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07章 她摊上大事儿了
    夏桑榆吓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懵了片刻,脑子里面才闪过一个念头:有人,跳楼了!

    是谁这么想不开?

    好好活着不好吗?

    非要跳楼!

    摔死自己也就算了,还吓到了住在酒店里面的客人……

    她有些没睡醒,脑子里面闪过的念头都有些奇怪。

    抓了抓凌乱的短发,她快步来到窗边,探头往下面看了看。

    隔着十几层的高度,坠楼的惨况依旧令她皱起眉头,后脊一阵阵发麻。

    房间的门就在这时候忽然被推开。

    林心念脸色苍白得像个鬼,脚步发软,走到她面前就瘫软在了椅子上:“知夏,知夏救我……”

    桑榆走过去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别人坠楼,你干嘛吓成这样!”

    林心念抖得厉害:“是,是罗,罗彻!”

    桑榆心头一沉:“什么是罗彻?”

    “坠楼的是罗彻!”

    林心念说完这一句,捂着脸哇一声哭了起来:“呜呜,是姜炫干的……,我就知道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夏桑榆也变了脸色。

    她在林心念身边坐下,语气情不自禁也变得紧张起来:“你说坠楼的人是罗彻?林心念,你,你没开玩笑吧?”

    “这种时候,我哪有心情开玩笑?”

    林心念抓紧她的手,颤抖道:“是姜炫!一定是姜炫让罗彻坠楼的……,知夏,我早就说过,姜炫这人很可怕,我们惹不起……”

    是姜炫让罗彻坠楼的!

    夏桑榆在脑子里面把这话来来回回琢磨了几遍,思路这才慢慢清醒起来。

    罗彻是万康药业的CEO,事业上一帆风顺,是晋城有名的成功人士。

    他刚刚还送林心念一大捧盛开的洋桔梗,马上就要展开一段热烈的追求,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自己想不开去跳楼。

    那么剩下便只有一种可能了。

    他是被人推下去的。

    或者是被人逼着跳下去的。

    而这个逼他跳楼的人,就是林心念的恶魔前夫——姜炫!

    姜炫之所以这么做,只因为罗彻对他的前妻有了好感,一起泡过温泉,一起吃过晚餐……,让他的头顶泛绿了!

    夏桑榆想明白这些,心底忍不住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寒颤:“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林心念泣不成声,战战兢兢道:“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呀?知夏,我好害怕……”

    桑榆也有些怕!

    不过她还能强撑着,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

    她双手搭在林心念的肩膀上,盯着她的眼睛正色说道:“林心念,你先别慌!到底是不是姜炫咱们还不能确定……”

    “怎么不能确定?他刚刚给我打电话了!”

    林心念泪如泉涌:“罗彻坠楼的前一分钟,他说要送我一份大礼,让我站在窗边看着……,我亲眼看见罗彻从上面掉了下去……,是我害死了罗彻……,呜呜呜……”

    夏桑榆连忙拥抱了她!

    不仅是为了安慰林心念,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内心不那么恐慌!

    这个姜炫,是死神还是魔鬼?

    他有什么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

    他难道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吗?

    两三分钟后,夏桑榆精致的小脸浮上破釜沉舟的狠戾之色。

    她松开林心念:“把手机给我!”

    林心念苍白如纸的脸上尽是惶恐之色:“你,你又要干嘛?”

    “我要找证据举报他!”桑榆沉声说:“我不管他是什么来路,这是在Z国,这是在晋城,杀人是要偿命的!”

    “不……,咱们不能再激怒他了!”

    “你怕什么?他这种人渣,这种魔鬼,就应该被关起来,把牢底坐穿!”

    “可是……”

    林心念磨磨蹭蹭还想要说什么,夏桑榆已经十分果断的从她手里把手机夺了过去。

    “林心念,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安心回你的房间去好好睡一觉!”

    “知夏……”

    林心念怔怔然站起身,看向夏桑榆的眼神莫名的就显得有些奇怪:“知夏,谢谢你!”

    “先别谢!等我把姜炫那个魔鬼关起来再说吧!”

    夏桑榆抬手抚了抚她吓得冰凉的脸蛋:“去吧,回你房间去!”

    “嗯!”

    林心念又看了夏桑榆一眼,转身去了隔壁的卧室。

    夏桑榆将房门关上,打开了林心念的手机。

    几分钟之前,确实有人给林心念打过电话。

    通话时长一分十二秒。

    可是这个号码并不是姜炫的手机号,而是通过虚拟软件发起的通话。

    这样的通话记录,根本不能成为证据。

    更何况当时林心念也没有将通话录音截取下来。

    没有直接的证据,桑榆只能打开电脑,开始在网上查找姜炫的资料。

    查来查去,一无所获。

    没办法,夏桑榆只得求助电脑黑客追踪高手阿宇:“阿宇,帮我查个人吧!”

