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13章 好女人都回家睡觉了
    “现在都还没有从房间里面出来?”

    容瑾西心里突然就很担心隔壁房间的名媛是四个而不是三个。

    姜炫这人残暴冷血,除了杀人之外,最喜欢的应该就是女人了。

    据说他从成年之后,每天晚上都离不开女人。

    少的时候一个,多的时候N个。

    夏桑榆落在他的手里,还能有好?

    他俊脸阴郁,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来到了隔壁房间。

    这是酒店最奢华最大气的一套房间。

    姜炫的随从两个小时前刚刚退房离开,酒店服务员还没有来得及清扫整理,房间里面还充斥着隐靡难闻的气息。

    随从很快就将三名昏睡中的名媛给拎了过来。

    三人稀里糊涂,看着脸色阴沉的容瑾西不知所措:“容,容先生……”

    容瑾西冷声盘问,却并没有得出有用的线索。

    无奈之下,只得带着人扫兴而归。

    刚刚走出酒店大门,便看见两名醉醺醺的男人正在路边调,戏舒婉。

    一人伸手摸舒婉的脸:“美女,一个人吗?要不要哥哥们陪你呀?”

    另外一名男人则用手上下抚,摸她裸在外面的胳膊:“啧啧,瞧这细皮嫩肉的……,真招人心疼……”

    舒婉花容失色:“走开……,别碰我……”

    她已经退到了一棵景观树旁边,无路可退了。

    情急之下,她扬声说道:“我是容瑾西容先生的女人,你们再敢碰我,他一定会剁了你们的手!”

    “容先生?”

    两名男人有些畏惧的愣怔片刻后,其中一人色胆包天,涎脸笑道:“如果你真的是容先生的女人,又怎么会一个人在酒店的门口游荡??”

    另外一人也一脸贱样,笑着说:“没错!我们哥俩观察你好久了……,如果你真的是容先生的女人,身边怎么可能连个随从都没有?”

    说话间,其中一人的脏手便往她身上揉去。

    舒婉吓得失声惊叫:“救命,救命呀……”

    “别叫啦!现在都快深夜十二点了,好女人都回家睡觉了,只有坏女人还在外面!”

    男人说着,拉过她的手臂,搂着她就要往旁边一辆黑色轿车上面走去。

    舒婉就在这时候看见了容瑾西。

    她眼神一亮,大声唤道:“容先生,容先生救命呀……”

    容瑾西异常冷漠的往她看了一眼,脚步不停,继续往前面走去。

    她急了:“容先生你救救我呀,他们是坏人,我不认识他们!”

    他目不斜视,脸上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带着随从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那两个男人见状,胆子更加大了。

    他们龇牙咧嘴,贱笑说道:“你看,容先生根本就不认识你!”

    嘶啦一声,直接将她身上的修身旗袍撕出了一道口子。

    半边雪白的胸部都露了出来。

    其中一名男子,直接就将脏手伸了过去:“嘿嘿,这女人,真白!”

    舒婉吓得连连躲闪,不停惊叫:“容先生,容先生求你救救我……,呜呜,我是来晋城度假的!我在这边无亲无故,你不收留我,我没地方去呀……”

    容瑾西的脚步,迟疑的慢了下来。

    舒婉挣开那两个男人,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容先生,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吧……,我保证不做让你讨厌的事情……”

    那两个色胆包天的男人还想要靠近,被容瑾西身边的随从给拦住了:“容先生的人,你们也敢碰?”

    “她,她真是容先生的人?”两个男人脸色惶恐:“容先生,实在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她是你的人……”

    容瑾西齿缝里面冷冷迸出一个字:“滚——!”

    “是是是!我们这就滚!”

    两个男人连声答应着,仓皇转身,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转角。

    舒婉那张美丽的脸上还挂着泪水,楚楚可怜的说道:“容先生,这些坏人太可怕了……,我好害怕……”

    容瑾西深不见底的眸光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凉声道:“以后就跟着我吧!”

    “……”

    舒婉半张着嘴巴没有说话,脸上和眼神却有惊喜之色满溢出来。

    容瑾西不再看他,抬步往车上走去。

    舒婉急忙小快步跟上,一边走,还一边用手捂住耷拉下来的半块布料,遮住外露的春光。

    街道转角处,两名男人看着舒婉上了容瑾西的车,不由得相视一笑,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

    一人说:“小姐这次不会再被容先生赶走了吧?”

    另外一人说:“会不会被赶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刚才摸了小姐的胸,她以后肯定会砍掉你的手的!”

    “……”那人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声音一下子就弱了下去:“是小姐说演戏要演得逼真一点儿嘛……,衣服都撕了,我不顺势摸一下,那哪还叫劫色的坏人呀?”

