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17章 一不小心,过了肺
    “当然是了!”桑榆一脸委屈的说道:“早知道容先生这么小气难缠,我在浴场的时候就不惹他了!”

    舒婉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

    她笑盈盈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辛亏你惹了容先生,不然的话,我就没机会认识容先生了!”

    夏桑榆每次看到舒婉,脑子都会反应慢半拍似的浆糊一会儿。

    也说不上为什么,心里总觉得这个女人不似表面上看着的这么简单。

    舒婉走到容瑾西身边,软软的声音道:“容先生,你就别怪龚小姐了啦,以后也别再找她的麻烦行不行嘛?她是我哥的人呢!”

    最后这一句话,让容瑾西和夏桑榆都变了脸色。

    桑榆急声问道:“舒婉小姐,什么叫我是你哥的人?”

    瑾西则惊讶道:“姜炫是你哥?”

    现场气氛莫名的就有些尴尬了。

    最后还是姜炫最先反应过来:“容先生是晋城名人,我姜炫早在马来西亚的时候就如雷贯耳,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认识!今日既然有缘走到了一起,不如我请容先生去铜雀台坐一坐?”

    桑榆脱口道:“不行!”

    姜炫锐戾的目光看向她:“为什么不行?”

    桑榆语塞:“因为……”

    因为铜雀台是Nayara酒店内置的一个高级会所,里面常年豢养着一批高颜值,高学历,高素养的红粉军团,随时都可以为入住的客人提供那方面的服务。

    可是眼前的两个男人,不管是容瑾西还是姜炫,现在的情况都用不上女人呀!

    而且,在姜炫的面前,她根本没把握演好和容瑾西之间的戏,只怕一个不经意的眼神流露,姜炫就能看出他们之间的爱意缠绵,从而像对待韩启等人那样对待容瑾西……

    若用瑾西的安危来要挟她,她可真的就生不如死了。

    想到这里,夏桑榆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因为最近正值扫黄打非,你们去铜雀台,搞不好就会被抓的!”

    她转眸看向一旁的容瑾西,冷声说道:“容先生,我已经诚心诚意给你道过谦了!如果你还要纠缠我,可就别怪我报警告你骚扰了!”

    说完,狠狠瞪了容瑾西一眼,冷着脸在众人或诧异或怀疑的视线中离开了。

    她回到了刚才与姜炫呆过的那个房间。

    地上的两名随从,已经死了。

    尸体就躺在入门的过道上,血把地毯都润透了。

    那些坚硬的金片,划伤了他们的咽喉,他们的食道,他们的气管……

    姜炫说,只要夏桑榆把林心念那个贱女人的下落告诉他,就可以马上送这两名随从去医院接受手术治疗,如果能捡回一条小命,这些金片儿就都是他们的了!

    只可惜,夏桑榆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林心念的下落。

    这两个人,真就这样白死了。

    桑榆在他们的尸体面前默默站立了片刻,心里的焦虑多过了惧怕,抬步从他们身边走过,去里面的书桌上找到了姜炫的雪茄。

    过于粗大的雪茄含在口中,还没开始吸,辛辣闷郁的味道就令她有些眩晕作呕。

    好不容易点燃,吸一口又不小心过了肺,一下子呛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姜炫送走了容瑾西和舒婉,回到房间的时候,正看见她蜷缩在大圈椅上,单薄的身体因为剧烈的呛咳而不停抽搐,短发耷拉着,露出优美的低垂的脖颈……

    他抬步跨过两名随从的尸体,走过去将她指间的雪茄一把夺了过来:“谁让你抽的?”

    她低头埋在双臂之间,哽声说道:“姜炫……,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前妻去了哪里……,就算你把我身边的人全部杀光,我也找不到她呀……”

    他心底刚刚泛起的一丝同情和柔软又因为林心念的话题而消褪了。

    他再度抓住她的短发,暴力的将她从椅子上拎了起来。

    “你会找不到?龚知夏,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我的人都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贱女人到了晋城之后,就一直和你在一起,同吃同住同逛街,甚至她的发型和衣服都是你帮着挑选的……,你现在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在哪里?龚知夏,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你知道吗?”

    暴戾呵斥的同时,还拽着她的头发来回的甩了甩。

    她纤弱的身体在他的面前,轻薄得像个纸片人,丝毫抵抗力都没有。

    桑榆无力挣扎,疼痛之下,喉咙里面发出了呜呜的声响。

    玻璃的浮光中,隐约可见黑衣武士的身影……

    只需要她一个简单的手势,他们就能够从黑暗中冲出来,与姜炫拼个血溅当场。

    可是她紧紧咬着齿关,既不肯发出呼救的信号,也固执的攥着拳头,始终不肯做出那个召唤手势!

