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10章 宛如死神降临
    如果我命薄,就此死在了异国他乡,你就彻底忘了我,带着孩子好好生活吧!

    桑榆虽然很心酸,很难过,很不舍。

    可是理智告诉她,只有这样做,才是为瑾西好,才是对瑾西真正的爱。

    又想到万一落到姜炫的手里,手机里面的联系人只怕都会成为姜炫报复的对象,安全起见,她将除了韩启韩先生之外的所有联系人都删除了。

    在杂物间好不容易熬到晚上七点,她拉低帽檐,快步走了出去。

    还没走到酒店的出口,一辆限量版豪车嚣张的摁着喇叭,驶出歪七扭八的轨迹,一路往酒店疾驰而来。

    过分豪华酷炫的车型,过分嚣张霸道的态度,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好几次,都差点挂翻路上的行人。

    夏桑榆已经尽量靠边了,那辆豪车还是径直往她的面前驶来。

    情急之下,她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

    就在她以为自己逃不过这一场车祸的时候,它又十分惊险的擦着她的身边驶过,吱的一声,停在了距离她十几米之远的地方。

    两扇漂亮的蝶翼车门打开,驾驶位置上下来一位温婉优雅的漂亮女人。

    桑榆一眼就认出,这女人,正是上午的时候,在香槟浴场里面,用五十万买下容瑾西贴身裤裤的女人,好像是叫舒婉还是什么?

    她穿着一袭修身勾臀的旗袍裙,十分端丽大气。

    舒婉下车后环视一圈,对不远处的酒店门童道:“能过来帮帮忙吗?容先生身体很虚弱!”

    “好的!”

    一听说车上坐着的是容先生,两名门童立马殷勤的过来帮忙。

    容瑾西脸色灰白,摆摆手,拒绝了门童和舒婉的搀扶,自己从车上走了下来。

    几个小时之前,他正在仁爱医院输液。

    阿宇打来电话,说他让监视的知夏小姐正在托他打听姜炫.宾,奥恩的个人资料。

    他当时心头就猛地一惊。

    姜炫是什么人,他早有耳闻。

    扎德集团在当地的声望,他也是有所了解的。

    桑榆无缘无故让阿宇去调查姜炫,想必是惹上麻烦了。

    他拔掉输液管就准备来酒店接她回家,想要将她好好的保护在羽翼之下。

    可是肖鹏说什么也不让他出院,还说他的身体再不调节,搞不好就是胃穿孔,就是大出血,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再加上身边有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舒婉一直在好言哀求,他便只能又忍耐了几个小时,继续输液。

    期间他给夏桑榆打了无数个电话,一直都是无人接听。

    他心急如焚,输液后观察了一两个小时,没有恶化的症状,不顾肖鹏的劝阻,马上往酒店赶来了。

    酒店门前,他的随从迎了上来:“容先生,我们没有找到知夏小姐!”

    他脸色阴郁:“阿执那边呢?他们怎么说?”

    “他们也没有找到知夏小姐!”随从的目光在他的左侧脸颊停留片刻,急忙垂下视线道:“我们把酒店找了个遍,包括各个温泉浴场,后山的天然花园,还有酒店的各个房间都找了,不仅知夏小姐不见了踪影,就连她身边的林心念小姐也不见了!”

    两个女人,在多方势力的寻找下,居然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夏桑榆上午还在浴场里面调,戏他,现在突然就不见了。

    以容瑾西对她的了解,她一定是遇上危险,为了不连累他,所以自个儿跑路了。

    愚蠢的女人,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担心你知道么?

    他心口沉甸甸的闷痛得厉害,眼神更加阴霾了几分:“继续找!码头,车站,机场,一定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是!”随从答应一声,很快就下去了。

    容瑾西强撑着,继续往酒店里面走,浑然不觉左侧脸颊上,有一枚鲜红的唇印。

    那是舒婉趁着他输液打盹的时候,印在上面的。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所有人,这个男人,有主了!

    她跟在容瑾西的身后往里面走,目光有意无意,扫过站在不远处穿着骑马装戴着牛仔帽的夏桑榆。

    夏桑榆还没有从那枚唇印带给她的五味杂陈中回过神来,感觉到舒婉隐含敌意的目光,她急忙敛藏情绪,拉低帽檐快速往外面走去。

    她在街旁顺利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太古码头。

    微风徐徐拂来,自由的海鸥低低的盘旋起舞,波光粼粼的海面被炫丽的夜灯匀称得分外美丽。

    夏桑榆站在游艇甲板上,仰头往薄暮笼罩的夜空看了看。

    定位信息已经发过去十多分钟了,韩启韩先生就算不能马上出现,也应该给她回个信息吧?

