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11章 二手女人?没兴趣!
    砰的一声巨响,吓得趴在地上的韩先生都惊叫出声:“知夏……”

    枪响之时,夏桑榆本能的捂住了脑袋。

    虽然已经有了必死的打算,心里还是怕得要命。

    过了好一会儿,她睁开紧闭的眼睛,动了动,浑身上下居然没有任何受伤的地方。

    刚才那一枪,姜炫射在了她身侧的甲板上。

    地上的这个女人,本是必死无疑。

    可是在叩动扳机的那一刻,他脑子里面突然想起了林心念。

    林心念是他的省心牌女人。

    以前将她放在家里的时候,他的话就是圣旨,她唯唯诺诺从来不敢忤逆半分。

    这样的女人,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吸引力。

    他也是偶尔想起了,才会回家睡那么一两晚。

    没想到她的肚子倒还争气,居然就给他怀上了,生下了健康可爱的希蒙。

    他将她扫地出门,并且很快就忘记了她。

    毕竟他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只要他勾勾随手指头,就有数不清的女人前赴后继往他的床上爬。

    乏味透顶的林心念,很快就被他抛在了脑后。

    可是某一天,她万年也不更新的个人空间,突然就有了新动态。

    时尚性感的造型,羞怯诱惑的表情,身边不停变幻的优质男人,无一不在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的女人,就算他不要了,也不能被别的男人染指。

    他想要将她重新找回来,狠狠教训一顿之后,将她圈禁在自己的黑暗王国。

    可是,就在他布下天罗地网,以为她下一秒就会哭着匍匐在脚前请求他原谅的时候,她突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而唯一与她有联系的,就是地上这个叫龚知夏的女人。

    如果开枪把龚知夏打死了,他有可能真的就再也见不到林心念了。

    一想到自己儿子的母亲正被别的男人睡着,他心中就妒火滔天,手一偏,子弹打在了她身侧的甲板上:“说你的第二个条件!”

    夏桑榆坐起身,心里有些按耐不住的欣喜:“你答应放过韩先生了?”

    姜炫冷冷侧目,对身后的随从道:“给他一艘快艇!”

    “是!”

    一辆双人座的橘红色快艇很快就放下了水。

    夏桑榆走到韩先生的面前,歉疚道:“对不起,韩先生,我欺骗了你,还连累了你……”

    夜色下,她小脸凄惶,却有一种别样的美。

    韩先生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期待道:“咱们求求姜先生,一起走!”

    “没用的,他不会放过我!”

    她将他扶起,见他额头上冷汗涔涔,不由得问道:“摔伤了?”

    “胸腔两侧有些疼……”

    估计是肋骨摔断了。

    那么高的地方直接掉下来,而且是胸部着地。

    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也不严重。

    桑榆问:“你会驾驶快艇吗?”

    韩先生点头:“会!以前学过!”

    “那就好!”她替他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和歪斜的领带,故意用姜炫听得见的声音道:“韩先生,你回去之后,把今天的遭遇用文字记录下来,备份在你的保险箱和电子邮箱,然后记得去警局备个案,就说你被黑势力盯上了,将来如果出现意外,请警方去你的邮箱或保险箱寻找线索……”

    韩先生对于她的欺骗,心里本来还是有些介意的。

    可是这时候听见她这样的叮嘱,感觉得到她是真心实意的想要保护自己,心中的那点儿‘介意’便不复存在了。

    他深情凝视着夏桑榆:“知夏小姐,我想知道,你有没有一点儿喜欢我?”

    “很抱歉!没有!”

    她不想给他任何虚无缥缈的希望,冷声说道:“好了韩先生,你现在应该明白,我对你,从头到尾都只有利用而已!”

    继父继母是假的。

    被逼嫁给六十多岁的老头儿也是假的。

    唯一一点真的,是她想要离开晋城,先要去马来西亚。

    这场利用,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良心已经隐隐作痛,进行不下去了。

    亲自送韩先生上了快艇,她转身看向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你刚才都听见了?如果他有了意外,警方会将目标放在你的身上!”

    “警方?你以为我会怕?”他残忍的勾起薄唇:“说你的第二个条件吧!”

    夏桑榆看了看正在快速驶离视线的橘红色快艇,揉揉咕咕作响的肚子:“我饿了,要吃饱了才有力气告诉你!”

    “女人,你敢耍我?”

    姜炫表情阴鸷,夺命的枪口再次对准了她的脑袋。

    夏桑榆有恃无恐,笑笑道:“开枪吧!如果你不想知道林心念下落的话,现在就可以开枪!”

    “你以为我不敢?”

