙身材,坏笑说道:“等我的身体好了,第一件事情就是睡了你!”

    夏桑榆心里暗呸了一声,语气却异常平静:“没事儿的话我回去陪希蒙了!”

    他目光渐深:“希蒙有家佣照看着,你收拾收拾,陪我去外面吃个饭吧!”

    “不想去,没胃口!”

    “龚知夏,你觉得你现在有拒绝我的权利?”

    他站起身,抬手抚了抚她的脸颊,大掌突然又插,进了她的头发:“别以为我与你好声好气的说话,你就有了和我讲条件的资格!”

    她的短发又一次被揪,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放开,你弄疼我了!”

    “去不去?”

    “去去去,去总行了吧?”

    她心里发狠,改天有时间去把头发全剃了,看他还抓什么!

    按照姜炫的要求,穿了一件掐腰抹胸性感小礼裙,跟着姜炫来到了万豪大酒店。

    餐厅在酒店的顶层。

    阔大的玻璃天穹,可以看见外面的蓝天白云,和偶尔路过的飞鸟。

    餐厅中央是一方平静的水池。

    线条方正流畅的素色沙发与胡桃木素色餐桌搭配在一起,沿水而立,疏疏朗朗,安静雅致,给人一种很舒适很放松的感觉。

    夏桑榆正打量这餐厅的布局,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一道灼热得近乎滚烫的目光正往这边直直看来。

    她心下微沉,扭头看了过去。

    斜旁的素色沙发上,俊朗如天际皓月的男子正眉目深沉的望着她,唇角噙着薄笑,眼底蕴着她再熟悉不过的关切之色。

    她脚一软,差点被自己的高跟鞋绊到。

    姜炫急忙伸手抚了她一把:“容先生和舒婉今天上午刚刚到,我顺便叫他们过来一起吃个饭!”

    “哦……”

    她哆哆嗦嗦,全然没有了刚才的从容大气。

    姜炫只当她是害怕容瑾西,遂笑着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别怕,有我在,容先生不会为难你的!”

    事已至此,她还能说什么呢?

    只能跟着姜炫往容瑾西和舒婉的方向走去。

    舒婉的目光扫过夏桑榆,还未开口,眼神先就冷了三分:“哥,你对这个龚小姐不会来真的吧?”

    “什么真的假的?”姜炫道:“你哥哥我现在是个废人,就算要来真的也要等到神油有了效果再说吧!”

    桑榆害怕瑾西误会,也连忙解释说:“舒小姐你快别说笑了,你哥哥身边女人那么多,怎么可能会看上我?”

    “那是!”

    舒婉轻蔑的看向夏桑榆:“无论容貌还是身材,你都不是我哥喜欢的类型!我哥十二岁性,启蒙的时候……”

    “舒婉!”

    姜炫突然厉声打断了她:“不该说的别乱说!”

    舒婉噘了噘嘴,低下头不说话了。

    姜炫这才热情的伸出双手:“容先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姜先生不必客气!”

    容瑾西与他握手,神色如常的寒暄道:“婉婉说你们在这边的生意做得很大,邀请我过来看看!”

    “容先生既然有心,改天我带你去各处逛逛!”

    “好呀!早就听闻马来西亚风景怡人,能到处看看当然更好了!”

    容瑾西寒暄之际,不动声色的看了夏桑榆一眼。

    夏桑榆坐在姜炫的身边,双手放在膝盖上,眼帘微垂,像是有些紧张。

    他心里轻哼一声,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现在知道怕了吧?

    这姜炫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你再与他呆下去,只怕会被吃得毛都不剩一根。

    容瑾西一面叽咕抱怨,一面却也为她的安危担心。

    姜炫完全没有察觉到两人神色当中的异样。

    他热情的介绍了今日菜品之后,又兴致勃勃的说道:“我名下有几处淘金场,等到婉婉出嫁的时候,我就把这淘金场当做嫁妆送给她!”

    舒婉的眼神却黯淡了下去。

    甚至,她的脸上还有了些悲伤的味道。

    “哥,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把容先生诓来马来西亚,你就放过雷诺,让他和我在一起!”

    “雷诺?雷诺那小子怎么能和容先生比?”

    姜炫身体后仰,摆出了做家长的强势:“你就算要结婚,也应该和容先生结婚嘛!咱们强强联合,以后的家族生意会越来越强大的!”

    “哥——!”舒婉的眼里很快盈上了泪光:“你不能出尔反尔,你明明答应过我……!”

    “吃饭!当着容先生的面说这些,也不怕人家容先生笑话?”

    姜炫说着,抽了纸巾递给她:“我真是把你惯坏了!快三十的人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

    兄妹两个的小插曲,把容瑾西和夏桑榆都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