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15章 逃不掉的惩罚
    夏桑榆吓得往后面缩了缩,弱声解释道:“不,不是的,我刚才想要上洗手间,听见你们在说话,不敢打扰……”

    房间没有开灯。

    他冷鸷的身影与黑暗融合在一起,一步步宛如死神往她逼近过来:“偷听到了什么?”

    她下意识的后退:“我都解释过了……,虽然我听到了一些,可是我并不故意要偷听的。”

    “偷听就是偷听,有什么好解释的?”

    “好吧,我承认,我听到了一些……”

    她顿了顿,反而无畏了。

    明亮的眼神迎上他阴冷的目光,平静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查一查也是应该的!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我剥了容瑾西的裤子,害他出了那么大的洋相,他现在恨我恨得要死……”

    他暗沉的目光凝视她片刻:“知道舒婉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买下容瑾西的裤子吗?”

    “肯定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博取容先生的好感呗!”

    她一本正经,分析道:“现在晋城所有人都知道容先生的妻子夏桑榆已经被查婉娜和巴颂给杀死了,容夫人的位置空缺着,好多人挖空心思想要往上爬呢!”

    姜炫没有说话。

    轮廓分明的脸上怒气隐现,噬血的唇克制的抿成了一条线。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像是连空气都要冻结了。

    桑榆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你……好像很关心舒婉?”

    他横她一眼:“不该问的别问!”

    好吧,不问就不问。

    她看向他分开站立的腿心,岔开话题道:“你恢复得这么好?都能下床了?”

    “我一生下来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哪一次的伤不比这一次重?”

    “你别怪我就好!我当时也是被你吓怕了,才会失手伤到你……”

    “没关系,我有神油!”

    他摊开掌心,露出一只通体黑色的小瓶子。

    夏桑榆看着这支只比唇膏略微大些的小瓶子,心跳忽地漏了一拍:“这就是神油?”

    “是的!”他居然直接就将小瓶子递到了她的面前:“你先拿着,等过两日,我的外伤愈合了,你每日早晚为我擦两次。”

    “哦哦,好的!”

    她急忙小心翼翼,伸出了双手。

    他并不知道这小小的瓶子,承载了她多少希望。

    就那么随随便便的将小瓶子往她手中一抛:“收好,空运很麻烦的!”

    “好好……”

    她已经激动得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伸手将小瓶子牢牢攥在掌心,她郑重道:“你放心,我会好好收着的!”

    姜炫并没有看出她神色当中的异样,歪在她的床上,懒洋洋道:“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儿礼物,在客厅的桌子上,你去看看吧!”

    “给我的礼物?”

    她有了神油,已经什么都不想要了。

    不过,为了不让姜炫起疑,她还是站起身,出了房间。

    客厅桌子上有一只盒子,包装得挺精美的样子。

    夏桑榆心里突然涌上恐惧,根本没有拆开的勇气。

    她不相信那盒子里面会是真正意义的‘礼物’……

    姜炫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阴鸷的声音怂恿道:“去看看吧!是那位韩先生让人送来的!”

    韩先生?

    她疑惑又不安的走过去,伸手将上面的丝带拉开。

    里面是一层淡紫色近乎透明的玻璃纸,看上去是真的很漂亮。

    她放下戒心,低声抱怨道:“这个韩先生,我都告诉过他,说我是在利用他,他怎么还送礼物呀?”

    说话的同时,拆开玻璃纸,将里面一只精致的磨砂瓶子取了出来。

    瓶子盛着半瓶液体,里面泡着一只奇怪的东西。

    她好奇心起,忍不住凑近看了看。

    “这是什么呀?”

    待看清之后,她惊得尖叫一声,猛地将瓶子扔了出去。

    瓶子滴溜溜在铺着长绒地毯的地上滚了两圈,慢慢停了下来。

    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珠子,随着液体的荡漾而上下浮动,可怖的直直的盯着她。

    夏桑榆吓得连退几步,满面惊恐的望向一脸闲适的姜炫:“你这个魔鬼!你会下地狱的!”

    姜炫挑眉:“在我眼里,地狱和人间毫无分别!”

    他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她。

    她操起旁边的一只摆件,对着他的脑袋就扔了过去:“混蛋!恶棍!你答应过会放了他的!”

    姜炫偏了偏脑袋,避开她的袭击。

    “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我没有要他的性命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他走过去,弯腰将瓶子捡起来,随意的在手中抛了抛:“这还只是一个警告!如果你胆敢给我耍花样,下次送到你面前的可能就是他的脑袋或心脏了!”