    他用力戳她的脑袋,疼得她止不住的倒抽凉气。

    可她努力强撑,还是淡定的保持着微笑:“姜先生是男人中的男人,王者中的王者,想要杀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当然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分别!不过我奉劝你不要冲动,我是你找到林心念的唯一线索!我死了,线索就断了!”

    她料定此时的姜炫,对华丽变身后的林心念已经有了那么一丝丝不同于以往的兴趣。

    也料定以姜炫的性格,就算已经离婚了,也不允许林心念如此挑衅的给他满世界找绿帽子。

    吃准了姜炫的心态,她才敢继续为韩先生拖延时间。

    只要韩先生上岸,应该就安全了。

    姜炫鹰一般的目光牢牢镬住她,像是一条毒蛇准确的咬住了她的心脏:“女人,敢和我姜炫谈条件,你很够胆量!”

    桑榆无畏的勾起唇角:“我们Z国有句老话,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

    她已经被逼得没了退路,要么等死,要么放手一搏。

    她自然会选择后者。

    姜炫与她对峙片刻,把枪收了起来。

    他邪气十足的勾起一边唇角:“正好!我也没吃晚饭!我不介意和你一起吃!”

    他不介意,桑榆却介意。

    她没兴趣与如此残暴的男人共进晚餐。

    不过,为了能够替韩先生争取更多的时间,她必须得硬着头皮继续周旋下去。

    这艘游艇上的其余乘客在直升机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吓得躲进了各自的房间。

    姜炫的保镖肃杀冷酷,齐整整一排站在甲板上,气势骇人,更是吓得没人敢往甲板上面多看一眼。

    餐桌很快就在甲板上展开,丰盛的菜品一一摆了上来。

    新鲜生鱼片与龙虾肉用柠檬和香叶草腌制过,配上剔透的柚子与白杏仁儿,美食美器,光看着就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新鲜椰子煨蟹黄,松露奶油闷象拔蚌,扇贝鱼翅熬制的香滑浓汤……

    夏桑榆说想要吃饭本来只是拖延时间的借口,身处险境,她哪有心情吃东西?

    可是现在一样一样的看过去,肚子突然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口水也不争气的咽了一口。

    姜炫替她斟上红酒:“怎么?等我喂你?”

    她冷冷别过脸:“与你这个杀人魔王一起吃饭,我没胃口!”

    “你确定你不吃?”

    他在餐位上坐下,自顾自的开吃起来。

    一边吃,还一边有滋有味儿的砸吧着嘴巴:“美食是为强者提供能量的!你这种砧板上的肉,还是等着别人吃你比较合适!”

    说话间舔了舔嘴巴,神色十分危险。

    夏桑榆情不自禁,又吞咽了一口口水。

    她是真的饿了!

    再不吃东西,就算有机会逃跑,她也被饿得没有力气了。

    她走过去,拉开椅子,也开吃起来。

    姜炫的眼角溢出一丝戏谑:“怎么?现在有胃口和我这个杀人魔王一起吃饭了?”

    “吃饱了才有力气和你斗!”

    她毫不客气,舀了一勺子蟹黄放进口中,有滋有味儿的吃了起来。

    他冷眸微眯:“不怕我在食物里面下毒?催晴药什么的!”

    “不怕!这道椰子煨蟹黄你刚刚才吃过!”

    她端起红酒呷了一口,点头赞道:“波尔多红酒?味道还不错!”

    “喜欢的话,可以试着多喝一点!”

    “想灌醉我?”

    “我对二手女人不感兴趣!”

    “……”

    夏桑榆被口中的红酒噎了一下。

    她不安的望向对面的阴鸷男人:“二手女人?”

    “当然!你在浴场里面招蜂惹蝶,连男人的裤子都敢扒,如此风騒大胆的作风,你还敢说你是处?”

    “……”夏桑榆这才暗中松了一口气。

    刚才听他提到二手女人,还以为他已经查到了她和容瑾西之间的关系。

    现在看来,他还并没有起疑心。

    她挽唇轻笑:“你的前妻林心念嫁给你的时候,也不是处!”

    “她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她当时是最炙手可热的女主播,我看过她三期直播内容,认为她是一个大胆新潮,勇于挑战,勇于尝试新事物的女人!”

    他的身边,缺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所以才会将她娶回家。

    没想到,她一嫁给他,就失去了所有个性。

    他稍稍对她流露出一丝那方便的想法,她便主动扒光自己,躺到床上去等着他。

    这种生活,让他很快就对她失去了兴趣。

    他在回忆林心念的味道,她却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脑子里分明在打着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