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19章 你敢整我?
    姜炫一把搂过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威胁道:“龚知夏,你只剩下六十一个小时了!”

    “放心,来得及!”

    只要有希蒙在手里,不怕林心念不出来。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她因为林心念的不出现而在异国他乡遇了难,容瑾西和孩子终归是安全的。

    在Nayara酒店的时候,她和容瑾西一直表现得像是两个不对盘的路人,相信以姜炫的智商和他那并不缜密的思维,并不会把注意力落在容瑾西的身上。

    那么,她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她回过头,往Z国方向遥遥看了一眼,这种时候,他应该正和善解人意的舒婉在一起吧?

    神油也已经交给他了。

    希望他能够按时外擦,要不了多久,他就能重新找回雄赳赳的感觉!

    而她留在酒店抽屉里面的手机会一直处于开机状态,就算阿宇定位追查她的行踪,也会一直以为她还在酒店呆着。

    她设置的那七条动态,会在每天早上九点十分准时发送出去。

    容瑾西看到她的鸡汤动态,一定会放宽心的……

    长长的叹了口气,她转身道:“走吧!”

    机场外面,停着一辆黑色加长房车,房车后面一溜儿的黑色保镖车,气派得紧。

    车队还没上路,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已经全都自动避让到了道路两旁。

    行人更是纷纷侧目,向着车队的方向行注目礼。

    桑榆心情复杂:“这么大阵仗,只怕你回国的消息很快就会人尽皆知吧?”

    “那是自然!举国上下,全是我的粉丝!”

    姜炫的语气中颇有几分自豪自傲的味道。

    桑榆不置可否,跟着他上了车。

    让她意外的是,车上居然已经有两名模样清纯的美女在等着了。

    两位美女穿着裁剪别致的护士装,看见姜炫上车,连忙躬身行礼,露出美好的胸前春光:“姜先生,欢迎您回来!”

    姜炫拍拍她们的屁股,哈哈笑道:“一边儿玩去吧,我有龚小姐陪着就足够了!”

    两位美女的目光这才看向他身后的龚知夏。

    她们眼神中的敌意让夏桑榆不禁哑然一笑:“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又不会和你们抢姜先生!”

    “龚小姐说笑了!”

    其中一名美女用熟练的英语道:“我们只是选出来为姜先生解乏的工具,不管怎样,只要姜先生开心就好!”

    把自己称为工具,这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夏桑榆摇摇头,没法与自称工具的女人沟通。

    姜炫则不耐烦的摆摆手:“都到后面去呆着!别在这里烦我们!”

    “是!”两名被驯化得服服帖帖的美女,乖乖去了后面。

    车子一路前行,所过之处,引来各种崇拜得几乎虔诚的目光。

    姜炫摸出雪茄,放在鼻端轻轻嗅着雪茄最天然的香味。

    他神情放松,语气却带着警告:“龚知夏,看见没有,这里是我的地盘,这街上到处都是我的人!就算给你一双翅膀,你也别想飞出我的手掌心!”

    “姜炫你说什么呢?”

    她轻嗔他一眼,摸过打火机凑过去帮他把雪茄点上:“你现在就算让我走我也不会走的!你打过我的耳光,踩过我的肩膀,揪过我的头发……,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和羞辱,我都得等找到林心念之后加倍的还给她!”

    他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有仇必报我喜欢!不过,你为什么不直接找我报仇?”

    “找你报仇?找你报仇无异于以卵击石好不好?”

    她顿了顿,语气添了狠戾:“这一切都因林心念而起,我自然要找林心念出这口恶气!亏我前些日子还好心收留她,那么真心的待她,她却反咬我一口就跑了……”

    想想都觉得好气呀!

    看来好人也是不能随便当的,会有报应的。

    姜炫隔着袅绕的雪茄烟雾,突然发现她蕴着薄怒的清冷面庞有一种别样的美。

    正看得有些失神,她抬眸看向他:“可以给我一根雪茄吗?”

    “你还抽?”他惊讶后,拒绝道:“这是男士雪茄,太烈太浓不适合你,到家后我让人给你准备女士雪茄……”

    “我不要女士雪茄,我现在就想抽!”

    她伸手从盒子里摸出一支,学着他的样子放在鼻端闻了闻,咬在贝齿之间就要打火点上。

    姜炫大手一伸,直接就将她口中咬着的雪茄一把夺走:“我讨厌抽烟的女人!”

    她还要伸手去拿,他直接将雪茄揉碎,扔进了垃圾桶:“不听话的话,我就让你试试最新型的上瘾剂!”