    黑衣武士和阿执那批精英保镖不同,他们打小就进入千野庄园,是千野老爷一手调教出来的。

    他们的身上,有着太过明显的千野家族的痕迹。

    如果被姜炫知道她龚知夏就是千野加藤的亲生女儿,就是麻田也香,就是夏桑榆,只怕又会惹出许许多多没有必要的麻烦。

    那些她拼尽全力想要保护的人,只怕又会陷入不可预测的危险当中。

    所以,只要还有一口气,只要还能再撑一会儿,她就绝对不会让这些黑衣武士出来。

    好在姜炫也并没有真要取她性命的打算,拽着她摇晃一阵,发泄了心头怒火,扔开她就出门去了。

    夏桑榆瘫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对着玻璃浮光后面那一双双关切的眼,喃喃说道:“我没事儿……,没事儿……”

    甚至,她的嘴角还勉强牵出了一丝笑意。

    真的没事儿!

    只要她好好藏在龚知夏的身份后面,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儿的。

    至于姜炫,她看得出,他暂时还不会对她怎样。

    桑榆在房间里面昏睡了一会儿。

    大概是忧思过甚,做梦居然梦见了林心念。

    林心念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奶娃在一起。

    她浑身上下都流溢着柔软的母性气息,逗那小奶娃道:“希蒙,希蒙你看,这是你知夏阿姨……”

    然后,林心念又抬起头看向她,含笑问道:“知夏,你看,我的希蒙是不是很可爱?很乖?”

    夏桑榆着急的说道:“林心念,你特么也太不讲义气了吧?我千方百计想办法为你要回希蒙的抚养权,你却丢下我一个人跑了……”

    说着,她就想要伸手去抓林心念:“你起来!你跟我去见姜炫!把你交给姜炫,他就不会怪我了……”

    然而她和林心念之间像是隔着一道无形的墙。

    她能听到林心念说的话,可是林心念却听不到她的声音。

    她伸手去抓,也只抓了个空。

    在梦里面,她也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了。

    心里却反而更加焦灼。

    她不停叫着林心念的名字,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过了不知道多久,耳边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龚小姐,姜先生让你下楼去吃午饭!”

    姜先生?

    她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性随从,有一瞬间的心神恍惚:“我这是在哪里?”

    “还能是哪里?当然是Nayara酒店了!”

    随从将一套香奈儿藕荷色裙子放在她的身边:“快点换衣服吧,别让姜先生等久了!”

    “哦……”

    她想起了姜先生,想起了这一两天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

    是林心念的失踪和叛逃让她遭遇了这一连串的厄运!

    将来,如果有机会找到林心念,她一定要狠狠教训林心念,把这些日子所遭受的痛苦加倍的还给她!

    她起身洗漱,发现那两名因金片惨死的随从已经被人拖走了。

    长绒地毯上还有残留的血痕,怵目惊心。

    楼下的VIP餐厅。

    容瑾西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衬衣上的纽扣松开两颗,露出俊脸的脸上浮着一层令人看不懂的复杂表情。

    舒婉在旁边动作轻柔的为他捏腿,动听的声音柔柔说道:“容先生,我哥哥都给你说了这么半天了,你愿不愿意合作,倒是表个态嘛?”

    容瑾西修长的手指抚着冷硬的下颌,表情淡淡:“没看出来,姜先生野心还挺大的!”

    “男人嘛,只有不停的开疆拓土才能壮大自己的势力!”

    姜炫把玩着一支深褐色雪茄,继续开出诱人条件:“只要你愿意,你完全能够做得比我更好!”

    容瑾西挑眉,语气更淡了几分:“要不咱们先吃饭吧?我饿了!”

    “你饿啦?”舒婉转眸看向姜炫:“容先生有胃病,医生说不能饿的……”

    “哦?是吗?我听说容先生胃病都吐血了?看来传言是真的了?”

    “当然是真的,医生说再晚点儿送过去就有生命危险了!哎呀哥,你就快点让他们上菜吧,容先生不能饿的……”

    “好好,上菜上菜!”

    姜炫一面叫服务生上菜,一面往电梯口看了一眼,低声抱怨道:“龚知夏这女人,一直拎不清自己的身份,磨磨蹭蹭,居然还让我们等!”

    容瑾西眸光一动,随意问道:“姜先生对她有兴趣?”

    “有个屁的兴趣!”姜炫怒道:“她把我前妻藏起来了,如果不是为了找到那个贱女人,我早就将龚知夏给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