    夏桑榆又气又怕,手脚哆嗦:“你这畜生,你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他笑了起来:“我姜炫命债累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你以为我会怕什么因果报应?”

    他走到她的面前,大手抚上她冰凉的面颊:“一颗眼珠子而已,瞧把你吓的!”

    他的触碰让她恶寒不已。

    她猛地甩开他的手,歇斯底里吼道:“别碰我!你这个言而无信的混蛋!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林心念的下落!死都不会!”

    他猛地掐住她的脖子,用力一摔,直接就将她摔在了沙发上。

    明明是个受伤的人,力气却大得出奇。

    桑榆跌在沙发上的时候,脑袋撞在了扶手上,疼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龚知夏,你有种,终于磨光了我的耐性!”

    姜炫阴恻恻的声音传来:“我给你一天时间把林心念那个贱女人的下落告诉我,不然的话,我就叫人把韩先生的脑袋送到你的面前!”

    桑榆又急又怕,已经快要晕厥了。

    好在姜炫并没有继续为难她,将那只瓶子扔在她身边,便转身进了卧室。

    她趴在沙发上喘息了好一会儿,思绪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林心念的下落?

    她自然是给不了!

    现在神油已经到手,她没必要继续与这头恶魔呆在一起。

    从沙发上起身,她去厨房准备了早餐。

    半个小时后,她系着围裙走进姜炫的房间:“姜先生,早饭好了,你要不要起来吃点儿?”

    姜炫高大的身影横躺在床上,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了。

    她从他的房间退出来,自己一个人吃了早饭。

    然后进了洗漱间,将神油用柔软的抽纸层层包裹起来,外面再用透明胶一层一层的勒缠。

    确定不会摔碎不会泄露,她将小瓶放进了长靴里。

    守在门口的随从见她出来,立即警惕的站直了身子,用生硬的英语道:“谁让你出来的?”

    她一脸认真,正色说:“姜先生让你们都进去,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们!”

    “好的!”

    两名守门随从对于她的话居然没有起疑,答应一声,便进去找姜先生去了。

    夏桑榆赶紧往电梯间的方向走去。

    正好有下行的电梯经过,她快步入内,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

    电梯里面,她摸出手机,摁下了开机键。

    阿执的电话很快就打了进来:“夫人,你去了哪儿?我们到处找你,都快急疯了!”

    “我没事儿!”她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容先生还好吧?”

    “容先生也一直在找你!”

    “你告诉他,我没事儿,很快就能回家了!”

    一想到再过几天,容瑾西的身体就能重振雄风,她心里就涌动着雀跃的情绪。

    挂断电话后,电梯已经下行到了一楼大厅。

    然而,旋转门大厅附近,全是姜炫的人。

    他们一看见她,便用叽里呱啦的马来语大声吆喝,脚步纷沓,往她这边追来。

    她心中暗咒了一句脏话,转身就往侧面的应急通道跑去。

    但是她一个从不健身的女人,怎么可能跑得这帮扎德成员?

    才刚刚跑了不到二十米,便被人从后面一把扑过来,将她狠狠摁在了墙上。

    逃跑计划,就此夭折了。

    五分钟后,她回到了姜炫顶级奢华却气息肃杀的房间。

    那两名守门的随从跪在地上,正瑟瑟发抖,不住声的哀求。

    “姜先生,求求你了姜先生,看在我们往日忠心耿耿的份儿上,饶了我们吧……”

    姜炫腰间围着一条白色浴巾遮住关键部位,就那么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慢吞吞的语气反而少有的柔和。

    “放心,我不会要你们的命!不过,你们放跑了我的猎物,惩罚终归是应该有的!”

    他轻飘飘一句话,差点没将两名随从吓瘫。

    姜炫轻轻击掌,便有另外一名随从捧着一只银色的托盘走了过来。

    托盘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两摞长方形金块。

    金块的大小和一片绿箭口香糖差不多,很薄,金灿灿的。

    夏桑榆一进屋,便听见姜炫残忍道:“一共十二块,你们一人六块,全部吞下去吧!!”

    她心下一惊!

    吞金?

    这可是会死人的!

    地上跪着的两名随从闻言也是脸色大变:“姜先生,饶命呀……”

    姜炫笑腔噬血:“想要活命,就求求这位龚知夏小姐吧!她什么时候肯乖乖把那个贱女人的下落告诉我,我就让人将你们肚子里面的金块取出来!”

    说完,也不看夏桑榆,直接就让人将金块往那两名失职的随从嘴巴里面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