    “……”

    她一下子就老实了。

    没人会用自己的余生开玩笑。

    抽烟只是为了排遣心头的焦虑,至于上瘾,她从未想过,也不敢去想。

    半个小时后,一座青灰色的巨型城堡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

    姜炫道:“你现在只剩下六十个小时了!”

    “我知道!”

    她表面上镇定,心里却慌得很。

    林心念真的会来吗?

    她有多舍不得希蒙,就有多害怕姜炫。

    万一她不敢惹姜炫,觉得还是保命要紧,带着那五十万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去过舒坦的小日子也是有可能的……

    夏桑榆心里越想越不踏实,可是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别的退路,只能赌一把了。

    希蒙是个还不到三个月的小婴孩儿。

    躺在摇篮床里,五官都还没脱离胎样,看不出好看还是不好看。

    不过那粉粉嫩嫩的小模样,很容易就勾起了桑榆的母性情怀。

    她伸出食指与他握手:“希蒙,希蒙你好呀!”

    希蒙用力抓了抓她的食指,望着她发出稚嫩的喔喔声,一双干净无比的眼睛也露出欢喜的神色。

    她忍不住勾起唇角:“希蒙真乖!”

    这么乖的孩子,林心念不会不要吧?

    第二天清晨。

    夏桑榆推着婴儿车带希蒙到花园里面散步,亲密接触院子里面的阳光花木。

    希蒙高兴得手脚挥舞,一路上都在兴奋的呀呀低语。

    她用手机捕捉下他可爱灵动的几个瞬间,早饭后回到房间,登录林心念的账号,将这些照片发送到林心念的个人空间。

    顺便还配了一则心情日志:比天使还可爱的宝宝,以后阿姨就是你的亲妈妈!

    刚刚更新了林心念的空间动态,便有佣人敲门进来:“龚小姐,姜先生请你带着神油去他的房间!”

    “哦,好!”

    桑榆将林心念的手机关机,放进包里,这才起身前往姜炫的房间。

    姜炫的房间在三楼。

    这里是观景的最佳角度,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风景优美的半弯海域。

    不过夏桑榆没心情赏景。

    真正的神油已经给了容瑾西,手里这瓶是假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糊弄过姜炫。

    姜炫舒舒服服泡在浴缸里,听见她的脚步声,扬声道:“进来!”

    她迟疑着推门走了进去。

    氤氲的雾气和浓烈的男性气息令她连眼睛都不敢抬:“姜先生,你找我?”

    “神油带来了?”

    “带来了!”

    “过来,今天开始,一日两次!”

    “今天就开始擦?”

    她终于鼓起勇气,往他的方向看去:“你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了?”

    “都已经愈合了!”

    他邪邪挑起半边唇角,哗啦啦一声从水里站了起来:“不信你看!”

    “呀!”她低呼一声,连忙低头别开视线。

    他就喜欢看她这副慌乱羞涩的样子。

    嘿嘿一笑,就那么大刺刺的往她面前走了过来。

    她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两步。

    “姜,姜先生,要不你还是自己擦吧?我下手不知道轻重,万一弄疼你就不好了!”

    “你把我搞成这样,还想要我自己擦?”

    姜炫抽了一条毛巾扔在她的脸上:“少废话,先从脸上开始擦!”

    桑榆还能怎么办呢?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

    小命都在人家手里攥着呢,她除了顺从还能怎么办?

    拿起毛巾,走到姜炫的身边,才发现他挺高的。

    踮起脚尖,勉强将他头发上和脸上的水渍擦了擦。

    然后一路向下,擦他胸膛和后背上的水珠。

    不可避免的,沿着人鱼线一路擦下去。

    也不知道是医生开的止血生肌的药物管用,还是他自身的愈合能力就比别人强,她在他的命根处留下的那么大那么深一个血窟窿,现在已经基本上结痂愈合了。

    她正小心翼翼的擦着上面的水气,他轻啧一声,不耐烦的催促道:“没吃饭吗?这点力气连挠痒痒都不够!”

    她忍着脾气,加大了些力道,刻意绕开了他结痂的部位。

    恰好他泡澡之后,结痂的地方有些发痒。

    擦来擦去也没有擦到痒痒处,他心里顿时有些火冒:“不会擦是吗?信不信我要你用嘴巴给我擦?”

    夏桑榆也来了火气,抬手就将毛巾往他的嘴巴上面重重擦了两下:“这下可以了吧?”

    他一怔之后,心情居然奇迹般的愉悦起来:“龚知夏,你敢整我?”

    她翻了个白眼:“谁让你脑子里面尽是下流思想?我不整你才怪呢!”

    他邪性一笑,搂过她的腰让她紧紧贴着自己:“等我的身体好了,让你更加立体直观的见识一下我的下流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