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18章 让她喂你好了
    舒婉挽唇笑道:“她那么漂亮,你真舍得下手?”

    “有什么舍不得的?”姜炫不屑道:“我姜炫最不缺的就是金钱和美女,她差点割掉我命根子这笔账我还给她记着呢,等找到林心念,两个贱女人我一起收拾!”

    正说着,夏桑榆走了过来。

    她换掉了那身骑马装,穿上香奈儿最新款的裙子,多了一股柔美婉约的味道。

    姜炫看到她,眼底的戾气自然而然消散了些。

    薄唇微勾,邪笑道:“龚知夏,你面子可真大,让我和容先生在这里干坐着等你!”

    夏桑榆没有想到容瑾西也在这里。

    看到他的那一刻,脚步不由自主的滞了半步。

    他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姜炫到底想要干嘛呀?

    容瑾西倒是没有看她,而是抬起手臂将舒婉半搂进怀里,神色轻佻的抚,摸着舒婉的胳膊,问了一句很无聊的话:“你觉得她美吗?”

    舒婉看向走近的夏桑榆,嫣然回道:“美!”

    他像是要成心挑事儿,又问了一句:“你和她,谁更美?”

    舒婉想了想,仰头看着他冷硬的侧颜:“你觉得呢?我和她之间谁更美?”

    他垂眸看了看依偎在怀里的女人,沉声说:“在我眼里,你和她,都没有我的妻子夏桑榆美!”

    “……”

    舒婉看到他眼底那抹深情的神色,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倒是旁边的姜炫呵呵一笑,接话说道:“龚知夏哪能和我们婉婉比?她行为放,浪,心肠残忍,除了会勾,引男人,没有哪一点儿比得过我们婉婉!”

    夏桑榆被他们损成这样也不生气。

    她笑盈盈坐了下来:“不是说吃饭吗?上菜吧,我饿了!”

    被烟熏过的嗓子,让容瑾西的眉梢不自觉的轻微蹙了一下。

    他已经在很努力的配合她,尽量做出一副和她不熟,对她不感兴趣的样子了。

    可是她身上一丝细微的变化,依旧让他的心境不受控制的起伏。

    他状若无意的抬眼,视线从她的脸上扫过,发现她眼睛浮肿,脸色极差,连嘴唇都泛着一种病弱的惨白,他的心房顿时泛起一股难言的揪痛。

    他太了解她了!

    无论她遭受了什么,都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强撑着。

    扛不住的她要硬扛,撑不住的她要死撑。

    从认识到现在,差不多五年左右的时间,她遭遇了人生的重重变故,可是真正向他求救的次数少之又少。

    她要一个人硬撑,他也没办法。

    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敛藏所有锋芒,暗地里不动神色的配合着她,保护着她,尽量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就好比现在,他只能把心底的关切藏起来,尽量把看向她的目光表现得淡漠一点儿……

    饭菜很快就一一端上了桌子。

    舒婉先给容瑾西盛了一碗热汤,柔软的声音道:“容先生,你胃不好,先喝碗热汤暖暖肠胃……”

    容瑾西慢吞吞应了一句:“好,你喂我!”

    舒婉怔了一下,喜道:“好呀好呀!”

    没人的时候,他对她一直都很冷漠,连一个眼神都吝于给她。

    所以,现在这种亲昵的邀请,真是让她受宠若惊。

    她连一贯的温婉秀雅都不要了,迫切的端起汤碗,用小勺子舀了热汤,放在唇边吹了吹,这才送到容瑾西嘴边:“啊……”

    容瑾西自然是极其配合的张口吞下。

    夏桑榆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见,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没吃两口,身边的姜炫开始作妖:“我也要喂!”

    她假装听不见,挑了一块糯米排骨自己低头啃着。

    姜炫没了耐心,用脚猛地踹向她坐下的椅子,大声吼道:“我说我也要喂,你他妈听不见呀?”

    她嘴边的排骨就啪嗒一声掉到了桌子上。

    身体还差一点狼狈的从椅子上滑坐在地上。

    她忍着火气,扯纸巾擦了擦嘴角,尽量平和的说:“你有手,干嘛还要让人喂?”

    姜炫眼神极其危险,怒声喝道:“你看看人家舒婉对容先生的态度!都是女人,你就不会学着点?”

    “学不来!”她硬声说:“既然她那么喜欢喂男人,你就让她喂完容先生再喂你好了!”

    “敢顶嘴?”

    姜炫目光一狠,抬手抓住她的头发直接就将她摁在了面前桌子上:“信不信老子现在就让人卸了你?”