    难道他临阵退缩,不打算带着她私奔了?

    不应该呀!

    据她所知,三十三岁的韩先生是个言而有信的男人,就算他要退缩,也应该提前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另作准备才是!

    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夏桑榆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明知道韩先生这时候可能不方便,她还是忍不住拨打了电话。

    韩先生的电话很快就通了。

    桑榆急切道:“喂?韩先生吗?我发过去的定位信息你看到了吗?你还有多久才能到呀?”

    一道阴恻恻的男人声音传来:“知夏小姐,能听到你的声音,可真不容易!”

    夏桑榆心里一慌,手机都差点从掌中滑出:“你,你是谁?”

    男人阴鸷狂傲:“我叫姜炫!”

    姜炫!

    姜炫和韩启韩先生在一起?

    她的逃跑计划,落空了!

    夏桑榆惊惶至极,强作镇静的说道:“姜炫?抱歉,我不认识你?”

    “没关系!”姜炫阴笑:“咱们很快就会认识了!”

    她惊悸惶恐,正犹豫要不要跳海逃生,头顶上空突然传来嗡嗡气流声。

    抬眼看去,墨色的夜幕下,直升机张开黑色羽翼,正往她头顶缓慢压来。

    宛如死神降临。

    强大的气流气压直接将她头上的宽檐帽掀翻,呼吸也瞬间被夺。

    她正是承受不住的时候,直升机的舱门缓慢打开,从上面突然直直坠下一道黑色的影子。

    砰的一声巨响,脚下的甲板都被震得颤动起来。

    桑榆本能的往后面退了两步。

    借着灯光,她认出趴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答应要带着她一起私奔的韩启韩先生。

    她整个人僵在原地,从头冷到了脚:“韩,韩先生?”

    韩先生抬起头,嘴角有血丝慢慢溢出:“知夏小姐,对,对不起……”

    “……”

    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她呀。

    如果不是她利用韩先生,韩先生也不会落入姜炫的手里,遭受这样粗暴的待遇了。

    她仰起头,看向机场口缓步而来的姜炫。

    姜炫气质冷凛,唇角挽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龚知夏,你把我老婆藏哪里去了?”

    “你的老婆?我不认识!”

    “林心念!”

    “哦,你说你的前妻呀?”桑榆清冷的迎上他的目光:“没错,我确实把她藏起来了!”

    姜炫的眼里出现杀气:“快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给我交出来!”

    “抱歉!我暂时还不能把她交给你!”

    她走到韩启的身边,低头察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对姜炫道:“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告诉你她在哪里!”

    “和我谈条件?”姜炫手中的黑色枪口支住了她的下巴:“女人,你不要命了?”

    “落在你的手里,我这条命,已经由不得我了!”

    夏桑榆这时候反而淡然了。

    她抬手将下巴上的枪口拂开,尽量平淡的语气道:“第一,放了韩先生,不准再伤害他!”

    “呵——!心疼你的姘头了?”

    “他和这事儿没关系!他根本不知道林心念是谁!”

    桑榆不想牵连无辜,不想看到韩先生落得和罗彻一样的下场。

    姜炫却用一种好笑的眼神看着他:“我姜炫杀人容易!放人,还从来没有过先例!”

    “那你是不想知道林心念的下落了?”

    桑榆决定赌一把。

    她换上一副淡淡嘲讽的口气:“心念这段时间变化挺大的!如果你以为她身边只有罗彻一个男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她仰头看了看浓郁的夜色,继续刺激道:“这种时候,她说不定正与某位体贴的绅士进行着浪漫的烛光晚餐呢!”

    姜炫果然脸色大变,大手一伸,直接就捏着她的脖子将她拎了起来:“她在哪儿?告诉我她在什么地方,我要撕了这个不知廉耻水性杨花的女人!”

    桑榆吃力的呼吸着,口中的嘲讽意味儿却更浓了。

    “她说她这一辈子都不想见你!说你是大渣男,是大种马,是最恶心的……垃圾!”

    “该死!”

    姜炫气急败坏,用力将她扔在地上,另外一只手抬起,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的脑袋:“不想死的话,告诉我她在哪里!”

    “我可以告诉你她的下落,不过你得先放了韩先生!”

    她冷笑着,继续刺激道:“不然的话,你这一辈子都别想见到林心念!她会被别的男人睡,为别的男人生下一堆孩子……”

    “闭嘴!你这个贱女人,去死吧!”

    姜炫被她气得面孔扭曲,咬牙切齿迸出一句之后,毫不迟疑的扣动了手里的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