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14章 神油在手,天下我有
    姜炫冷冷盯着她:“你调查过我?”

    “我……”桑榆一时有些语塞。

    她脑子里面念头急转,脱口说道:“我调查你做什么?是林心念了呐,是她告诉我的!她真的很爱你,对你的一切事情都很上心,只可惜你一直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他的注意力果然就被转移到了林心念身上:“她现在在哪里?”

    “她现在在……”

    夏桑榆的脑子再次发懵。

    她根本就不知道林心念躲到哪里去了。

    用林心念来保命纯属无奈之举。

    就算杀了她,她也交不出林心念呀……

    正纠结着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的时候,姜炫的一名随从推门走了进来。

    “姜先生!”

    随从站在床周的帷幔外面,压低声音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晋城容先生好像动用了不少人力物力,在查找这位龚知夏小姐的下落!”

    “容先生?容瑾西?”

    姜炫有些意外的看向垂眉敛目站在旁边的夏桑榆:“他在找你!看来你对他来说,很重要?”

    “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压抑着心头起伏的情绪,尽量平静的说道:“我在浴场里面戏弄过他,剥下他的贴身泳裤让他出尽了洋相,他找我,多半也是为了报复我吧!”

    姜炫来了兴趣:“哦?你当真剥了他的裤子?”

    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对呀!我将他的裤子卖给了一个叫舒婉的花痴女人,还得了五十万呢!”

    他的眼底再次掠过异样的情绪:“她花五十万买了容瑾西的泳裤??”

    “没错!我这人从来不说假话的……,你实在不信,可以去查嘛!”

    夏桑榆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目光看向医生和护士手中的动作,摆明了不想再和姜炫说话。

    她在浴场里面出尽风头的事情,他的人也查到一些,却没想到这中间还有如此多的细节。

    姜炫勾了勾手指头,一名随从便躬身向前:“姜先生有何吩咐?”

    “去查一查!”

    “是!”

    随从很快就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姜炫的目光就一直都停留在夏桑榆的脸上,带着审视,猜疑。

    桑榆表面上很平静,心底却旋起了巨浪。

    她没想到容瑾西会这么快就得到消息,到酒店里面查找她的下落。

    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不是已经将她踢出他的生活圈子了吗?

    干嘛还这么关心她?

    心里酸酸的,涩涩的,又有一丝说不清的甜蜜。

    辛亏她上午在浴场里面是真的戏弄过他,希望姜炫不会对他们之间的关系起疑吧!

    一旦姜炫将目标放在容瑾西的身上,那瑾西身后的小华庭和曜儿他们就不安全了……

    姜炫阴冷的声音突然传来:“龚知夏,你好像很紧张?”

    她忙道:“我有什么可紧张的?”

    “如果不紧张,这房间冷气这么足,你鼻尖上干嘛还冒汗?”

    “我冒汗了吗?”

    桑榆用手擦了一下,旋即掩饰说道:“我看他们帮你清理伤口嘛……,这么深,还出了这么多血……,我都替你觉得疼……”

    “替我觉得疼?”

    姜炫一伸手,直接将她从椅子上拽到了床上:“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夏桑榆满眼问号:“你脑子里面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爱上你?”

    他语气笃定:“只要你是个女人,就一定会爱上我!”

    她在心底狂翻白眼:“姜先生,你伤在男,根,还是伤在脑子?!”

    他扯唇而笑:“你在骂我?”

    “放开我!”

    她十分不喜欢他身上的气息和味道。

    奋力挣开后,她冷着脸说道:“姜先生,我觉得你现在还是关心一下你的身体比较好!”

    “有神油,我的身体不用担心!”姜炫邪邪的看着她:“等神油空运过来了,我会让你每天替我擦药……,嘿嘿,你会亲眼看到它的变化的!”

    “我帮你擦药?”

    “当然!你不帮我擦药,难道还要我自己擦?”

    “不怕我找机会真的把它切下来?”

    “你不会的!”

    “凭什么说我不会?又要和我赌胆量吗?”

    “等你亲眼看到它在神油的作用下慢慢康复,你就不舍得切下它了!”

    “那可未必!”

    “我敢肯定,到时候你只会膜拜它,想要好好服侍它……”

    姜炫的脸上,有一种自信过头的狂傲。

    夏桑榆表面上不屑一顾,心里却对亲手擦神油这事儿有了几分期待。

    事情远比她预估的要顺利很多。

    这姜炫手段虽然狠辣,可是心思很明显不够缜密呀……

    正想着,医生长长叹息一声,道:“好了……”

    桑榆故作关切:“都处理好了?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姜先生以后的生活不会受影响吧?”