    突然的状况,让容瑾西猛地被汤呛住了。

    他神色微变,正要站起身,舒婉急忙将他摁住,十分温柔的语气道:“别怕别怕,我哥就是这暴躁脾气,你跟他相处时间长了就明白了!这还算轻的呢,上次我哥在餐桌旁边直接把一个叛徒抹了喉,血流得一桌子都是……”

    “咳咳!咳咳咳……”

    容瑾西更加剧烈的呛咳起来。

    舒婉连忙帮他抚拍后背,连声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喂得太急了……”

    容瑾西摆摆手:“不关你的事儿……”

    他的目光看向被摁在桌子上的夏桑榆。

    夏桑榆的表情反而出奇的平静。

    她唇角微微勾起,冷声说道:“姓姜的,我知道林心念的下落了!”

    姜炫脸上的凶光果然褪尽:“她在哪里?”

    “你先放开我!”

    “敢耍花样,我弄死你!”

    姜炫恶狠狠威胁一句,松开了夏桑榆。

    她坐直身体,神色从容的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又把歪掉的项链重新整理了一下,这才语气平静的说道:“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把林心念交到你的手里!”

    她神色笃定,不像是撒谎。

    这么多天都过去了,再等三天又何妨?

    姜炫的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被夏桑榆用林心念一搅,连喂汤喂饭这回事儿都忘记了。

    “容先生,来,咱们哥俩走一个,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他站起身,就要为容瑾西斟酒。

    舒婉连忙伸手推开他的酒瓶子:“容先生有很严重的胃病,医生说他以后都不能再喝酒了!”

    “不能喝酒了呀?那多没意思!”

    姜炫有些遗憾,不过有妹妹帮着说话,便也不好再给容瑾西斟酒。

    他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吞下:“爽!”

    夏桑榆始终觉得容瑾西的目光有意无意在往自己身上扫。

    实在是害怕露出马脚,她食不知味的应付了一会儿,放下筷子道:“你们慢吃,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姜炫刚刚缓和下来的脸色又黑了下去。

    他正要发怒,容瑾西淡声说:“让她走吧!板着个脸坐在这儿,害得我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夏桑榆这才得以脱身。

    自从昨天逃跑被抓回来,害得两名随从丢了性命之后,她身边的看守随从明显多了起来。

    她心里有了注意,便也懒得再动心思逃跑了。

    在房间里面闭目养神的时候,姜炫推门走了进来。

    她睁开眼睛:“姜炫,带我去见希蒙吧!”

    “希蒙?”他立即警觉起来:“你见希蒙做什么?”

    “只有见到希蒙,我才能帮你找到林心念!”

    “龚知夏,你当我姜炫是白痴吗?你刚把我的前妻藏起来了,现在又想要打我儿子的主意?”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

    桑榆表情严肃的分析道:“可是你想想,林心念被你扫地出门之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的孩子希蒙,如果她有了钱,又知道你来了晋城,她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是哪里?”

    姜炫茫然:“她会去哪里?”

    “当然是你的住处,是去找希蒙呀!”

    桑榆着急的说道:“她曾经和我说过,就算是偷也得把希蒙偷出来!姜炫,你最好马上就带我去见希蒙,等到林心念真把希蒙偷走了,你再想找她,就难如登天了!”

    “该死的贱女人,她居然敢偷我的儿子?”

    姜炫立体深邃的五官,再度染上了杀气:“等我逮到她,一定将她千刀万剐!”

    “别说这些没用的!咱们现在就赶紧走吧!”

    “好!你收拾一下,我这就让人安排启程!”

    “等一下!”她走到他面前,叮嘱道:“咱们离开晋城的事情,你最好别让任何人知道!”

    他不解的问:“为什么?”

    “因为会打草惊蛇呀!林心念身边的男人耳目众多,如果他们知道咱们动身去了马来西亚,说不定提前下手,希蒙就危险了!”

    “嗯,你说得有道理!那咱们就悄悄的走!”

    “连你妹妹也别告诉!”

    “行!反正她也想留在容先生身边多呆几天……”

    桑榆发现,姜炫这人外表看着凶神恶煞,十分吓人。

    其实也不过是个有勇无谋之人而已。

    他的思维不够缜密,耳根子还软。

    也正因如此,夏桑榆才能侥幸的活到现在。

    她开始收拾东西。

    手机开机,找了七条心灵鸡汤短文,设置成连续一周的个人动态定时发布,然后将手机锁在酒店的床头柜中。

    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利落的出行装,姜炫的人已经来接她去机场了。

    争分夺秒,她也想快点把林心念给揪出来。

    晚上八点半,她走出国际机场,迎面吹来的已经是马来西亚的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