    阿宇这人,像是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都在线:“没问题,把你所知道的那人的信息发过来吧!”

    “嗯!稍等哈!”

    夏桑榆将姜炫的资料都发了过去,补充了一句道:“阿宇,我和容先生已经没有关系了,这事儿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怎么了?”

    “不管你查到什么,都请不要告诉容先生!我的事情,和他没关系!”

    “放心,这点儿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

    “那就好,回头我把钱汇入你的账户!”

    “老顾客了,钱不着急的!”

    阿宇漫不经心的声音带着笑,听上去十分亲和。

    可是夏桑榆怎么都想不到,阿宇刚刚还说什么职业操守,转眼之间就已经将她这边的情况如实告诉了正在仁爱医院输液的容瑾西。

    职业操守和主仆情义比起来,很显然主仆情义更加有份量一些。

    夏桑榆只等了不到五分钟,阿宇就将姜炫的信息源源不断的发了过来。

    她看了两眼,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跌到地上。

    姜炫,全名姜炫.宾.奥恩,今年三十三岁。

    他名下的扎德集团控制着全球一大半的可卡,因贸易,他以绑架机器和杀人魔王而著称于世。

    他所策划的武,装恐,怖活动一直是国际警方的噩梦。

    但是在当地民众的眼里,一提到姜炫的名字,他们都会翘起大拇指,夸赞他是个难得的大善人。

    如果有人在街头寻衅滋事,最先赶到的不是警察,而是扎德集团的成员。

    扎德成员会用最残酷的手段对付恶意闹,事者,以维护当地秩序和民众的利益。

    在他们的地盘上如果发生了命案,他们比警方还焦头烂额,夜不能寐。

    他们会尽职尽责的调查真相,抓到凶手后,会将凶手交给当地真正的警方。

    当地警方投桃报李,每次有所行动之前,扎德内部的高级成员都会提前回避。

    几十年来,扎德势力在当地已经根深蒂固,而姜炫的名号和人气,比当地首脑还要响亮。

    他唯一一次入狱,发生在五年前。

    那时候,当地警方新调来一位名叫巴克的铁腕警督,为了肃清当地黑,暗势力,下令追,捕最大的毒,枭姜炫。

    姜炫入狱不过三天,便成功逃脱。

    紧接着,他开始了疯狂的报复。

    追捕他的警察,被人射杀在家里。

    审,判他的法官,妻子被人轮,奸后,沾满精,液的胸罩和内裤被扎德成员堂而皇之的送到法官办公室。

    这事儿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那位铁腕警督巴克先生气得要命,当即发布了追,缉令,悬赏五百万美元捉拿最残忍最嚣张的大恶枭姜炫!

    而姜炫,反过来悬赏一亿美元捉拿巴克先生。

    这场警察与恶枭的较量,最后以巴克先生横尸街头而告终。

    自那以后,扎德集团与当地警方进入了真正的和平时代……

    所谓的黑白通吃,在姜炫这里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

    夏桑榆看完姜炫的所有资料,已经吓得脸色苍白,手脚发凉了。

    直觉告诉她,她摊上事儿了!

    摊上大事儿了!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林心念的渣男前夫,居然是这世界上最嚣张,最残忍的大恶枭!

    都怪林心念,嫁给姜炫一年的时间,连人家的实名和底细都摸不清。

    只知道叫姜炫,却不知道他的全名叫姜炫.宾.奥恩。

    夏桑榆也是被她误导,以为姜炫就是姓姜,查来查去,没有查到任何实力骇人的姜姓男人,所以也就没有将姜炫放在眼里,以为他只是某个名不见经传的X二代,给他点儿厉害,就能把希蒙的抚养权拿回来了。

    现在看来,她完全打错算盘了!

    不仅希蒙的抚养权没有希望拿回来,她和林心念只怕还有性命之危。

    想到这里,夏桑榆更是惶恐得很。

    她站起身,走到后窗的位置往下面看了看,救护人员和警察已经到了现场,乱糟糟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隔得这么远,她也能感受到罗彻的惨状,也能嗅到死亡的气息。

    不行!

    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如果被姜炫抓住的话,她和林心念也就完了!

    夏桑榆手忙脚乱的收拾了随身之物,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林心念,林心念别睡了!”她使劲拍门:“快起来!咱们得赶紧走!”