    “呵呵,这番话你以后还是跪在小姐脚前给她解释去吧!”

    两个男人低声说了几句,也很快的上车离开。

    五分钟之后,酒店的门前突然停来一辆仁爱医院的急救车。

    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刚刚从车上下来,大堂经理就紧张的迎了出来:“你们是来为姜先生诊病的吧?”

    戴着眼镜儿的医生点了点头:“是的!病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姜先生还没有回来!”

    “还没回来?”

    “是的!我们也是接到姜先生的电话,让我们帮着联系医院,说姜先生受伤了……”

    大堂经理正解释着这边的情况,一辆硬线条的黑色豪车突然急速往这边驶来。

    那嚣张的驾驶风格,会让人以为开过来的是一辆可以开山辟路的重型坦克。

    医生护士包括那名大堂经理都吓得变了脸色。

    满以为会被撞上的时候,车子突然吱一声在他们的脚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

    一名随从模样的男人下车,吩咐道:“把担架推过来,姜先生受伤了!”

    医生和护士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推着担架上前。

    姜炫腿心被刺,以一种合也不敢合拢的尴尬姿势躺在了担架床上。

    他鹰一般税利的目光紧紧镬住磨磨蹭蹭从车上下来的夏桑榆,冷声吩咐道:“龚知夏,你把我伤成这样,在我受伤不能自理的这段时间,你必须寸步不离的服侍我!”

    “好,没问题!”

    桑榆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那名医生和两名护士。

    医生和护士看见她的时候,也明显意外的怔了一下:“知夏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哦,姜先生是我的……朋友!”

    桑榆以前去仁爱医院的次数很多,虽然叫不出这医生和护士的名字,却也面熟得紧。

    硬着头皮应酬了两句,便催促道:“快把姜先生送房间去吧,你们看他都疼得抽筋了!”

    “好好!”

    一行人,护送着姜炫往酒店里面走去。

    因为嫌弃白天下榻的房间有女人的气息不干净,所以姜炫的随从另外预定了一套同样豪华的房间。

    姜炫平坦在床上,摊开四肢,接受医生的检查和治疗。

    那医生也是留洋归来的医学精英,在看见姜炫的伤口时,还是失态的低呼了一声:“怎么搞的?怎么伤成这样?”

    姜炫冷睨了夏桑榆一眼:“是她干的好事儿!”

    桑榆连连干笑:“误会误会,这真的是手误……”

    手误都能准确的把匕首刺进人家姜先生的关键部位?

    医生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夏桑榆一眼,低下头开始清洗姜炫的伤口。

    看到伤口上胡乱揉上去的雪茄烟丝,医生再次惊呼:“这又是什么?是烟丝吗?天呐,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野蛮的方式来止血?”

    姜炫已经没了耐性。

    他怒声叱道:“他奶奶的,让你处理个伤口,你踏马的怎么这么多废话?”

    他一个眼神的示意,身边的随从便扬起拳头,重重打在了医生的脸上。

    砰的一声。

    医生的眼镜儿被打得飞了出去。

    鼻血也流了出来。

    两名护士吓得惊叫一声,缩在旁边连大气都不敢出。

    桑榆见状,连忙说道:“姜炫,你不想成为废人的话就要学会尊重你眼前的医生!他可是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医学博士!”

    “博士有个屁用!”姜炫怒道:“一百个医学博士也比不上老子的神油!”

    桑榆一听到神油,心房便狠狠抽了一下。

    口中想要替医生鸣不平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了。

    她一路上心甘情愿跟着姜炫回来,多半原因也是因为想要见见他口中的神油。

    不然的话,以她的聪慧狡黠,就算不能顺利逃脱姜炫的魔爪,也一定会闹得他不能安宁。

    她去旁边抽了纸巾递给受伤的医生:“你没事儿吧?”

    医生擦了擦鼻血,瓮声瓮气道:“还好!”

    她尽量用和缓的声音道:“你别害怕,姜先生人不坏,他是因为受伤了心里烦才会对你动手……,你好好替他把伤口处理一下,他不会把你怎样的!”

    医生点了点头:“我知道!”

    姜炫斜躺在枕头上,阴狠如毒蟒的目光一层层缠绕着她:“龚知夏,你凭什么认为我人不坏?你很了解我吗?你知不知道我杀的人一个个连起来,都可以绕你们晋城一圈了!”

    “这些都是谣传!据我说知,在你们当地,人们都称呼你为大善人!修桥铺路这些善举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你的存在确保了你们当地的平安与和谐……”

    桑榆为了神油,不得不与这头恶魔周旋。

    却没想到她随口说出的这一番话,却令姜炫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