    “我只是帮着做了一个最基础的止血和清理,建议姜先生还是去我们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手术吧,因为这个伤口切断了神经和肌腱,如果不手术再接的话,以后只怕是不能再享受做男人的乐趣了!”

    医生刚刚说完,姜炫便是一通爆喝。

    “放屁!老子的身体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再接手术!老子有神油,神油你懂?你们这群庸医,就只知道诓人去医院做手术做手术,真是可恶至极!”

    医生被他一吼,连忙低下头弱声道:“当然,我也只是建议……,要不要做手术,完全遵从姜先生您的意见!”

    桑榆也连忙说道:“姜先生,你干嘛对人家医生发脾气?人家也只是建议,又没有强迫你一定要去做再接手术……”

    姜炫目光一寒:“这么护着他?和你有一腿?”

    “下流!”

    她的小脸上也有了薄怒,提高音量道:“姜炫,你可不可以别用你的恶意来揣测所有人?人家医生护士这大半夜的连觉都不睡,跑来这里给你治病,你倒好,一言不合就揍人!就你这副德行,还敢指望有谁会真心爱上你?我看你是做梦吧!”

    “不准对姜先生无礼!”

    两名随从上来,就要教训桀骜的夏桑榆。

    姜炫却在片刻的冷凝后牵唇一笑:“好啦,你们都给我出去!”

    随从迟疑:“姜先生?”

    他脸色一沉:“出去!”

    “是!”

    随从带着医生护士,很快就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当偌大的豪华套房里面只剩下夏桑榆与姜炫两个人的时候,她的气场顿时就弱了下去:“今天太晚了,姜先生你早点休息吧!”

    “等一下!”他狼一样幽暗的目光紧紧盯着她:“你还没有说你的第二个条件!”

    “第二个条件?”

    第二个条件就是神油呀!

    可是她现在发现,如果主动提‘神油’二字,他肯定会藏着掖着连看也不给她看一眼。

    倒不如就像现在这样,任由事态自然发展,说不定神油马上就要到她的手上了。

    姜炫见她神色恍惚,不由得追问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在你面前,我哪敢耍什么花样?”

    她一脸顺从,含笑说道:“我的第二个条件还没想好,等你的身体好了我在告诉你吧!”

    “好!我就暂且相信你的这些鬼话!”

    他的脾气,好得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夏桑榆为了尽快进入角色,也为了能够尽快博取他的信任,当下便进洗漱室里面端来了热水,投了热毛巾帮他擦洗脸和手。

    他舒舒服服躺着,一脸的享受:“你很上道!”

    “命在你手里,不上道也不行呀!”

    她垂着眼睫,长长的眼睫毛,掩藏了所有情绪。

    替他擦洗了身体,又给他点了一支睡前雪茄,然后去了隔壁的小房间睡觉。

    天快亮的时候,她迷迷糊糊听见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因为身周的环境十分陌生,而且十分凶险,所以她很快就警醒了过来。

    轻手轻脚下床,悄无声息将房门拉开了一条缝隙,姜炫和随从说话的声音就从外面清晰的传来。

    “姜先生,我们已经查过了,龚知夏小姐没有撒谎,上午在浴场,她剥下容先生的贴身泳裤大肆拍卖,气得容先生都吐血了……”

    “她真的花了五十万买一个男人的内裤?”

    姜炫的关注点,却神奇的落在了买内裤的女人身上。

    随从的语气也随即变得凝重起来:“是的!她还送容先生去了医院……,看上去,像是喜欢上了容先生!”

    “哪有这么没来由的喜欢?”姜炫愠怒道:“她今天上午才和我一起到晋城,一眼就爱上了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你觉得这可能吗?”

    随从被他的气势一压,瞬间变得哑然无语。

    夏桑榆听到这里暗暗心惊。

    那舒婉,和姜炫是一路人?

    听姜炫的语气,好像还很在乎她!

    那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夫妻?

    很显然不是。

    若真是夫妻,入住酒店后姜炫就不会另找三名晋城名媛来解乏了。

    朋友?抑或是兄妹?

    她还没捋出一个头绪,便又听见姜炫冷鸷的声音道:“去给我盯着她!想办法把她给我弄回来!”

    “是!”

    随从出门,房间里面顿时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

    夏桑榆正要将房门轻轻合上,忽然听见魔鬼沉重的脚步声往这边走来。

    她心头一惊,姜炫?

    他伤到了要害,这么快就能下床行走了?

    正想着,房门咚的一声被推开。

    姜炫高大阴暗的身影直逼而来:“睡不着?是想要我陪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